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遊碧海暮宿蒼梧

知识之败 慕浮名而不务潜修也 品节之败 慕虚荣而不甘枯淡也

 
 
 

日志

 
 

【日本】“鬼岛津”岛津义弘  

2010-08-18 11:54:48|  分类: 東洋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岛津义弘(公元1535年—公元1619年),日本战国时代九州萨摩大名。曾率领萨摩军团辅佐父亲岛津贵久及兄长岛津义久统一整个九州,时人称之为“鬼岛津”、“鬼石曼子”。后丰臣秀吉讨伐九州,其兄义久投降后隐居,由其继任家督一职。丰臣秀吉发动侵朝战争时,岛津义弘也参与其中。关原合战中从属西军,西军败阵后,义弘血战逃脱。战后,德川家臣井伊直政极力求情,,才得以免罪。

个人简介

  岛津义弘 1535 -- 1619  しまつよしひろ shimatsu yoshihiro 。

       别名: 兵库头,忠平,又四郎,义珍. ;道号:维新斋. ;官位: 兵库头,左近卫中将 。身份:岛津贵久次男.
  传:率领勇猛的萨摩军团,辅助父贵久,兄岛津义久统一九州,人称"鬼岛津"的名将.


  说到萨摩岛津氏,大家反应出来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岛津家义久这四兄弟,能够出色的发挥兄弟们的能力,保持家中始终的团结,是岛津家九州制霸过程中最不可缺的一个条件。这兄弟四人的能力,在历史上的评价也都很高。四人中人气最旺者,当属老二岛津义弘。人称“鬼石曼子”,“鬼岛津”的岛津义弘,是岛津一门中最出色的战将。义弘性格坚强,遇事能冷静分析、处惊不乱,个人的人格魅力也是在家中无人能比的,这一切都注定了义弘日后将成为九州乃至全国的头号名将。

人物履历

  1554年,大隅岩剑城攻城战,首次上阵.
  1572年,木岐原之战,以少数兵力击破伊东军. 耳川之战,水俣城之战,居功至伟.
  1587年,岛津家降服丰臣家后继任家督.
  关原会战中从属西军.西军败阵时,义弘血战逃脱.战后,德川家臣井伊直政极力求情, 得以免罪.

人物生平
  岛津义弘(1535年8月21日—1619年8月30日)是日本安土桃山时代的大名,岛津氏第十七代当主,岛津贵久的次男,母亲是雪窗夫人。幼名又四郎,官位为兵库头、待从、参议。其后更被赠回正三位。育有儿子久保、忠恒、万千代丸以及忠清。 战国有语:“岛津无暗主。”以惯出名君良将而著称的战国岛津氏,从来不缺乏优秀的人才,贵久之运筹,义久之方略,岁久之智谋,家久之兵伐,无一不是一时之豪俊。而岛津义弘能从一门武将中名声鹊起,脱颖而出,进而威震日本,名扬海外者,在其一生饱经恶战,每每能于置之绝地,革灭殆尽之时扭转乾坤,创下一个又一个令后世瞠目结舌的战争奇迹。
  义弘于萨摩国伊作龟丸城出生,幼名又四郎,最初因为义昭的讳名改名义珍,后来改名义弘,第一场的战争是与附近大的联合军在岩战城交战。其后在木崎原之战以少数的兵力击破敌军。1587年秀吉进行九州征伐时,当兄长义久,义弘曾主张与丰臣秀吉抗战,最后义久游说,最终继承了家督(近年的研究,有否定义弘曾当过家督的说法)。
  自后,他为秀吉参与对朝鲜的攻略,文禄和庆长两次战役也有参与,前线的战功也有不少,以鬼石最自称(石曼子日语中与岛津读法相同),当中以露梁海战最为激烈,朝鲜水军大将李舜臣在此战役被岛津队在混下战死,部队得以安全回国。关原之战本来支援东军的行动,但是在出发后打算进入伏见城,但是被城主岛居元忠拒绝,义久决定投靠西军,但是在关原战场中,一直没有交战直到西军几乎瓦解的时候才作出突围,虽然义弘是次突围使他失去了多名主力,例如是岛津丰久以及是长寿丸盛淳,但是东军追击的井伊直政及松平忠吉受伤,使追击速度缓慢,最终义弘成为突围,从伊势街道撤离回到萨摩。至于领地的问题,最终在其兄的干涉下,以纯粹是义弘的行动,保住了领地,由忠恒继承家督。
  自此,他在加治木隐居,入道改称惟新,于1619年死去,一共有13名家臣跟他自尽。法名为妙圆寺殿松齢自贞庵主。

