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遊碧海暮宿蒼梧

知识之败 慕浮名而不务潜修也 品节之败 慕虚荣而不甘枯淡也

 
 
 

日志

 
 

【资料】韩石山:《海上名人录之才情徐志摩》  

2012-01-27 23:50:19|  分类: 文學語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上名人录之才情徐志摩(一)—— 富商家的天才

       海上名人录,从今天开始,将由我来为大家讲讲徐志摩。徐志摩不仅仅是一个诗人,也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实践者;他不仅是一个文坛的天才,也是一个拥有着改变旧中国的宏伟志向的热血男儿。徐志摩,是一个女人们为之倾倒,男人们为之折服,连对手们都为之钦佩的大才子。

       在上海谈徐志摩,有一种亲切的感觉,毕竟他生命的最后几年是在上海这个地方度过的。他的家乡海宁,当年的硖石镇,离这儿也不算太远。

       徐志摩的父亲 徐申如先生,当年在硖石镇上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也可说是硖石镇上的首富。徐申如的投资理念运用得最好的是在对儿子徐志摩的培养上。概括地说,有三点:一、上最好的学校;二、请最好的老师;三、结最好的婚姻。
 
       徐志摩的父亲在商界独具慧眼、投资精准。同样,对寄予厚望的独生子徐志摩,他也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财力。那么他是怎样一步步为志摩的求学经历铺路的?这对志摩今后的文学道路产生了哪些影响?
 
       志摩这孩子,从小就聪明,不管是小学、中学,班上老是考第一。在杭州在上中学的时候,郁达夫当时和徐志摩是同班,他当时就奇怪,说这个徐志摩“戴着金边近视眼镜的顽皮的小孩,那样的不用功,那样的爱看小说”,可是考起来或者作起文来总是考第一。

       先说这个上最好的学校。中学,上的是杭州府中学。这是刚成立的新式中学。中学毕业了,徐申如让儿子去考北大预科,学好外语,将来去美国留学。他知道,在那个年代,不留洋,你就是有天大的学问,也是一个土包子。

       第二年八月,机会来了,徐志摩随着清华这一年毕业的学生一起去了美国。徐志摩初到美国的时候,上的是麻省沃斯特城的克拉克大学,学的是历史,九月入学。第二年呢,就拿到本科学位。又考上了美国很有名的哥伦比亚大学。在哥大呢,他学的是政治学系,在那儿读硕士,也是只有一年的时间就拿到硕士学位。

       按照徐志摩的这个聪明,和他这个刻苦的学习,接下来拿个博士学位不是难事,但是他又跑到了英国。到了英国呢,先在伦敦大学的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半年以后又去了剑桥大学皇家学院。在英国一呆就是两年。

       徐志摩呢,可以这样说,都是一流大学。这也就是徐申如的观念,一定要让他上最好的学校,一定要让他受最好的教育。
 
       徐父为徐志摩不惜重金打造了一份辉煌的求学履历。志摩得以在一流的大学里接受最好的教育。徐父随后酝酿了第二步成才计划,在他的穿针引线下,志摩接触了哪些优秀和顶级的学者文人?这种拜师精神对志摩此后的人生产生了什么影响?
 
       徐申如先生一定要让儿子上最好的学校,光是上最好的学校还不行,还要在社会上拜最好的老师。徐志摩的天分是很高的,只有这两个方面结合起来,才可以说是受到最好的教育。

       在社会上,徐申如先生还为儿子请了哪些老师?在杭州上中学的时候,徐申如就亲自领者儿子去上海,拜在了当时最有名的书法家郑孝胥的门下,学习书法。在北京上学的时候,精明的徐申如还是利用这个机会多方面拜师,为儿子将来的发展铺平道路。他先是将儿子托付给同乡亲戚蒋百里,等于是拜蒋为师。蒋百里这个人很了不起,是中国著名的军事理论家。虽然蒋百里名气很大,毕竟不是中国顶级的学者,徐志摩的父亲还是不满足,又通过蒋百里说服了梁启超,让梁启超收下了徐志摩做入室弟子。梁启超绝对是中国第一流的学者。光见面礼这一项,就送了一千大洋。这个数在当时是很大的,当时有两千大洋就可以在欧美留学一年,连来回的船票都包括在里头。

       徐申如为了儿子的前程,可说是只求名望,不惜钱财。在国外,徐申如不在身边了,但是徐申如倡导的这种拜师精神,徐志摩还是继承下来了。外国人不像中国这样,拜师呢要行拜师礼,他们讲究的是拜访,是交朋友。在英国,徐志摩结识的文化名人好几个,我们算一下,有罗素、哈代、狄更生、曼斯菲尔德。
 
       上最好的大学,找最好的老师,再加上徐志摩的天分和努力,最终成就了这位杰出的文坛天才。随之而来的是父亲为志摩精心策划的最好的婚姻。
 
       在婚姻上呢,徐申如也是对儿子费尽心机。最让人服气的,就是徐申如给儿子定下了张幼仪这门亲事。张幼仪是徐志摩的第一任夫人。徐申如是很有眼光的,徐志摩不一定爱张幼仪,但张家绝对是一个显赫的家族,对徐志摩人生事业的发展起过不可估量的作用。

       张幼仪的二哥张君劢是中国著名的宪法学家,《中华民国宪法》的主要起草人,而且张君劢还是中国民社党的主席;张幼仪的四哥叫张嘉璈,张嘉璈更了不起,他是中国著名的金融家,曾长期担任中国银行的总经理,后来叫总裁。

       现在我们来总结一下,为了儿子的成功,徐申如做了多少努力。上最好的学校,聘请最好的老师,又为儿子结了这么体面的一门婚姻。可以说,在培养儿子成才上,徐申如是不惜钱财的;也可以说,徐志摩这个天才,是拿钱砸出来的。那么这个天才到了国外,他学了些什么呢?又遇到了一些什么人,而影响了他的一生呢?

海上名人录之才情徐志摩(二)—— 游学英伦

       徐志摩先在美国上本科,上研究生,又跑到英国去上学,也没有读下博士,一呆就是两年。天才就是天才,做事就是这么不按照常规来。最能表现徐志摩天分之高的呢,就是他初到英国的这段时间,纯粹是出于一种爱好,一个兴趣。他忽然研究起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当时刚发表了没有几年。他这个研究呢,还真的研究出了名堂。当时《相对论》刚发表,全世界认识到《相对论》意义的人还不多,真正弄懂了《相对论》的人呢,那就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而徐志摩不光弄懂了,还写了文章寄回国内发表,深入浅出地把《相对论》的这个道理给说清了。梁启超就跟人说过,他想弄懂这个《相对论》,怎么也弄不懂,看了许多文章还是不懂,只有看过徐志摩的文章,最后是懂了。
 
       天才少年徐志摩远渡重洋,求学英伦,遇到了对他一生产生重要影响的两个人,大哲学家罗素便是其中一人。罗素和徐志摩是如何交往的?他对徐志摩又产生了什么影响呢?
 
