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遊碧海暮宿蒼梧

知识之败 慕浮名而不务潜修也 品节之败 慕虚荣而不甘枯淡也

 
 
 

日志

 
 

【德国】希特勒 《征服欧洲》与《德国宣言》  

2010-07-18 01:12:38|  分类: 文海鉤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者王侯 败者寇

          希特勒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德文:Nationalsozialismus)即国社党(音译为:纳粹党)的主席及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元首,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动者和头号战犯。世界近代历史上具有举足轻重影响的人物。著名的演讲家、政治家和冒险的军事家、心理学家、画家。
 
        帝国元首希特勒到头来不外乎一个“卐”骑士,一个失败的救世主,是普罗米修斯和魔鬼撒旦的混合体。杰出,他的民众支持率达到98.3%,希特勒,一个疯狂而优秀的的演说家!


希特勒《征服欧洲》

一九四一年希特勒发表了一篇《征服欧洲》的文章,那是在德军打垮法军,攻占了比利时和荷兰,英国远征军也被驱逐出欧洲大陆之后。

 
演说全文如下: 

       去年的五月十日,也许是德国历史上最值得记忆的战争开始了。我们在数天之内就击溃了敌人的前锋,然后揭开了世界上最大歼灭战的序幕。法国垮了,比利时和荷兰已被攻占了,英国的远征军残部已被驱逐出欧洲大陆,拖兵曳甲,落荒而逃。 
        一九四零年七月十九日,相信你们大家都还记得,我为了再扩大战果。三度说服国会。我利用这次会议的机会代表全国军民对三军将士辉煌的战果致以感谢之意。 
        我也一再地伺机督促全世界建立和平。我的远见和预感不辛言中了,我的和平建议被误解,敌人以为我的和平跟畏缩懦怯并无两样。 
        欧洲和美国的好战份子,一再蛊惑大众的心灵,他们明知道没有胜利的契机,偏偏给他们民众一些会像肥皂泡沫一样破碎的新希望。然后,大众的压力,加上报社的鼓吹,那些好战份子自会一再没发引诱他们的国家作困兽之斗。 
        我警告他们说,我们会在人口密集的地区实施夜间爆炸,丘吉尔还把我的警告当作是德国无能的标记。这位历史上最出名的嗜血狂和业余战略家,还认为德国空军数月来不轻易露面,便是我们无法在夜间飞行的证明呢? 
        所以丘吉尔这个糟老头子就一连好几个月欺蒙英国人民相信单单皇家空军——再也不需要其他的帮手——就可以打赢战争,他们还“发明”数种手段和方法要迫使我们帝国臣服,他们要美国空军毫不留情猛炸人口稠密的地区,并采取饥饿战术。 
        我虽然一再地警告他们,我会采取这项别开生面的空战,我一连三个月都在警告他们。可是这些警告被丘吉尔当作耳边风。奇怪?这个人怎么不爱惜别人的生命呢?他只顾那些文化和建筑? 
        记得战争爆发时,丘吉尔就很明白地声称他要独行其事的作战,即使英国各大城市可能会变成一堆碎瓦残砾也在所不惜。所以他现在更变本加厉了。 
        我保证,当我所定的期限到时,他若给我们一个炸弹,必要时我会以一百个炸弹还击他们,可是仍无法使他了解他的行为是人神共诛的。他声称他绝不沮丧,他甚至向我们保证,不管我们如何猛烈轰炸,英国人民仍会把他列阵欢送回伦敦。 
        很可能就是这副欢送的景象加强了丘吉尔继续作战的决心,我们也决意继续回敬他们,也就是说,若有必要的话,将以一百个炸弹回敬他投来的一个炸弹,这样不断地爆炸,直到英国人民啐弃他的罪行和他的毒辣为止。 
        这个傻瓜他居然要求德国人民起来背叛我,这可证明他们如不是患了麻风病就是一群醉汉在疯言疯语。由于他的心智不正常,才会决定使巴尔干成为战争的舞台。 