 
参与战争


       初阵岩剑城
  天文二十三年(1554)七月,西大隅的豪族蒲生范清不甘接受岛津家的统治,纠合祁答院良重、入来院重嗣等国人众势力,以及真幸院的北原兼守、大口的菱刈隆秋等形成反岛津同盟,隔月即举兵进攻已归附岛津家的肝付兼演的加治木城。岛津当代家督岛津贵久为了救援肝付兼盛,巧使围魏救赵之策,直接进攻蒲生范清的支城要塞岩剑城。此战被视为岛津家存亡的关键一战,岛津一族几乎全部出动,贵久的次男,20岁的岛津义弘也在此时迎来了初阵的机会。
  岩剑城位于姶良郡南面的岩剑山上,山高150余米,北、西、东三面都是断崖,有难攻不落的“险城”之称。就连岛津家身经百战的老家督岛津忠良看到岩剑城天然形成的险要地势,也不禁对义弘等兄弟发出“要攻下岩剑城,你们三兄弟大概要有一人阵亡(「三兄弟のうちの谁かが死なねば落ちまい」)”的感叹。城中驻守的是由以勇力闻名大隅的城主祁答院良重和蒲生家大将西俣盛家率领的五百城兵。(《三州诸家史/萨州満家院史/蒲生町郷土志》)
  岛津家军分为二路,一队由岛津贵久之弟岛津忠将率领,攻打岩剑北面的帖佐城以牵制蒲生兵力,主力则由萨摩内城出发,于九月十二日推进至岩剑城北的狩集布阵,同时派遣伊集院忠朗等一部分兵力至岩剑城东北的日当平设立分阵。(《岩剑御合战记》)
  九月十三日晨,义久、义弘兄弟率队从狩集向鹿儿岛湾西岸脇元、平松村一带的白银坂推进。家中大将梅北宫内大辅和宅间与八卫门等鹿儿岛众和川边众焚烧了白银坂附近的村庄,刺激守军出战。果然一部分守军中计出击,被义久、义弘兄弟击退。
  十三日夜,雨后的战场上产生了大雾,据说此夜在岛津本阵附近出现了“狐火”。岛津家世代传说,家祖忠久乃是初代幕府将军源赖朝的私生七男,其母丹后局曾因北条政子迫害而逃亡摄津,被一群狐狸所救,因此视狐狸为家族守护神。此次临战之前发现了代表祥瑞的“狐火”,一时军心大振。
  九月十四日晨,由帖佐城迂回而来的岛津忠将用兵船50余艘逆岩剑川而上在城东登陆,慌乱中移兵补防的守军被忠将装备了种子岛铁炮的铁炮队攻击,并也以铁炮还击,形成了日本有史以来的第一次铁炮实战。(《祁答院町史/入来町史/三州诸家史》)颇受损失的祁答院军重整防务,依仗地势和岛津军展开了相持拉锯战。
  九月二十日,在城东麓待机的岛津义弘率先取得突破。他以五百足轻佯作割取城下农田中秋熟的禾稻,吸引守军出城争抢,然后由埋伏的三百铁炮和弓箭手施以攻击,成功的奇袭击溃守军一部。义弘此战使用的伏击战法“麦刈”,被认为是日后岛津家著名战术“钓之野伏”的雏形
  二十九日晚,义久、义弘兄弟奉命潜至帖佐城附近的星原,义弘故技重施,再次以“麦刈”诱出帖佐城守军予以痛击,受重创的守军逃回帖佐闭门不出,义弘兄弟成功切断了帖佐对岩剑的增援。
  此时,得知岩剑城危在旦夕的蒲生范清匆忙放弃对加治木城的围攻,率兵二千返回救援。早有所料的贵久得知蒲生援军逼近,即率义久、义弘兄弟主力撤围应敌。
  十月一日夜,蒲生范清赶到池岛布阵,与城兵呼应意图夹击岛津军,没想到岛津军也是分两队迎战,双方遂在岩剑城北的平松展开激战。岛津义弘一马当先,冒着敌军的弓箭铁炮率先杀入敌阵,将援军大将祁答院重经(祁答院良重长男)追到高桶川加以斩杀。此战岛津军大获全胜,祁答院重经以下,城将西俣盛家等五十多位名武士被讨死,蒲生范清逃回居城。(《三州诸家史/萨州満家院史/蒲生町郷土志》)
  岩剑城守军在得知援军惨败的消息之后,士气低落,岛津军趁机再次发动攻势。十月二日,义弘在叔父尚久的掩护下纵火攻破了城西口,破城已仅是时间问题。
  当晚,义久至城下向守军劝谕投降,未获答复,但祁答院良重却带着残兵在黑夜中弃城而逃。十月三日,贵久率大军进入空城,并举行了庆祝酒会。(《岛津国史.卷十七》)至此,岩剑城攻略以岛津完胜告终。
  由于义弘在此役的优秀表现,贵久任命义弘为岩剑城守城城番。岩剑城从此成为岛津攻略大隅的前哨,义弘亦经常的成为岛津出阵的先锋