       在英国,对徐志摩影响最大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罗素,一个是曼斯菲尔德。

       我们先说一下罗素。虽然来到英国的时候,罗素不在,后来呢,他上了剑桥大学,罗素又不在剑桥大学。可以说他没有实现跟随罗素学习的目的,但是他对罗素的尊重,这种崇拜是在心里的。所以在剑桥大学一年多的时间里,徐志摩还是想方设法和罗素取得了联系,而且多次去拜访,多次去伦敦,去看望罗素,在一起交谈。罗素的儿子出生的时候呢,他马上给罗素写了祝贺的信,并且张罗了一次聚餐会,就等于是生日宴会,在这个宴会上还按照中国的习惯,煮了红鸡蛋,吃了长寿面。

       罗素的主要精神就是:“攻击卑鄙虚伪,提倡世界政府,对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同样审视”。罗素这个人呢可以说“热爱和平、热爱文明、热爱人类,捍卫思想自由及创作自由”。这些观念,徐志摩全都心悦诚服地心领神会,全盘地接受。而罗素在困境中的不卑躬屈节,不向外界势力低头的勇毅形象,那种为真理宁愿锒铛入狱也不苟且偷生的大无畏精神,更是深深地感染了我们的徐志摩,感染了这位东方的年轻人。

       罗素这个人呢,活了有八十多岁,到了晚年还记得徐志摩,记得这个优秀的中国的年轻人。他八十多岁了,在整理他的书的时候,看到了一封信,引起了他的感触。他特意写了一段话,因为人八十多岁了,这是他五六十岁的事情,已经过了二三十年了,他记忆力不是那么很准确。但是呢,他写了这段话,确确实实跟徐志摩有关的,他是怎么说的呢?他说:“ 徐先生是一位有很高文化修养的中国籍大学肄业生,也是一位能用中英两种文字写作的诗人。教他中国古典文学的老师,是一位从出生起就没有洗过一次澡的人。当这位老先生过世时,徐先生因为是当地的地主,别人就问他是不是要给老人,也就是要给这个死人洁身,就是洗洗身上,徐先生说:‘不要,就这样葬他就好了。’很可惜,徐先生在回中国途中意外身亡。”也就是说,几十年后,罗素对徐志摩的印象已经模糊了,但是他知道呢,确实有过这么一个人,当年交往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在英国期间,徐志摩结识了多位社会名流,而其中对他影响最大的当数英国著名小说家曼斯菲尔德。不仅曼斯菲尔德的作品让他为之倾倒,作家本人的形象亦对徐志摩今后的人生产生了深刻影响。她是怎样的一位作家,为什么她会深深地影响徐志摩呢?
 
       下面我们再说一下麦斯菲尔德。曼斯菲尔德是一个女的,是英国一个有世界声誉的小说家,她一八八八年生,一九二三年因肺病去世,和徐志摩一样,只活了三十五岁。如果要说在英国结识的名流中,对徐志摩影响最大的还要数这个英国小说家,也就是曼斯菲尔德。曼斯菲尔德这个名字,是现在通常的译法,徐志摩翻译过曼斯菲尔德的小说,他用的译名呢叫曼殊斐尔。曼殊斐尔这个名字更有诗意,所以呢,我们现在还是说,既然谈徐志摩,还是用曼殊斐尔这个名字。徐志摩拜访曼殊斐尔时间只有二十分钟,也就是说这短短的二十分钟。对徐志摩的一生都是有影响的。曼殊斐尔那种病重而又非常美丽的形象,对徐志摩后来的人生都有影响,他自己把这个叫做不死的二十分钟,也就是说这二十分钟对他的人生起到了一种震撼的,也是指导的这样一种作用。

       我研究徐志摩十几年了,很长时间,有一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头,我就不明白,就是林徽因年轻的时候是美丽的,但是呢1931年得了肺病以后,从照片上看已经是很憔悴很憔悴了,可是为什么在那个时候徐志摩反而更加爱林徽因呢?我就想到了,徐志摩呢,对曼殊斐尔的这种感情和这种强烈的印象太深了,感情也太深了。曼殊斐尔在徐志摩的心目中呢,已经成了一个偶像,我想呢,是不是徐志摩在一定程度上是把林徽因当成了曼殊斐尔的替代品了,林徽因得的也是肺病,而且林徽因病重的形象跟曼殊斐尔还有几分相似,这样呢林徽因病得越重,徐志摩爱得就越深了。当然了,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那么徐志摩和林徽因是如何相识的呢?他们之间究竟是否相恋,徐志摩在情感的漩涡里是否能够理性的面对,我们留在明天的节目里继续谈,我是韩石山。

海上名人录之才情徐志摩(三)—— 康桥之恋

       徐志摩和林徽因的恋情呢,好多人都知道,但究竟怎么一回事,还是难知其详。有个电视连续剧叫《人家四月天》,干脆就以徐志摩和林徽因的事串下来的。在这样的事上,我们不能凭想象,还是要靠事实来说话,也就是说,看一看当时的情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林徽因是1920年二月跟上她父亲到的伦敦,她的父亲叫林长民,徐志摩呢是同一年十月到伦敦的,徐志摩和林长民在国内就认识。徐志摩第一次到林家啊,当时已经二十五岁,已经结婚好多年,他的妻子张幼仪也来到了伦敦,而且有一个孩子。

       当时林徽因从来没有经过这样的事情,惶恐到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但是过了不久,徐志摩又写来一封信,这个时候林徽因就只好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的父亲林长民。林长民呢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觉得很正常。于是呢,林长民就替林徽因写了封信,回答徐志摩的追问,意思就是:我的女儿呢,接到了你这封信,她很惶恐,她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一点也没有嘲笑的意思,想来你是过虑了,你呢,想得太多了,希望以后我们还是互相来往。

       这是徐志摩初到英国两个月的事,从林徽因后来写的文字当中,我们可以肯定,这期间他们是有交往的,而且林徽因手头保存着徐志摩好多的信。胡适和林徽因之间呢有过一次比较深的谈话,当时呢胡适就说了一些林徽因不知道的事情,过后林徽因给胡适写了一封信,说:“我昨天把徐志摩给了我的旧信呢,一一都翻阅了,旧的志摩呢,现在我是真正地透彻地明白了。但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只求永远纪念着他。”从这些信上呢,能够看出来,她是感觉到了徐志摩对他的诚挚的情爱,而她自己呢,因为当时年龄小,生活经验不足,没能很好地来领受徐志摩的这份感情。多少年后,再看当时的书信,再回问当时的这种感觉,这种感情呢,她多多少少有一点觉得对不起徐志摩。
 
       只消惊鸿一瞥,徐志摩便对林徽因一见钟情,开始了伴随其一生的爱恋与追求。面对徐志摩的热烈求爱,林徽因也对徐志摩心生朦胧的好感。徐志摩与林徽因的爱情种子能否生根发芽?这段感情是否会遇到更大的阻力?
 