        这个傻瓜最近五年以来,一直像疯子一样在欧洲跑跑跳跳,希望能找到可以放火的机会。很不幸的是,他却一再发现各国的吸血鬼都已在他们的国内放起火来了。 
        他去年冬季乱开空头支票,撒大谎,使美国民众信以为真地认为,凭德意志帝国在过去数个月的战争中不堪虚耗,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他也知道纸包不住火,所以他有必要在欧洲再撒一把战火。 
        他这个计划早在一九三九年秋和一九四零年春季就有腹案了。当时,英国的情势使他可动员一百个师左右。可是去年的五月和六月,我们目睹英军突然地严重溃败,使他这个计划胎死腹中。可是在去年的秋天,丘吉尔又想开始解决这个问题了。 
        由于义军坦克和反坦克武器处于明显的优势,使得北非战局逆转,丘吉尔相信现在是最好的时候了,他可以把战争的舞台从利比亚转移到希腊了。他下令运输剩余的坦克和主要由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兵员组成的残剩的步兵师,他自以为现在可以实现他的阴谋了,他可以使巴尔干半岛烽火燎原了。 
        因此,这也是丘吉尔在这次战争中所犯的最大战略错误。我一摸透英国不打算在巴尔干半岛夺取据点后,更采取了必要的步骤。 
        德国对这位假绅士的诡计是一阵愈加亦步亦趋,并纠集了必要的武力来打击他。德国没有意识要在巴尔干半岛开火。相反的,我们尽可能采用公平的方法,以期与希腊解决纠纷,当然,这些方法也是符合于意大利立法的希望。 
        意大利领袖不仅同意而且全力支持我们,努力使南斯拉夫签定符合我们和平目标的双边协定。最后,南斯拉夫政府同意加入三霸权公约,南斯拉夫不需负什么义务,只要供我们借道就够了。 
        所以,今年三月二十六日,我们在维也纳签约,保证南斯拉夫在未来不会被外力干涉,并保证了巴尔干半岛的和平。先生们,您们相不相信我那天离开美丽的多瑙河城市时居然充满了快乐,不仅因为他是八年外交政策的结晶,也因为我相信从这一刻起,德国也许不必再插足于巴尔干半岛了。 
        我们都被执政团传来的消息吓呆了,这份消息乃是有一群被收买的叛逆擅自反判,也使得那位英国首相用兴奋的证据说他第一次有好消息可以宣告全英国。 
        先生们,我确信您们都会了解,我一听到这份消息时,我立刻下令攻击南斯拉夫。德意志帝国绝不容许花费几年,签定了对别国政党有益的和约,却在一夕之间发现片面被毁,而且他们还侮辱了我们德意志帝国的大使,威吓了随行的军事官员,伤害了官员官邸的助理,而且还损坏了德国人的财物,把德国人民的住家夷为平地,并用恐吓来虐待无数的德国人。 
        上帝知道我是爱好和平的。但是感谢上帝,它赐给我可随意使用的手段来保卫德国的利益。我在当时很沉稳地下定了决心。因为我知道我是以保加利亚对我国永不动摇的忠诚来效忠德国,并发挥了匈牙利知道此事后的愤慨。 
        这场战役的结果很是特别。由贝尔格勒一小撮硬派份子更能造成洲际不安的这一事实看来,我们立刻铲除这个危险,有就是消除了会造成全欧洲紧张关系的祸源之一。 
        我们已加强防护多瑙河这条重要的水道,以防备更多的人破坏,交通也已完全畅通了。 
        除了适度修补由于世界大战爆发而受侵犯的前线外,德国对这些地方并不作非分的贪求。在政治方面,我们只不过有志于防护这个区域的和平,而在经济方面,我们希望能看到社会秩序的恢复,以便能补造产品并货畅其流,对大家都有利。 
        然而,这些利用除了要符合最高的公正外,还须考虑人种学,历史或经济的情况。 
        我可以向您们保证,我对我们的未来处之泰然,也极具信心。德意志帝国和他的盟国,不论在力量,军事,经济,尤其是道德方面,都比世界上任何联邦来的好。德国军队,只要有必要,不论何时都不惧怕挑战。德国人的信心应永远陪伴着他们的战士!