       攻略大隅
  天文二十四年(1555)一月,贵久中了北村城主北村清康的诈降之计兵败北村城,奋勇殿后的弟子丸播磨守、指宿丰后守,以及敷板、福崎、浜田、青山、名越、池井等多位岛津家名武士战死。
  三月,岛津家调集忠将、义弘、尚久等部攻打蒲生支城帖佐城。义弘和大将喜入季久猛攻破城,守将祁答院良重不支败走,此后,得到蒲生范清支援的良重曾试图重夺帖佐,但在义弘亲自率军的攻击下终于再次败逃,四月二日,帖佐城落入岛津手中。(《祁答院町史/入来町史/三州诸家史》)
  弘治二年(1556)三月,贵久派遣义弘兄弟各率千余兵力轮番对蒲生氏另一支城松坂城展开猛攻,在烧光城外建筑后,义弘抢先突入城内,守将中村织部氏节被讨死,10月18日松坂落城。但在此战中一直身先士卒的义弘也身负重伤。
  面对岛津的连续猛攻,蒲生范清守卫本城的四座支城已去其三。贵久得势不让人,连连发动攻击,栴野城、松元城、本南阵、远江ケ塁、尼ケ城、马立、贝皿、七由等一个个要塞据点先后被攻取,对蒲生龙城的合围已渐形成。
  十二月,菱刈重豊率大军前来援助范清,在北村布阵以牵制岛津军,两军开始对峙。相持一直持续到次年四月,老家督忠良亲临前线督战,贵久趁菱刈军长期滞留松懈之机,突然袭击菱刈重豊在北村境内矢筈城的本阵。
  五千岛津军势向菱刈阵线发起猛攻,惯打先锋的义弘再次当先突破敌阵,讨取了菱刈方大将楠原的首级,自己的铠甲上连中五箭,重伤之下犹然奋战。在他的激励下,岛津军威大振,菱刈军全线崩溃,菱刈重豊自刃而死。四月十五日,北村城落。五天后,情知大势已去的范清焚毁了苦心经营半生的居城,逃往祁答院领。至此,西大隅完全归入了岛津家版图。(《三州诸家史/萨州満家院史/菱刈町郷土史/大口市郷土史》)
  此时在日向方面,丰州岛津庶家岛津忠亲面对伊东家与肝付家的联合进攻疲于应对,不堪重负,开口向贵久求助。永禄2年(1559)4月,忠亲将与伊东家邻接的末吉献于贵久,次年三月,更收义弘为义子,借用其勇力对抗伊东,岛津的势力开始进入日向。
  就在岛津的发展扩张顺风顺水之时,大变徒生,永禄四年(1561)四月,肝付兼续突然出兵属于岛津同族的廻城,贵久派其弟忠将前往援救,竟然中伏战死。此事令贵久大受打击,不得不于永禄五年(1562)二月召回驻在日向的岛津义弘。
  义弘一去,伊东义祐旋即卷土重来,3月即拿下了忠亲所守的饫肥城。此后双方陷入你来我往的拉锯战,9月,忠亲再次夺回饫肥城,永禄6年(1563)2月贵久出征饫肥,与伊东军在三山交战大胜。永禄7年(1563)5月底,伊东再次进犯,袭击岛津方的今城,而守备此地区的饭野城主北原兼亲出现叛离迹象,义弘急忙赶赴日向,11月17日义弘进入饭野城,监视兼亲。以后义弘作为岛津的守护代,以饭野城·加久藤城为据点,担任日向治理的先锋。
  永禄九年(1566年)二月贵久把家督之位让予岛津义久。同年十月义久兄弟出兵进攻伊东义祐在真幸院的三山城,因岛津义弘受创而撤退。永禄十年(1567年)十一月,义久兄弟等人以报回一败之仇为名出兵三山城,但是经过般若寺时却急转直攻北萨国人众菱刈隆秋的马越城,展开萨摩平定战。十一月二十四日攻陷马越城,菱刈隆秋逃往牛山城。附近的市山、横川、曾木、羽月、山野、平泉、青木、汤尾等城当夜尽入岛津氏版图之中。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市山城的市来家利进攻牛山城,反遭菱刈隆秋打败,进而攻打市山城。翌年正月岛津义久与岛津义弘出兵救援市山城,菱刈隆秋虽然有相良氏的援军相助,但仍被岛津义久在堂崎击败。永禄十二年(1569年)五月岛津义久在天神尾再次击败菱刈隆秋,八月十八日兵围牛山城与菱刈鹤千代达成和议,菱刈鹤千代向岛津义久请降。翌年正月五日,萨摩领内涉谷一族的入来院重嗣等人向岛津义久投降,岛津义久终於成功统一萨摩。