       林徽因回国后,很快和梁启超的儿子梁思成订了婚。徐志摩也曾作过努力,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但是,很快的,机会来了,就是泰戈尔的访华。徐志摩呢,早就定好是泰戈尔访华期间的翻译,全程陪同。泰戈尔来华期间呢,林徽因参加了在北京的全部的接待工作。泰戈尔是六月份离开中国的,林徽因和梁思成呢,也是六月份去美国留学的。可以肯定地说,就在这短短的两个月里头,徐志摩和林徽因的感情呢有了变化,可以说是燃起来了爱情之火啊。

       一九二四年五月二十日这一天,泰戈尔一行离开北京到太原,徐志摩要陪同前往。在车站上,送行的人很多,林徽因也在里边。火车快开动了,徐志摩还在写一封信,是给林徽因的,还没写完,火车就开动了。徐志摩呢就冲过去要把这个信递给林徽因。当时呢,梁启超的父子都在车下面,如果当着这么多的人,这个信给了林徽因呢,这是要出大事的。泰戈尔有个英文秘书呢叫恩厚之,他是知道徐志摩和林徽因之间的感情的,就扑过去一把把这个信夺回来。

       这封信呢,就足以证明徐志摩和林徽因之间是有着非常深的感情的,信是这样说的:“我真不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话,我已经好几次提起笔来想写,但是每次总是写不成篇。这两日我的头脑只是昏沉沉的,开着眼闭着眼都只见大前晚模糊的凄清的月色,照着我们不愿意的车辆,迟迟地向荒野里退缩。离别!怎么的能叫人相信?我想着了就要发疯,这么多的丝,谁能割得断?我的眼前又黑了!”

       信到这儿就结束了,显然没有写完。感情呢总是一步一步加深的,到了写出疯话、写出像徐志摩说的那种话的时候呢,这个感情已经是到顶了。

《去罢》

  去罢,人间,去罢!我独立在高山的峰上;
  去罢,人间,去罢!我面对着无极的穹苍。
 去罢,青年,去罢!与幽谷的香草同埋;
  去罢,青年,去罢!悲哀付与暮天的群鸦。
  去罢,梦乡,去罢!我把幻景的玉杯摔破;
     去罢,梦乡,去罢!我笑受山风与海涛之贺。
 去罢,种种,去罢!当前有插天的高峰;
 去罢,一切,去罢!当前有无穷的无穷!
 
       徐志摩与林徽因的爱情之火,虽死灰复燃,却即被无情地熄灭,此时已为人妇的林徽因,心里是否也深藏着对徐志摩的爱恋和思念?他们的感情将何去何从?是悄无声息地熄灭,还是长久压抑后的爆发?
 
       一九三一年春天,林徽因从东北回到北京养病,到一九三一年的十一月这七、八个月里,两人的感情已经到了将要论婚嫁的程度,也就是说林徽因有可能和梁思成离婚,徐志摩有可能和陆小曼离婚,两个人结为夫妻。

       绝不是危言耸听,有事实可以证明,有逻辑也可以推论。林徽因回到北京养病这一年年初的时候呢,徐志摩离开了上海到北京教书,他们有了这样一个接触的机会。徐志摩隔上一段时间就去双清别墅去看望林徽因,他住在附近的旅馆里边,白天到林徽因这边,在房间里说说话,去外边散散步。他们这种交往呢,林徽因搬回城里,仍然没有停止。

       可以说这几个月的交往让林徽因的心情再也无法平静了。火山呢眼看就要爆发。然而就在这个结骨眼上,徐志摩坐的飞机就在济南的上空出事了,机毁人亡。徐志摩死后不久,林徽因在给胡适的信中说,她和徐之间有“一段不幸的曲折的旧历史”,同时呢林徽因在信里边感慨“人世方面看来真不幸”。

       这旧历史,能不是恋情吗?“人世方面真不幸”,不就是感叹有情人没有成了眷属吗?徐志摩去世的第二年(1932年),林徽因写了一首诗——《别丢掉》,一直到1936年才在《大公报》发表。他们的感情确实是这样的绵长,这样的激烈,而令人难以忘怀。


另附:
       一九三六年在上海的徐志摩,为赶时间听取林徽因在北京进行的建筑学报告而搭乘邮政飞机遇难。林徽因在极度的悲痛中怀念着这位能够以心相交的朋友,并将飞机残骸中的一块木板挂在卧室里做永恒的纪念。一九四零年徐志摩去世四周年,林徽因写下了意味深长的《别丢掉》:
《别丢掉》

           别丢掉 这一把过往的热情,
现在流水似的,轻轻
          在幽冷的山泉底,在黑夜,
       在松林,叹息似的渺茫,
    你仍要保持着那真! .
                 一样是明月,一样是隔山灯火,
       满天的星, 只有人不见,
  梦似的挂起,你黑夜
             要回那一句话——你仍得相信
      山谷中留着 有那回音!

写于1932年 刊1936年3月15日《大公报 文艺》

       ①. 注:时,林徽因的“因”是“音”

海上名人录之才情徐志摩(四)—— 新月诗魂 

       作为新文学运动重要组织新月派的灵魂人物,二十多岁的徐志摩,在短短几年里,发表了大量优美的新诗,震惊了当时的文坛。这位风度翩翩的才子,他艳丽的诗名与浪漫的感情成为当时大众热门的话题。徐志摩有哪些著名的诗篇?诗歌背后有怎样的故事?著名作家韩石山为您讲述才情徐志摩之新月诗魂。
 
       今天我们来讲徐志摩的诗歌的成就,先听一首诗吧!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再别康桥》

       这是一幅小小的动人场景,也是一幅大大的精神的投影。可以说一行行都是和谐的字词,一句句又都是人生的喟叹。整首诗,可以说是诗人几年来感情熬煎的结晶,但是因为心性的旷达,所以他作了一次纵情的放歌。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夕阳的余晖里,诗人作别的不是西天的云彩,而是他一生的豪情与梦想。剑河的柔波里流淌的,不光是河水,也有诗人辛酸的眼泪。这诗是徐志摩在一次壮游归来,在欧洲转了一圈回来,将要到达中国的时候,轮船行走在海上的时候呢,一次感慨集中的爆发。

