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遊碧海暮宿蒼梧

知识之败 慕浮名而不务潜修也 品节之败 慕虚荣而不甘枯淡也

 
 
 

日志

 
 

【民国】狂狷之士:刘文典 狂与真  

2011-04-10 14:27:03|  分类: 近现代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史是一个狂人辈出的时代。但有的人是真狂,有的人是佯狂;有的狂是人性的抒发,除狂无以寄托,有的狂则是为了狂以外的目的,所谓“翩然一只云中鹤,飞来飞去宰相衙”,虽然,为利益狂似乎可以原谅宽恕。最令人叹惜的是:那些狂士们一遇上组织化、政党性的力量就自折了羽翼,一为文人便无足观,在现代史上变成“一进组织便无足观”了。而那些一狂到底的狂士们却也不免为政治借势借力了。在这些狂狷之士中,刘文典算得了一个响当当的汉子。

刘文典年轻时师从大名人章太炎,学有专攻,其《淮南鸿列集解》、《庄子补正》、《三馀札记》、《读〈文选〉杂记》都为一时称誉。1916年他27岁时,即被聘为北大教授。五四运动前后,担任《新青年》杂志英文编辑,介绍叔本华等哲学著作,译有《进化与人生》、《进化论讲话》、《生命之不可思议》等。

刘文典是国学大师,但他能名闻全国,却始于他对“虎而冠者”的蒋介石的顶撞。1928年,刘任安徽大学校长期间,学生闹学潮,蒋介石传令刘文典当面向他汇报。刘文典对蒋介石给教育部下达的文件里使用了“责令、责成”、“纵容学生闹事”等词十分不满,自以为“我刘叔雅并非贩夫走卒,即是高官也不应对我呼之而来,挥手而去!”见蒋介石时,他戴礼帽着长衫,昂首阔步。蒋介石冲口问:“你是刘文典么?”刘文典不仅没叫他蒋主席,反而傲然说:“字叔雅,文典只是父母长辈叫的,不是随便哪个人叫的。”蒋要刘交出在学生风潮中闹事的共产党员名单,要严惩罢课学生。刘文典说:“我只知道教书,不知道谁是共产党。”蒋说:“你这校长是怎么当的?不把你这学阀撤掉,就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刘毫不相让:“提起总理,我跟他在东京闹革命时,还不晓得你的名字哩!”说到激烈处,两人互相拍桌大骂,一个骂“你是学阀”,一个骂“你是新军阀”。结果,学阀拧不过军阀。蒋介石把刘校长关进大牢,经蔡元培等人营救,刘文典免去牢狱之灾。

刘文典的另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是1932年夏,他以清华大学国文系主任身份请陈寅恪拟国文试题,陈除出了“梦游清华园记”的作文题外,还出了对子题“孙行者”,让久违了对对子的学生们多不知所措,引起舆论大哗。

刘文典的《庄子补正》共10卷,于1939年出版。由于陈寅恪作序给予较高评价,使刘的身价倍增,获得了“庄子专家”的美誉。每上《庄子》课时,他开头第一句总会自负地说:“《庄子》嘛,我是不懂的喽,也没有人懂!”言下之意,他如不懂,别人就更不懂了。曾有人问他古今治庄子者的得失,他口出狂言:“在中国真正懂得《庄子》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庄周,还有一个就是刘文典。”

刘文典看不起文学创作,他认为“文学创作能力不能代替真正的学问”。一次有人问他可知道名噪一时的巴金,他喃喃自语:“我没听说过他,我没听说过他。”在西南联大教书时,他不把朱自清这些“才子”出身的教授放在眼里。当西南联大要提沈从文为教授时,刘文典愤愤不平:“陈寅恪才是真正的教授,他该拿400块钱,我该拿40块钱,朱自清该拿4块钱。可我不给沈从文4角钱!”又说:“沈从文是我的学生,他要是教授,我岂不要做太上教授了吗?”在昆明时,某日空袭警报响起,师生们争先恐后到处跑,沈从文恰巧与刘文典擦肩而过。于是他对同行的学生说:“陈寅恪跑警报是为了保存国粹,我刘某人跑是为了庄子,你们跑是为了未来,沈从文替谁跑啊?”

刘文典跟传统中国狂狷之士一样,追求修辞的极致,语不惊人死不休。这方面有很多例子,比如流传至今的“观世音菩萨”,刘文典就借用来表达对诗的看法,他说,“什么是诗,观世音菩萨即是。观世者,观察客观世界也;音者,音韵之美也;菩萨者,觉有情也。”学生向他讨教如何写好文章。他信口说“只须注意观世音菩萨就行了”,学生不解。他说:“‘观’,是要多观察;‘世’,是要懂得世故;‘音’,是要讲究音韵;‘菩萨’,即是要有救苦救难、为广大老百姓服务的菩萨心肠。”

 

摘自:新世纪周刊 余世存



      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狂狷指的是既豪放又有秩序,豪放而不超越一定的规矩。

  “狂狷”:《论语·子路》: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狂”是指不拘一格,气势猛烈,蔑俗轻规。(释义:如果找不到“中行”的人为友,就与狂狷者交往。狂者敢做敢为,大所有为;狷者清高自守,有所不为。)“狷”指洁身自好,不肯同流合污。中国古人“狂”而进取,进取之途被堵塞,就要学会“狷”而自守。一张一弛乃文武之道,狂狷是中庸之道的进守辩证。
  朱熹的解释是:“狂者,志极高而行不掩。狷者,知未及而守有余。"(《论语集注》)意思是狂者有很强的进取心,但实际上能力不行,简单说就是志大才疏;狷者没有那么高的志向,但很老实本分,洁身自好,不跟周围人同流合污。


  评论这张
 
阅读(5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