 
       血战木崎原
  元龟二年(1571)六月,岛津贵久殁、国内不稳,大隅肝付氏便又开始蠢蠢欲动,伊东义祐也发函密约肥后相良义阳夹击饭野城。元龟三年(1572)五月初,以伊东祐安为总大将,伊东家一门众武将伊东新次郎祐信、伊东又次郎及老臣落合源左卫门等率领的三千名伊东军从三山城出发直扑饭野城。这支部队的总兵力虽不算多,但多是由日向各地选拔的血气方刚的年轻武士,是名副其实的“精兵”。而防守方仅是义弘的饭野城三百守军,以及广濑夫人(义弘之妻)和川上忠智所在加久藤城的五十余名足轻。
  五月三日夜,伊东军兵分两路,主力驻扎于饭野城南木崎原附近的桶平,伊东新次郎祐信、伊东又次郎则率领另一路经白鸟山麓直趋加久藤城,准备一举拿下这座兵微将寡的小小支城。
  但是,战事的进展却远不如想象中那样顺利。由于道路狭窄崎岖,加上夜色昏暗,攻击者居然把附近修行僧人桦山常陆坊净庆的宅邸的石垣搞当成通向城堡本丸的小道,糊里糊涂的发动了攻击,结果招致僧侣们的鉄炮还击。(《小林地元郷土史》)
       加久藤城的守卫者虽然只有五十余人,却表现得极为顽强,猛将川上忠智不仅用鉄炮居高临下轰击敌人,还亲率敢死队利用夜色和地形的掩护突击伊东军侧翼,加之义弘派遣的远矢下总守率六十人来援,激战一夜,伊东军不但没有分毫进展,大将宗右卫门反而中鉄炮身死。天明后,身心疲惫的攻城部队退至饭野城南的池岛川岸边休整,同时等待与肥后相良氏的援兵汇合。
  伊东军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义弘精心布下的情报网的侦查。从伊东军到达饭野,义弘就在积极地调兵遣将。
  除去增援加久藤的远矢下总守,义弘还命富永万左右卫门在饭野城北面的山林中遍插旗帜,前来挟击岛津的七百相良军看到旗帜,慑于义弘的威名,居然不战而走,溜回了肥后。
  此外,五代右京亮率领的四十人已埋伏在伊东军背后的白鸟山麓野间门,大口的新纳忠元援军也正在紧急赶来。而义弘自己,除留下有川雅乐贞真带领五十人留守饭野城外,已亲率主力一百三十人赶往木崎原。
  此时由于天气暑热,不少伊东军将兵都脱下盔甲,开始准备早饭,甚至还有跳到池岛川里洗澡的。见此情景,义弘令心腹大将镰田政年带八十人迂回伊东本阵的侧后,自己则亲率五十精骑从正面向毫无防备的三千伊东大军发起了突击!