       这样优美的现代诗,在徐志摩之前几乎是没有的。当时也有这么长的,但是呢,就没有这么动情的;也有这么动情的,但是又没有这么长而优美的。
 
       徐志摩诗歌特殊的行文,优美的诗风,让当时从未接触过新诗的报纸编辑犯难,如何为徐志摩的新诗排版?这让他们大伤脑筋。
 
       徐志摩1922年十月回国,第二年春天就发表了一首长诗,叫《康桥再会吧》。稿子给了编辑,编辑对徐志摩的才情又很了解,拿来就发排。结果第一次排出来是个什么样子呢?被排成了散文,这个《康桥再会吧》是一首诗,排成散文怎么能行呢?所以呢,这个徐志摩呢就跟编辑说了,这个编辑倒是也好,说那就再排一次,再发一次。这一次排出来倒是整整齐齐的,每一行字数都一样。徐志摩一看呢哭笑不得,把这一句的尾巴甩到上一句去了,把上一句的脖子说不定又扭过来了,看了连意思都弄不清了。这个编辑想来也很羞愧,就再登一次。第三次才勉勉强强的,排得像一首诗。可能就是因为一首新诗,在一个报纸的副刊上连登了三次,才登得像一个新诗。这件事情在当时的文坛引起了反响,反而促成了徐志摩的名声。

       1925年,徐志摩出版了自己的诗集——《志摩的诗》(线装,竖行。中华书局,收录60首诗歌)。

《沙扬娜拉》
                       ——赠日本女郎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 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 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千万不要以为徐志摩只会写这些小资情调的新诗,作为一个杰出的诗人,徐志摩在短短的一生中,还写了许多歌颂劳动人民的诗歌,比如《庐山石工歌》;还写了许多斥责军阀政府的诗歌,比如三一八事件过后,写的《人变兽》。

       徐志摩的诗,最大的特点是口语入诗,而诗味十足,这是非常不容易的。看起来容易,听起来容易,写起来是真不容易。新诗已近百年了,但真正流传在人民口头的,绝对没有一百首,连十首也没有,但徐志摩至少有两首,一首就是《再别康桥》,一首就是《沙扬娜拉》。
 
       徐志摩的才情天下闻名,成为当时青年男女们心中的偶像,他的诗歌和散文让当时无数人为之着迷。
 
       最能说明徐志摩的诗在那一代人中的影响的,应该是这样一件事。

       张幼仪有一个弟弟,叫张禹九,和徐志摩是朋友,虽说徐志摩和他姐姐离了婚,可是呢,他一点也不反感徐志摩。反而对徐志摩非常的佩服,认为只有徐志摩的诗才是真正的诗。他晚年在美国,他的孙女采访了张幼仪,要写一本书,他很诚恳地告诫他的孙女,说:你要写张幼仪和徐志摩的书啊,我不反对,但是你写的时候啊,笔下一定要对徐志摩留情。他这样说,不完全是为了徐志摩,也是为了他的家族。因为他知道,徐志摩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也知道徐志摩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这个张禹九临死前在遗嘱里面说:我死了之后,你们在安葬我的时候,不能够放哀乐,到时候你们朗诵几首徐志摩的诗就行了。一个人对徐志摩的诗能迷恋到这样的程度,同时呢,作为一个诗人,他的诗能作为葬礼上朗诵之用,恐怕中国现代诗人里,就只有徐志摩一人。这一点就可以说明,徐志摩的诗在现代文学史上的意义。

       徐志摩不光是杰出的诗人,还是杰出的散文家。“他的散文有美丽的情调与淡远的风趣,笔端既充满感情,叙述又委婉生动。但他的活泼的笔调,幽美的情趣,新鲜的叠字,跳纵的气势,是任何人也学不来的。” 实际上徐志摩散文是有缺点的,他的缺点叫“跑野马”,离题很远。可是就是“跑野马”这个缺点呢,也还是有人大加赞扬。梁实秋是个很刻薄的人,同时代的作家,他没有几个人能看上眼,他独独对徐志摩的散文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徐志摩十六岁那年与千金小姐张幼仪订婚,虽然徐志摩对张幼仪冷淡无情,但他第一任妻子却一辈子钟情于他。去世的时候,张幼仪说了一句话:“在志摩一生当中遇到的几个女人里,说不定我最爱他。” 那么这场当时无比奢华著名的婚姻,最后又如何演变成为近代中国第一例文明离婚的典型呢,多情浪漫的徐志摩,为何对原配妻子如此无情呢?

推荐阅读:
       诗歌——《再别康桥》《康桥再会吧》《沙扬娜拉》;
       散文——《我所知道的康桥》。

海上名人录之才情徐志摩(五)—— 婚变

       徐志摩十六岁那年与大 家小姐张幼仪订婚。这位显赫家族的小姐,在徐志摩的眼里却是一个土包子。那么他为什么违心的接受这门亲事?张大小姐嫁给徐志摩后,究竟是幸福还是痛苦?著名作家韩石山为您讲述才情徐志摩之康桥之恋。
 
       我们现在回过头来说一下徐志摩的婚姻。

       徐申如给儿子徐志摩订了一门最好的婚姻,新媳妇是上海宝山县张家的二小姐,叫张幼仪。张家是上海的名医,像这样显赫的家庭,徐申如是攀不起的。但是天上掉下了馅饼,好事自己就找到头上了。

       张幼仪的四哥张嘉璈,民国初年是浙江督都朱瑞的秘书,相当于浙江军区司令员的秘书,有一次他去杭州府中学视察,看到有个学生的毛笔字写得很漂亮,文章也写得很好,打听了一下,这个孩子叫徐志摩,是硖石镇上徐申如的儿子,于是他就主动地给徐申如写了一封信,表示愿意把自己的妹妹许配给徐申如的儿子。徐申如是个非常精明的人,所以马上就表了态,回信表示同意。

       张幼仪和徐志摩结婚是1915年的冬天。婚礼的场面是非常的浩大,张家的嫁妆又奢华,数量又非常的多。当时为了买到称心如意的嫁妆,张家专门派人到欧洲去采购。嫁妆的体积大到婚礼当天根本没有办法带过去,上海到硖石通火车,但是这个嫁妆大到一节火车车箱都放不下,最后只好用驳船绕到海宁,从海上运过去。这个婚礼的豪华和阔绰,多少年后硖石镇上都传为美谈。

       然而,就是这么一门好婚姻,徐志摩却不买账。结婚的第一天,避过这个新娘子,就跟他家里的丫头说:“一个土包子!”