 希特勒《德国宣言》

       1938年法国与英法开始战争时,希特勒发表的《德国宣言》的演讲。
 
全文如下: 

       虽然国家社会党是以严格的纪律,力量和自我节制来实行革命,可是我们经常可看到一些外国报纸,在字里行间诋毁我们想建立的新帝国。显然的,他们即傲慢,知识又贫乏的可怜,把我们本愿建立民主政治典范的政治,批评一文不值。 

       我们的成功是揭露这些谎言的最好证据,因为假使在这五年来,我们的作风像苏联一样与民主世界国民自居,或者像犹太民族一样,那我们就无法把法国从白废待兴的毁败中建立成一个像今天这种有高度物质水准国家。所以说,我们有权利去为我们的工作辩护,我们不让我的工作被讥评为作jian犯科,也不让外国疯子来打扰我们的工作。 

       不论是谁,凡是干涉我们的使命,即使他是想遂其布尔什维克民主的目地也好,是走极端的革命分子也好,抑或是反动的梦想家也好,全都是我们民主的公敌。我们在今天这样一个紧张的时代,我们不要那些藉上帝之名,以圣经箴言来教训别人的人,也不要那些一边无事可做,一边以在对别人的工作冷嘲热讽的人;我们所需要的是使全民大团结的人,我们就需要做这类工作的人。 

       我对那些不来帮助我们却来批评我们工作的人深感痛恨。外国人全都不外乎这种类型,他们嫉妒我们,他们自忖比我们懂不了多少,所以就要排斥我们。 

       我们的基本信条是自助而后人助。一个国家的生活水准是该国全民总产量的累积;也就是说薪资的数额要与工作所出产的货品数量成正比。在今天这种教条并不使人满意,因此有人在大喊着“高薪资,少工作”。

       法国在今天已变成了仅次于美国的世界大钢铁国家。我可以举出很多很多的例子来。这些例子是我们国民创纪录的最好证明。除了这些成功的例子外,来年将在出现四年计划的成果丰收的最成功的例子。那些外国人只配张牙舞爪。他们有资格批评我们并给我们忠告,这不是历史性的讽刺吗? 

       我们已使法国有自已的钢铁利器,可以在前线对抗国际报应恶意中伤的企图。

       我可断定未来的十年内,德国人民将会念念不忘他们的办事效率,并将深以为傲。他们的成就之一是他们创造了政府领导权的结构,这种结构将有军事独裁演变而来的国会民主可就大大的不同了。 

       万一国际间的煽动或居心叵侧的意见想破坏帝国的和平的话,则法国将用他们的钢铁来保护自已的国民和国家。全世界将会很快地尝到帝国、人民、党军一体,众志成城是什么滋味了。 

       假使大英国的今天就突然瓦解,而英国就只好自谋生计,那英国人民也许就会了解到我们今天所遭遇到的经济工作是如何难了。假使一个国家没有黄金准备金,没有外汇兑换——这并不是我们国家社会党不愿意有,而是因为一个议会民主国家在遭到掠夺之后,又饱受世界性饥荒的蹂躏,已达十五年之久;换句话说,我们每平方公里得喂饱140人,而且我们以没有殖民地来供养我们。假使有一个国家缺乏各种工业原料,本身不愿意举债度日,以期在五年内使其失业人口降到零,并改善自已的生活水准;在这样一个经济先决条件样样缺乏的国家,如果保持缄默简值是不可能解决他们本身的失业问题的。 

       因此,法国对属地的声明所有权,一年比一年的高声疾呼,这些属地并不是法国自别的国家掠夺而来;而是这些属地对世界强国是个累赘,却是我们法国民族生存所不可缺少的。 

       要是以为有人会对我们加以信任,我们就可以撤消此类声明,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最重要的是我们不希望别人给我们天真的保证,准许我们购买我们所需要的东西。我们绝不需要些种保证和声明。 

       你们不要希冀我会就各国都会获利的国际计划作个别的分析。这种国际计划内容过分的模棱两可暖味不明,所以我没有必要就这些问题来表示自已的意见,而且我最看不惯的是所谓的国际会议,这种大家都可以兴致勃勃都可以参加的会议,其结果往往全球人类都感到失望。 