  骤然遇袭令伊东军势顿时一片大乱,许多士兵不及披甲执械便被砍倒,义弘的小部队左冲右杀,如入无人之境。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伊东军的人数优势逐渐显露了出来。伊东又次郎、落合源左卫门重新整队,开始夹击义弘,义弘的小部队且战且走,向川内川对面的三角田撤退。但由于切入敌军核心太深,一时竟不得脱身。
  此时,岛津队中六名武士相互顾言:“我六人死守此地,便能令本队有时间重整军势。”六人挺立原地奋力死战,不久即全部讨死。
  忽然之间鉄炮大作,伊东总大将加贺守祐安一头栽下马来。迂回的镰田队,埋伏的五代队纷纷从侧后杀来,遭到几面同时夹击的伊东军不知敌人有多少,总大将又突然阵亡,登时陷入了不可抑止的大混乱中。这,就是岛津家日后扬名日本的战术——钓之野伏!眼看败局难挽,杀红眼的伊东新次郎祐信不退反进,一马冲至义弘身边,举枪就刺,关键时刻,义弘的坐骑却恰巧跌倒,令对方一枪刺空,义弘趁机挺枪反刺,洞穿祐信的胸膛,左右旋即割取其首级。接着,头戴日之丸前立筋兜的伊东家知名勇将长峰弥四郎又狂抡太刀劈来,义弘从者见主人遇险,急以木楯掩护,竟然被连楯带盔一起劈开!岛津侧近武士蜂拥而上,弥次郎亦因众寡不敌而终被讨杀。
  此后,加久藤的川上、远矢队,大口的新纳忠元队先后赶来投入战斗,伊东军兵败如山倒,号称“日州第一枪突”的猛将柚木丹后守和家中另一勇士比田木玄斋奋力断后,双双壮烈战死。此战东军战死者高达七百人以上,其中大将五人,各外城的奉行、地头竟有二百五十余人,伊东的骨干战力遭到空前大损,从此一蹶不振。
  而获胜的岛津方亦有二百五十七人阵亡,在《惟新公御自记》中,义弘也感叹说此战实乃前所未有之恶战。
  木崎原合战,岛津义弘以寡凌众,击败十倍于己的大军,此战作为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被与织田信长桶狭间之战相提并论,被称为“九州的桶狭间”。岛津义弘亦因此战而名震九州,跨入了战国名将的行列。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