       一九二O年年底,张幼仪到了英国。张幼仪一到了欧洲,徐志摩就没有给一个好脸。两个人从到了欧洲以后就没有好过,徐志摩从心里头就看不起张幼仪。第二年八月,张幼仪发现自己怀孕了,问徐志摩该怎么办,志摩听了以后马上一句话:“把孩子打掉。”那个时候呢,打胎是很危险的。张幼仪知道这个情况,就说:“我听说有人因为打胎死掉的耶。”徐志摩就冷冷地说:“还有人因为坐火车就死掉的,可是你看人家就不坐火车了吗?”说完就理都不理扭过脸去,张幼仪是很伤心的。
 
       徐志摩对待张幼仪可以说是冷酷无情,在很多人眼里,徐志摩对原配妻子张的态度是失分的。之后,因为文明离婚,又让徐志摩名闻天下。
 
       大约过了一礼拜以后,张幼仪有一次回到家,突然一连几天不见徐志摩回来。过了差不多一个礼拜,一个徐志摩的朋友带了徐志摩的口信,就问张幼仪:“你愿意不愿意做徐家的媳妇,而不做徐志摩的太太呢?”张幼仪呢当然听出这个意思了,但是仍然装作不明白的样子。这个朋友就说:我跟你实话实说了吧,徐志摩不要你了。这个朋友走了以后啊,张幼仪就给她当时在巴黎上学的二哥张君劢写了一封信,问自己该怎么办。

       几天以后呢,张君劢的信就回来了,可是张幼仪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个二哥一开头就说了一句话:“张家失徐志摩之痛,如丧考妣。”意思说,张家呢,失去徐志摩这样的好女婿,就像死了父亲母亲一样。同时呢,指点他的妹妹:“你不要打胎,兄愿收养。抛却诸事,快来巴黎。”

       于是张幼仪就立刻来到了巴黎,后来又到了德国,在德国拗不过徐志摩,也拗不过徐志摩朋友的规劝,最后还是给徐志摩办了离婚手续,后来回到国内,又登报声明。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宗文明离婚案件。
 
       不同于徐志摩的无情,张幼仪在离婚后,却依然以徐家人的身份照顾公婆、抚养儿子,到晚年,还一直为徐志摩料理文字。   
 
       我们现在来看一看,张幼仪对徐志摩的感情有多深。

       徐志摩和张幼仪离了婚以后啊,徐申如他是考虑得非常周到的,就收下了张幼仪做干女儿。而徐志摩和张幼仪两个人的关系反而好了,平常和和气气像亲兄妹一样。徐志摩呢,两边走动,张幼仪呢,也两边走动。他们离婚以后这种处理感情的方式,应该说值得赞许的。

       最能看出张幼仪的优秀品质的,是徐志摩死了以后。一九四六年徐申如去世以后,徐家已经败落下去了,是张幼仪出资,张幼仪出面,给徐申如举行了一个隆重的葬礼,安葬在硖石的东山上。当时呢,徐志摩虽然安葬了好多年,但是没有立起墓碑。又是张幼仪请人给提了字,立起了墓碑。在1969年,徐志摩去世以后二十多年,终于出了一套徐志摩全集,这是张幼仪为徐志摩办的。张幼仪亲自到了台湾,找见了梁实秋、蒋复璁,蒋复璁是徐志摩的表弟,梁实秋是徐志摩的好朋友。她说:志摩和我离了婚了,我不便于出面,希望你们两个出面,给徐志摩编一套全集,资金由我来出,材料你们来收集。

       张幼仪一共活到八十八岁,临死前,张幼仪口述,由她的侄孙女为她写了一部传记,《小脚与西服》。在这个书里头,她有一句话是非常让人感慨的:“在他一生当中遇到的几个女人里,说不定我最爱他。”这是一句让人敬重又让人心酸的话。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呢,熟悉的却是徐志摩与陆小曼的婚姻生活。徐志摩的这第二次婚姻,却也是搞得人们大跌眼镜。那么,徐志摩与陆小曼是怎样相识的呢?他们之间经历了怎样曲折的情感之路呢?徐志摩非凡的文学成就与陆小曼有什么关联呢?我们留待下次继续讲。

海上名人录之才情徐志摩(六)—— 才子佳人(上)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熟悉的是徐志摩与陆小曼的婚姻生活,在当时被称为是才子佳人的绝配,而徐志摩的这第二次婚姻,却也是搞得人们大跌眼镜。恩师梁启超责骂、师兄弟反目。那么,徐志摩与陆小漫是怎样相识的?他们之间经历了怎样曲折的情感之路?徐志摩非凡的文学成就与陆小曼有什么联系呢?
 
       今天讲一下陆小曼。她也是出生于名门,她的父亲叫陆定,是清朝末年的留日学生,他本人是清朝的举人,在日本读帝国大学,是日本名相伊藤博文的学生。回国后,也是历任要职,在财政部,当时叫度支部,担任税务司司长多年,同时也加入了国民党。

       陆小曼是在上海出生的,八九岁到了北京。她受的教育是很好的。到了上中学的时候,她父亲把她送到一个很有名的教会学校——圣心学堂,当年好多名门闺秀都出自于这个学校,还又给她聘请了英籍的女教员专门教她,所以到了十五、六岁时,她的英文书写、英法文口语都很好。

       陆小曼不光天生丽质,而且语言温柔、举止得体,可以说是聪明活泼,同时又端庄娴静,很快便成为北京出了名的大家闺秀,可以说是才华过人、风情万种,堪称一代名媛。

       到了一九二O年,陆定夫妇认识了一个年轻人,就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这个人。这个人叫王赓(1895—1942),也是出生于名门。王赓毕业于清华学校,后来到美国留学,进的是美国的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他又进了西点军校(与艾森豪威尔是同学),西点军校是美国最有名的军事学校,毕业以后回到国内,在陆军部任职,当时被称为"文武全才"。

       这样一位青年英俊,陆定夫妇很快就把他定下来,定为自己的女婿,而且很快就结了婚。同时王赓也是梁启超的学生。以情理而论,就是徐志摩一回国就认识了王赓,认识了王赓,也就和陆小曼相识。

       徐志摩、王赓夫妇,还有另外的几个朋友,相处得是十分的好的。但是王赓的生活习惯是,只有星期天才可以,平常是不可以的,可是陆小曼和徐志摩呢,他们没有这个意识,尤其是徐志摩,刚回到国内,那就是尽情的玩乐。所以经常,他就没事就会到王家去,去找王赓和陆小曼,意思说:“咱们出去玩一趟吧。”每当这个时候,王赓就会说:“志摩,我忙,我不去了,你陪上小曼去吧。”这样很自然的就给徐志摩和陆小曼两个人制造了相恋的机会。
 
       一个是浪漫诗人,一个是美貌名媛,徐志摩与陆小曼在接触中日久生情,他们惊心动魄的爱情在当时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他们之间到底是如何相恋的,一路走来又经历了怎样的风波呢?