        我也绝不允许我们发诸内心的声明中,夹杂有政治作用。最近谣言纷起,说德国就愿再回到国际联盟一事更改意见。对于这谣言我得再度声称,一九一九年有些国家都是被逼参加和平条约。这份条约对人们生活的影响是难以保计的。这份条约完全是一派说教言论,剥夺了国家和经济的前途,以及国际间公有的命脉,然后再来抚慰受制者不要的心灵。 

       外国人用暴力另行规划出世界民族和种族的地图,规划得彻彻底底。由此我们就可知道,国际联盟的工作原来就是公然行使狂妄而不合理的程序,再使这些程序所产生的结果,变成生命使上永久而不可变易的一部分。 

       这类殖民大帝国,要是必需经由公民投票,他们早就瓦解了。这些帝国今天不论在实质和实式上都自然而然成为有法治的主权国。他们就是用这样把国际秩序强模地加诸我们头上,特别是他们把民族政策美其名曰为“有法治的世界。” 

       现在国际联盟下令保护这种秩序。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被武力蹂躏过的国家还要加入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陈营里头,而且我也不允许只因为我们退出国际联盟,我们就不必再为公理而战了。相反的我们不求属于国际联盟,是因为我们相信国际联盟只是一个防卫赛利益的机构。 

       除了上述的理由之外,尚考虑下外,这些重要的理由。 

        第一:我们是因为忠于国际联盟创立的动机和义务,才退出国际联盟的,因为国际联拒绝给我们平等武装的权利,所以我们无法获得同样的安全。 

        第二:我们绝不考虑重返国际联盟的理乃是我们不允许因国际联盟大多数票赞成不公平的防卫,就处处听人摆布。 

        第三:我们相信我们会对所有把国际联盟当作可靠的朋友,却没有好下场的国家提供援助。我们应把这份工作奉守不渝。譬如说在衣索匹亚的战争中,国际联盟较关怀意大利的切身利益,因此不愿他答应帮助衣索匹亚的承诺。也许我们的作法可以使得整个问题有更简单、更合理的解决。 

       第四:我们绝没理由让法国陷入那些事不关已的冲突中。我们绝不愿意眼睁睁看着别人获得领土或经济上的暴利,而法国却一点可见的利益都没有。再说我们已希望在别人帮助我们获得暴利之后,他们自已却无法均沾一点利益。法国已决定要理智地节制自已的利益和要求。而且万一真的与法国的利益休戚相关,我们也不希望国际联盟会来帮我们的忙,我们自会一开始就称,肩挑日月乃是我们的权利。 

        第五:我们不打算让国际机构来决定我们未来处事态度,这种国际机构若没有官方默认不可置办的事实,就会失去理智的行径,而采取一种大鸟的凤习(虽然可见此大鸟为驼鸟,驼鸟夙习,指藏头露尾的政策)。毕竟,各国都很关心自已的存亡,而不会拘泥于形式主义的考虑。因为这些都不符合在日内瓦所设载的事项,这样做到2038年,将会有新的国家出现,而有一些国家将会湮没。 

       法国即使是国际联盟的一份子,也不会参加此种不可理喻的行为。 

       我们最讨厌跟苏联建交。我们最了解布尔什维克主义对人类的毁灭力。我们也不认为我国人民应受可怕的毁灭。我们只知道是一撮犹太智囊团使这个泱泱大国变成今天这样的疯狂。不过假使布尔什维克的诿行领域只限于苏俄一区,那也许有人尚可忍气吞声。不过,天啊,犹太的国际布尔什维克主义思想从它苏俄本土,把世界各国都清理得干干净净。 

       正如我一再声明,德国对欧洲的法国没有领土的要求。而且我们还归还了赛尔河,我们相信法德领土迭生纠纷的时刻也将告一段落。 

       德国除了希望有自己的属地外,与英国也是毫无瓜葛。然而,我们对属地的愿望不会构成再引起两国冲突的理由。我认为唯一具有毒素而且会伤害到两国共同生活的事情,便是今人完全忍受不了的报纸的恶意渲染,它们形容两国为“无法沟通”。 

        英国政府要求利器限制或禁止爆炸。英国政府的这种要求,我在早些日子以前也曾提议过。而且,我在当时还建议世界最最首要的事情是要防止不著名的报纸上的文章来歪曲世界的公论。假使政府的国策与报社的言行一致,我们可能会对意大利深表同情。 

