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遊碧海暮宿蒼梧

知识之败 慕浮名而不务潜修也 品节之败 慕虚荣而不甘枯淡也

 
 
 

日志

 
 

【当代】刘海粟:《三十年的夙愿》  

2011-08-09 23:01:20|  分类: 文海鉤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5年4月16日午,沈祖安从京西宾馆打电话到香山,告诉我明天上午邓颖超大姐邀请我到中南海做客。我当时正在为去日本举行画展赶一张画。得此消息,我情绪很激动,再也不能静心作画了。我坐在靠椅上,往事像电影镜头一样出现。到了晚上,我竟失眠了。第二天在汽车里,我责怪祖安,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我也好了却当年要为周总理作画的夙愿,好为邓大姐画一张画。我妻子夏伊乔说:“早半日告诉你,你已经失眠了一夜,他还敢早几日说呀?” 

  车抵中南海西花厅台阶前,邓大姐已经在平台上等候。她也八十高龄了,但很矫健,还要挽扶我进西花厅。她说:“刘老,我欢迎您到我家做客!”我听了鼻子一酸,眼眶润湿了。

   记得1954年,我在建国后第一次见到周总理,他对我说:“欢迎您有机会到北京时来我家做客,我和邓颖超同志都欢迎您!”三十多年前的这句话,犹在耳旁,想不到今天邓大姐代替周总理了却了我的这桩心愿。我坐在西花厅里,听邓大姐谈着当年她和周总理对我的态度。当她领我们在那幅她和周总理信步梅林的油画前摄影的时候,我对夏伊乔说:“今天我们仍好像和周总理在一起!”我有个毛病,遇到可以肝胆相照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我谈到多年游历中的趣闻和佳话,还背了一些好诗。夏伊乔一再提醒我,要我听邓大姐说话,谁知邓大姐笑道:“您说得很有趣,我听着呢!”她还拿出一张在泰山松碑旁拍的照片,对我说:“我在您写的松碑旁拍的照片,送给您作纪念吧!”她并且问到我九上黄山的事。我说,我在黄山写了不少诗。有一首诗,我要写了送给您。于是我给她念道:“黄岳雄姿峙古今,百年几度此登临。目空云海千层浪,耳听松风万古音。莲座跌跏疑息壤,天都招手上遥岑。一轮最爱腾天境,中有彤彤报国心!”邓大姐听了说:“好。你的爱国之心,我们早都感觉到了。”又说,“我们这些年来,不但听你的言,也观你的行。您的言行,说明您是个爱国的画家,尤其在您的晚年。” 

  邓大姐还问我到过哪些名山大川。我谈到泰山、黄山,谈到蓬莱的云峰山,但是,黄山还是我最喜爱的一座山。我九上黄山,看到它那浑厚的雄姿,深邃的内涵,就使我想到周恩来总理。

   我认识周总理是在三十年代。那时候我叫他周先生。他比我小三岁,但自从我见过他,就在心目中把他当作良师益友。1949年,全国解放前夕,我的家属曾为我的去留举棋不定,有朋友劝我避嫌离开大陆,因为我的亲属大都在海外和台湾,有的还在国民党机关里做事。这时候,周恩来先生辗转托人给我带来口信,要我留在国内,说新中国建立后,要我负责造就新时代的美术人才。我和夫人就欣然留下了。但直到1954年,周总理来上海,才有机会叙谈。当时也曾有人议论我复杂的海外关系,以及我过去的经历。周总理笑着说:“刘先生,你大胆地工作吧!有职有权,我们了解你!”我是在周总理的启发下,才懂得为人民服务的。一晃三十年,无论我在什么情况下,周总理和邓大姐对我始终是关心的。当我被划为“右派”时,周总理有机会就让人转告我,要我乐观,要我保重,希望我在绘画和艺术研究上有新的成就。他真心实意地希望我相信人民,相信自己依然有能力为祖国做贡献。正是在周总理的开导下,我才战胜了一次又一次的惊涛骇浪,健康地活下来,并且在艺术上从不懈怠。

   从西花厅辞别出来,邓大姐送我上车,祝福我们夫妇“百年到老,幸福长寿”。我在心底里对自己说:年方90,还不能服老。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