                                                                    《翡冷翠的一夜》

                                                               你真的走了,明天?那我,那我,…… 
                                                               你也不用管,迟早有那一天; 
                                                               你愿意记着我,就记着我, 
                                                               要不然趁早忘了这世界上 
                                                               有我,省得想起时空着恼, 
                                                               只当是一个梦,一个幻想; 
                                                               只当是前天我们见的残红, 
                                                               怯怜怜的在风前抖擞,一瓣, 
                                                               两瓣,落地,叫人踩,变泥…… 
                                                               唉,叫人踩,变泥——变了泥倒干净, 
                                                               这半死不活的才叫是受罪, 
                                                               看着寒伧,累赘,叫人白眼—— 
                                                               天呀!你何苦来,你何苦来…… 
                                                               我可忘不了你,那一天你来, 
                                                               就比如黑暗的前途见了光彩, 
                                                               你是我的先生,我爱,我的恩人, 
                                                               你教给我什么是生命,什么是爱, 
                                                               你惊醒我的昏迷,偿还我的天真。 
                                                               没有你我哪知道天是高,草是青? 
                                                               你摸摸我的心,它这下跳得多快; 
                                                               再摸我的脸,烧得多焦,亏这夜黑 
                                                               看不见;爱,我气都喘不过来了, 
                                                               别亲我了;我受不住这烈火似的活, 
                                                               这阵子我的灵魂就象是火砖上的 
                                                               熟铁,在爱的槌子下,砸,砸,火花 
                                                               四散的飞洒……我晕了,抱着我, 
                                                               爱,就让我在这儿清静的园内, 
                                                               闭着眼,死在你的胸前,多美! 
                                                               头顶白树上的风声,沙沙的, 
                                                               算是我的丧歌,这一阵清风, 
                                                               橄榄林里吹来的,带着石榴花香, 
                                                               就带了我的灵魂走,还有那萤火, 
                                                               多情的殷勤的萤火,有他们照路, 
                                                               我到了那三环洞的桥上再停步, 
                                                               听你在这儿抱着我半暖的身体, 
                                                               悲声的叫我,亲我,摇我,咂我,…… 
                                                               我就微笑的再跟着清风走, 
                                                               随他领着我,天堂,地狱,哪儿都成, 
                                                               反正丢了这可厌的人生,实现这死 
                                                               在爱里,这爱中心的死,不强如 
                                                               五百次的投生?……自私,我知道, 
                                                               可我也管不着……你伴着我死? 
                                                               什么,不成双就不是完全的“爱死”, 
                                                               要飞升也得两对翅膀儿打伙, 
                                                               进了天堂还不一样的要照顾, 
                                                               我少不了你,你也不能没有我; 
                                                               要是地狱,我单身去你更不放心, 
                                                               你说地狱不定比这世界文明 
                                                               (虽则我不信,)象我这娇嫩的花朵, 
                                                               难保不再遭风暴,不叫雨打, 
                                                               那时候我喊你,你也听不分明,—— 
                                                               那不是求解脱反投进了泥坑, 
                                                               倒叫冷眼的鬼串通了冷心的人, 
                                                               笑我的命运,笑你懦怯的粗心? 
                                                               这话也有理,那叫我怎么办呢? 
                                                               活着难,太难就死也不得自由, 
                                                               我又不愿你为我牺牲你的前程…… 
                                                               唉!你说还是活着等,等那一天! 
                                                               有那一天吗?——你在,就是我的信心; 
                                                               可是天亮你就得走,你真的忍心丢了我走?
                                                               我又不能留你,这是命; 
                                                               但这花,没阳光晒,没甘露浸, 
                                                               不死也不免瓣尖儿焦萎,多可怜! 
                                                               你不能忘我,爱,除了在你的心里, 
                                                               我再没有命;是,我听你的话,我等, 
                                                               等铁树儿开花我也得耐心等; 
                                                               爱,你永远是我头顶的一颗明星: 
                                                               要是不幸死了,我就变一个萤火, 
                                                               在这园里,挨着草根,暗沉沉的飞, 
                                                               黄昏飞到半夜,半夜飞到天明, 
                                                               只愿天空不生云,我望得见天 
                                                               天上那颗不变的大星,那是你, 
                                                               但愿你为我多放光明,隔着夜, 
                                                               隔着天,通着恋爱的灵犀一点…… 

六月十一日,一九二五年翡冷翠山中    

① 翡冷翠(Firenze,意大利文),现通译佛罗伦萨,意大利一个城市的名字。

 
       当时北京的社交界对徐志摩和陆小曼的婚姻是非常的鄙视,或者说非常的看不起,可是有一个人却对徐志摩和陆小曼的婚姻是狂热地赞扬,这个人呢就是郁达夫。

       有一次,有人就问起来徐志摩和陆小曼这回事,郁达夫就说了一句话,他说呢:“假如我马上要死的话,在我死的前头,我就只想做一篇伟大的史诗,来颂美志摩和小曼。”也就是说,他是绝对拥护、绝对赞成陆小曼和徐志摩的爱情的。

       下边我们再说一说,这两个人是怎么结婚的,就是他们那个奇特的婚礼。

       经过了一番曲曲折折,最后王赓终于同意了和陆小曼离婚。原来,徐申如,就是徐志摩他父亲,是不同意徐志摩和陆小曼结婚的。经过胡适做工作,最后也同意了。这样呢, 1926年十月三日,在北海公园的画舫斋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婚礼,婚礼一共有两百多人参加,而且都是社会名流。

       婚礼的典礼上,证婚人定的是梁启超。而且梁启超这个人呢,当时就说了,他要当证婚人,他是要有新的一套的,也就是说不需要媒人,也不需要宣读结婚证书,而是由梁启超模仿西洋牧师的方式,和徐志摩一问一答。梁启超说“徐志摩,你是自己愿意,并且又得到父母之命,和陆小曼结婚的吗?”然后呢,徐志摩就很正式很认真地回答:“是的。”接着呢,又用这样的话问陆小曼一句,然后他就说了:“很好,我可以替你们作证婚人。”接下来呢,梁启超就发表了一通声色俱厉的训词。

       他说:“徐志摩,陆小曼,你们是曾经经过风波的人,社会上对于你们有种种的误会,种种的不满意。你们此后总得要想法解除这种误会。爱情当然是人情,不过也只是人情中的一种,除了爱情以外,人情还有许许多多的种类,你们也不得不注意。”   