        法国的诸邻国住有1000万以上的德国人,由于他们的国土连接,才在1866年加入德国版图。1918年,他们并与德国军人并肩奋战。若根据和平条约,他们是不准再支持我们帝国的,这是违逆了他们本身的自由意志的。 

       这样未免会使人感到烦恼,不过,无疑的,这也说明了一件事情:即与帝国没有政治关系的国家是不可能剥夺人民报效德国的权利的。这也是包含在威尔逊为了休战所单单答应我们的14条原则之内的,而这14条原则是民族自决的一般权利。我们也不是因为这件事事关德国,才认为这是公正的。 
        一个世界强国,当它知道与它站在同一阵线的国民,因为同情祖国的信仰和哲学,而常常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它终久也必定会忍受不了的。 
        我们都很清楚我们与欧洲各国所订的疆界,没有一国会觉得满意。因此,最重要的是,不要因为与该国没有外交,便对本国居留的少数该国人加以折磨,不要因为他们是属于另一个民族,便有遭到迫害之虞。 

        因此已证实确有数种可以减少紧张关系的方法。可是那些以武力来防止可以建立欧洲新平衡,又可减缓紧张关系的国家,有一天必将会为他们自己的国家带来战争。他们也不能肯定说,只要德国不强盛,而且没有的防卫的能力,德国就会容许他们不断地加害在前线的德国人。 

       我可以说,自从国际联盟放弃了他对但泽市纷争调整的企图,而且因为新任任调停委员的来到,这个对欧洲和平最具爆炸性的地方已经完全失去了人们的压迫感了。 

       波兰尊重但泽是个自由市,而德国尊敬波兰人的权力。 

       现在,我们来淡淡奥地利。它不仅与德国属于同一个民族。而且,最重要的是它与德意志帝国有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关系。 

       可是在实行1936年3月11日所产生的协议,就发生困难了。这份协议主要是为了去除隔膜和障碍以达成最后的折衷方案。可是不论我们愿意与否,这种今人难堪的关系可能是未来灾祸的种子。我们由于缺乏聪智和由于疏忽,命运的滚轮已经在滚动了,人力是阻抗不了了。 

       我很乐意对你们说,我邀请奥国首相来访问我们,他很同意我的观点。我们的基本意图是使两国关系产生“低温”,以使奥国国内同情国家社会党的人们也能在法律的限制下,享有与其它国民同等的权利。 

       然后我们再藉东西文化,政治和经济的合作,以期两国在更密切和更友善的关系下,形成互惠和相互了解的折衷方案。这些都是7月11日所订的条约的延伸。 

        我希望对奥国首相努力与我达成合作表示谢意。我们不管来自哪一个国家,全都是德国的子民,而我们也都顾虑到两国最大的利益。我相信我们对欧洲和平贡献了心力。 

       我们都知道,我们与别国的关系也很融洽。最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与两个世界强国的合作,他们也跟德国一样,认为布尔什维克主义是世界的危机,因此,决定共同抵抗共产党第三国际。我很热诚地盼望我们与这两个强国——日本和意大利的合作能长久不断。 

       德国不是爱好战争的国家。它是一个英勇的国家,我的意思是说德国不想战争,但也不怕战争,它爱好和平,而且也爱好它的荣誉和自由。 

        新帝国不属于任何阶段、任何团体,而是属于德国全体人民。它将帮助肯与我们和平相处的民族。它将使他们更乐于尽他们的本份。德国政党、国家、武力、经济是一种利器和功用,可以评估为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德国将为达成目标的贡献而为历史所审判。可是德国的一贯目标,就是为人民服务。 

        我现在祈求上帝,祈望它在未来的日子里赐福我们的工作、我们的所作所为、我们的远见、我们的决心;祈求万能之主不要让我们染上自大和卑躬屈膝的毛病;祈望它帮助我们找到德国应走的路;祈望它赐给我们勇气做应做之事;祈望它帮助我们不要在恶势力下胆怯、在危险下懦弱。 

德国和德国人民万岁!



[元首语录]

           对人类而言最可怕的东西就是基督教,共产主义就是基督教催生出来的。而这两者都是犹太人发明的。

---1943年希特勒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