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遊碧海暮宿蒼梧

知识之败 慕浮名而不务潜修也 品节之败 慕虚荣而不甘枯淡也

 
 
 

日志

 
 

【现代】郑振铎:《我是少年》  

2012-02-11 23:32:30|  分类: 文海鉤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振铎,现代作家、学者、翻译家。1917年入北京铁路管理传习所(今北京交通大学)学习。1919年参加“五四”运动并开始发表作品,同时与沈雁冰等人发起成立文学研究会,曾任上海商务印书馆编辑,《小说月报》主编,上海大学教师,《公理日报》主编,1927年旅居英、法,回国后历任北京燕京大学、清华大学教授,上海暨南大学教授,《世界文库》主编。1937年参加文化界救亡协会,与胡愈之等人组织复社,出版《鲁迅全集》,主编《民主周刊》,1949年后历任全国文联福利部部长,全国文协研究部长、人民政协文教组长,中央文化部文物局长,民间文学研究室副主任,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文化部副部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文联全委、主席团委员,全国文协常委,中国作家协会理事。195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58年10月17日率领中国文化代表团出国访问,翌日因飞机突然失事遇难殉职。


                                                                                        

                                                                           我是少年!我是少年!

                                                                           我有如炬的眼,

                                                                           我有思想如泉,

                                                                           我有牺牲的精神,

                                                                           我有自由不可捐。

                                                                           我看不惯偶像似的流年,

                                                                           我看不惯努力的苟安。

                                                                           我起!我起!

                                                                           我欲打破一切的威权。


                                                                                        

                                                                           我是少年!我是少年!

                                                                           我有喷腾的热血和活泼进取的气象。

                                                                           我欲进前!进前!进前!

                                                                           我有同胞的情感,

                                                                           我有博爱的心田。

                                                                           我看见前面的光明,

                                                                           我欲驶破浪的大船,

                                                                           满载可怜的同胞,

                                                                           进前!进前!进前!

                                                                           不管它浊浪排空,狂飙肆虐,

                                                                           我只向光明的所在,进前!进前!进前!


   郑振铎于1918年考上北京铁路管理学校高等科。当时《新青年》编辑部已迁至北京,古城正酝酿着一场震撼整个中国的暴风骤雨。而郑振铎则在课余如饥似渴地阅读介绍新思想的书刊和俄国现实主义文学作品,不久又投入了五四新文化运动,并与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人物李大钊、陈独秀等建立了联系。他在该年11月1日与瞿秋白等创办了《新社会》旬刊。在他写的发刊词中豪迈地表示要创造一个“自由平等,没有一切阶级一切战争的和平幸福的新社会”,这首《我是少年》即发表在该刊创刊号上。

  这首诗,首先让人感受到的是强烈的五四时代精神。通篇竟用了二十个“我”字,令人想到三个多月后郭沫若发表的《天狗》:“我飞奔,/我狂叫,/我燃烧!/我如烈火一样地燃烧!/我如大海一样地狂叫!/我如电气一样地飞跑!……”也许,郑诗没有郭诗那样“狂”;但其反抗叛逆的思想无异,热烈进取的精神则一。郑振铎与郭沫若分别是文学研究会与创造社这两个不同流派的新文学社团的主要负责人与代表作家,但他们最早的诗的风格竟这样相似,这说明形势所趋,潮流所向,对于一切进步的文学青年来说,有着超乎文学流派、创作方法之上的强大影响。

  从艺术上看,这首诗没有巧妙的构思、美丽的修辞,在形式上似乎是略嫌粗糙的。但是,它以气势取胜,以激情动人,一往无前,先声夺人。它的第二段竟一连用了九个“进前”,犹如吹响了嘹亮的进军号角。它像一篇豪迈的宣言书,坦露了少年郑振铎的壮怀豪情。诗中的“我”,是诗人自己,同时又是当时整个朝气蓬勃的觉醒了的一代人。可以说,郑振铎一放开诗喉,便向内融入了当时民族的最强音;同时,也向外汇入了时代的金鸡的晨唱。六十多年后,叶圣陶说过:“振铎兄的这首《我是少年》可以说是当时年轻一代觉醒的呼声。这首诗曾经有人给配上谱,成为当时青年学生普遍爱唱的一支歌。……跟他结交四十年,我越来越深地感到这首诗标志着他的一生,换句话说,他的整个生活就是这首诗。他始终充满着激情,充满着活力,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感染。”

  该诗是否被谱过乐曲,待考。但当时在美国哈佛大学任教授的著名语言学家赵元任,曾为该诗配过朗读用的表谱,并亲自朗诵,灌成唱片,广泛流传于国内外。他在所编《国语留声片课本》中说:“这一首的节律颇复杂”,“念起来要照意思变通”,指出了该诗在节奏韵律艺术上的特色。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