       这是一个开场白,最厉害的是这样几句话:“徐志摩,你是一个天资极高的人,这几年来只因你生活的不安,所以亲友师长对于你也能有相当的谅解。这次结婚以后,生活上总可以算得安了吧,所以你得要尽力做你应当做的事。”也就是说的,你不能辜负了大家对你的期望。

       接着又跟陆小曼说了:“陆小曼,你此后可不能再分他的心,阻碍他的工作。你是有一种极大的责任。”意思就是,你应该对徐志摩负起责任来,同时呢也得对我这个证婚人负起责任。所以梁启超说:“至少你对我证婚人梁启超有一种责任。”意思就是说,我证了的婚,你最后不能够把徐志摩毁了。

       梁启超严厉的讲话,是不是事先跟徐志摩打过招呼呢?我们现在只能想恐怕打过招呼的,要不然的话不会这么严厉。但是即便打过招呼,徐志摩也没有想到,梁启超的话是这样的真正的严厉。那么徐志摩与陆小曼的情感生活会走向何方呢?他们才子佳人的故事能不能继续下去呢?我们留在下次继续。我是韩石山,谢谢大家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海上名人录之才情徐志摩(七)—— 才子佳人(下)

       到了上海之后,徐志摩进入了一生创作的最黄金期。然而婚后短暂的幸福与甜蜜很快就被陆小曼醉生梦死的生活而拖垮。这对经历千辛万苦走到一起的半路夫妻,产生了新的隔阂。那么徐志摩与陆小曼的情感生活会走向何方?才子佳人的故事能否延续呢?
 
       我们今天接着来讲徐志摩和陆小曼结了婚以后的事。我们可以先从他们从硖石逃难出来到了上海说起。纵然当时有那么多的烦乱,大致说来,他们这个时期生活还是很安定的。一个徐志摩还是努力振作起来,要写诗、写文章;而陆小曼呢,表现得也还好,协助徐志摩做了一些工作。可以说一对夫妻在这一个时间段里边是互相支持、互相辅助。还有一点就是,徐志摩对陆小曼艺术上的天分,还是非常佩服的。

       最初写作的时候呢,徐志摩还愿意常常在小曼的书桌上写,而陆小曼又常常在一边捣乱。可是呢,有时候也就怪,徐志摩说,有时候就在这互相捣笑的这种过程当中,往往有绝妙的诗意不知不觉地就降临。也就是两个人说说笑笑,甚至于打情骂俏这个时候,忽然灵感来了,趴下赶快就写,而这个时候写的往往就是最好的诗。

       这样过了大概有一年多的光景,志摩就发现,小曼不是一个有上进心的人,而且生活非常奢华,他就很失望。徐志摩送给陆小曼一本《曼殊斐儿日记》,用意是明摆着的,他多么希望他的小曼是一个曼殊斐儿似的女人,为了激励小曼振作精神、做一些事情,志摩真是没少费过心思。

       可惜这样的好日子太短了,在上海这个十里洋场上,小曼很快地坠入了跳舞、捧戏子等声色犬马的奢靡的生活中,难以自拔,而且自得其乐。
 
       新婚的徐志摩和陆小曼在上海度过了甜蜜的一段日子,在爱情的滋润下,志摩进入了创作的黄金期。可是好景不长,这对历尽坎坷走到一起的夫妻产生了新的隔阂。他们的感情为什么会出现裂缝?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徐志摩最终离开上海呢?
 
       徐志摩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妻子一步一步地走向堕落,可以说是伤心欲绝。陆小曼在上海的奢华生活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这是我们现代人几乎无法想象的。当时住的是上海最高级的小洋楼,家里有小汽车、有司机、有厨师,厨师还不是一个,另外还有贴身的丫鬟,徐志摩本身还有贴身的男仆。也就是说,他们家里只有五口人,可是仆役和丫鬟,一共合在一起大概有七、八个。

       陆小曼本人可以说平日生活挥霍无度,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喜欢什么就买什么,也不看家中是否真的需要,也不问问价格,喜欢就拿走。这个呢,实在让徐志摩无法接受,不光是这样,还有更恶劣的。

       陆小曼这个时候还吸上了大烟,而且有了烟瘾,这是绝对是徐志摩意料不到的。徐志摩每天面对着妻子的这种状况,面对着妻子这种醉生梦死的生活,可以说痛苦极了。

       这个时候他还写了几句话,这几句话我们现在的人听起来,都会觉得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表达。徐志摩在日记里边是这样说的:“爱的出发点不定是身体,但爱到了身体就到了顶点。厌恶的出发点,也不一定是身体,但厌恶到了身体也就到了顶点。”当时的徐志摩,可以说对上海的生活,确确实实是厌倦了。

       到了北平,换了环境,当然还得有一个原因,就是林徽因也在北京。也就是说,又回到了林徽因的身边,徐志摩的精神就振作起来了。
 
       徐志摩实在不堪忍受陆小曼奢靡无度的生活,厌倦了上海的环境,决定到北平去发展。虽然志摩因为厌倦而离开,可是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他和陆小曼之间依然彼此牵挂。他在北平到底过得怎么样呢?他和林徽因之间的感情是否死灰复燃了呢?
 
       徐志摩是毅然决然地去了北平。但是毕竟他们是恩爱夫妻,所以一个在北平,一个在上海,还是两地牵挂。

       这个时候就说一说他和林徽因的关系。林徽因回到北平养病(沈阳东北大学授课),秋季开学以后,徐志摩决心把家搬到北平。这个学期徐志摩成了北大的研究教授,他带的课程也不多,只是经济上为了要维持上海家中巨大的开销,是总也顾不过来,这让他很烦恼,也让他很丧气。

       这个时候正好有两桩房地产生意,如果他在中间撮合成的话,就能够得到相当的佣金。他给陆小曼的信上就说了这件事,他必须回到上海去处理。

       过去都说徐志摩匆匆地赶回北平,是为了听林徽因在协和小礼堂的演讲,是为情而死,当然也很高尚,我们也值得敬重。但是呢,有了徐志摩最后的这封信,现在就可以说,徐志摩匆匆返回北平,听讲演是真的,就是没有林徽因的这个讲演,徐志摩也是要很快地赶回北平的。原因在他这封信里头就讲到了,就是说离开北平很不容易,因为1931年发生了“九一八”事变,当时北京城里边很紧张。在这个华北也将要不保的危难的时刻,,北大同仁相约最近几天一起发表声明,表示对国家的关心,表示对日本侵略中国的同仇敌忾的心情。所以说,徐志摩匆匆赶回北京,也有这个意思。

       徐志摩 1931年十一月九日离开北京,这一次就成了他的一次死亡之行。关于徐志摩的死,有过多种版本,我想通过我的研究,告诉大家一段真实的历史。我们留在下次继续,我是韩石山,谢谢大家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海上名人录之才情徐志摩(八)—— 志摩之死

       说到徐志摩的死,很令人痛心,我们只有借用他的一句诗——“轻轻的我走了”。

       散文《想飞》:是人没有不想飞的。老是在这地面上爬着够多厌烦,不说别的。飞出这圈子,飞出这圈子!到云端里去,到云端里去!

       1931年秋季开学不久呢,徐志摩又要回上海了。这一次回上海是他最不幸的一次,就等于是从此结束了他的生命。这一次回上海的过程是比较复杂的,他早就说好了要坐张学良(1901—2001)的飞机,先到南京,然而坐张学良的专机,并不是说和张学良一起坐飞机,这一次张学良本人不去。因为“九一八”事变以后,东北的局势很复杂,情况不断变化,接连推了好多天,一直到十一月十一日早晨,他才起飞。

       十一月十一日上午,他到了南京。当天晚上十一点钟到了上海,他在家里住了好几天。这期间,他还回硖石看望了他的母亲,在上海家里头和陆小曼一直不太和谐,最后终于爆发了一场大争吵,小曼甚至动了手。

       事情是这样的,小曼一直吸鸦片,志摩劝她不要吸了,结果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小曼听了不但不领情,反而大发雷霆,随手就把烟枪往志摩的脸上掷去,幸亏徐志摩赶快躲开,结果他的金丝眼镜掉在地上,玻璃片也碎了。志摩一怒之下,离家外出。晚上小曼的母亲责怪小曼,不该这样对待志摩,小曼是心灰意冷,又气愤难平,于是她就写了一封措词刻毒的信,放在了志摩的桌子上。她以为志摩晚上回来会看到,没想到志摩这天晚上就没有回来,而是去一个朋友家里住了一晚上。

       十八日上午,志摩回家后,看了小曼放在桌子上的信,当时就是非常生气,就没有和小曼说一句话,看都没看小曼,提起那平日出门的箱子就走。这一切小曼和她母亲亲眼都看到了,但是也没有办法阻拦,因为志摩正在气头上,绝对拦不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志摩离家出走。志摩一走,小曼就真的后悔了,也后怕了,第二天上午就赶紧写了封寄往北平,给志摩认错。小曼的这封信是十九日寄出的,志摩没有看到,后来胡适接到这个信收藏起来。

       我们现在再说十八日下午,志摩坐车到南京,第二天一早就去南京的明故宫机场搭飞机,九点钟从南京机场起飞。十点十分,徐志摩乘坐的飞机到了徐州,在徐州机场他给陆小曼写了一封信,实际上是明信片,他说:“头痛不欲再行。”但是最后实际还是走了,主要飞机上几个旅客到了徐州就下了飞机了,飞机上就剩下了一个驾驶员、一个副驾驶,还有徐志摩。十点二十分,他们继续往北飞,飞到济南的党家庄附近。这个时候,天上有大雾,而且也下起了雨,前面这个能见度很低啊,结果这个飞机飞得太低了,就撞在了一个山头上,机身着火,飞机里边的三个人同时遇难,这一年徐志摩三十五岁。

       徐志摩死后呢,梁思成去济南处理徐志摩的丧事,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块飞机的残骸。他知道,他的妻子和他都是深深地喜欢着徐志摩,他的妻子对徐志摩的感情更深一点,所以他要拿上一个纪念品送给林徽因。林徽因把这一块烧焦了的飞机上的残骸,不大的一块木头,精心地制作了一个盒子,称上绸缎,把它挂在卧室的墙上。

       徐志摩去世以后呢,林徽因是一点都不避嫌,马上写文章悼念,文章中说: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格(这里有个不可多得的人格 谁也得承认),像他这样一个人(像他这样一个人 世间便不轻易有几个的),世间便不轻易能有几个的。(《悼志摩》)

       梁思成去济南处理徐志摩的丧事,回北平的时候带了一块飞机的残骸(烧焦的木头部件),林徽因留念、保存... ...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这对于林徽因这样一个女人来说,需要拿出多大的勇气啊,而且几乎可以说是拿出了自己一生的荣誉,一生的名声。可是我们对徐志摩或对林徽因,甚至对梁思成都应该有一个理解,这是他们那一代人高尚人格的表现。......

       现在我们要补充一下,就是张幼仪对林徽因和陆小曼各是一个什么态度。我们可以这样说,张幼仪一点也不反感陆小曼,虽然徐志摩和陆小曼结了婚了,但是她一点不恨陆小曼。相反的,张幼仪还很喜欢陆小曼,因为她觉得陆小曼单纯可爱;再一个呢,徐志摩离了婚以后也应该有自己的家,而陆小曼和徐志摩组成了家庭,所以她还非常感谢陆小曼,这是别人想不到的。

       对于林徽因,那就不一样了。她是非常恨林徽因的。这个理由,我们想起来也觉着不可理解。她恨林徽因,为你徐志摩和我离婚,而离了婚以后,你又不嫁给他。她实际上还是心疼她的志摩,觉着志摩不应该受这样的屈辱。张幼仪虽然晚年嫁了人,这女人一生是把自己当作徐志摩的夫人的。

       这三个女人中,如果要说境况,陆小曼的情况是最值得我们爱怜的,是最值得我们同情的。因为她原来有好人家,有好丈夫,但是嫁给徐志摩以后,从结婚的那一天起,就开始了她屈辱的生活。梁启超在背后曾经跟人说过:“我怕陆小曼把徐志摩弄死。”公公道道地说,陆小曼不是花瓶,也不是什么风流才女。我的看法,陆小曼是一个品格高尚,风度娴雅的美女。至于她平日生活的奢侈,我们都不能怨她,她从小过的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她的生活要求是很高的,至于她的脾气也不是说是哪一天就能改了,也不是说嫁给你徐志摩马上就能改了。陆小曼的母亲就说:“小曼连累了志摩,志摩也连累了小曼。”

       徐志摩死后,陆小曼常年四季,终生素服,而且从来不去娱乐场所,自觉自愿地当这个未亡人。陆小曼能做到这一点也是很不容易的。但是很可叹的是,陆小曼作为徐志摩明媒正娶的妻子,到现在仍然不能葬在海宁,和她的丈夫葬在一起,而是孤零零地葬在苏州,而她又没有在苏州生活过。在我看来,这真是一件极不尽情理的事。

       现在我们对徐志摩作全面的评价还太早,我们只能说,他是一位杰出的诗人,是一位杰出的社会改革家、社会活动家,他留给历史的遗产是丰富的,是值得人们世世代代怀念的。   他走了,留给我们的是永远的怀念,是对一个时代文化的永远的怀念。

       才情徐志摩,就讲到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6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