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遊碧海暮宿蒼梧

知识之败 慕浮名而不务潜修也 品节之败 慕虚荣而不甘枯淡也

 
 
 

日志

 
 

【近代】梁启超:《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  

2012-02-11 23:58:03|  分类: 文海鉤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世凯复辟,梁启超在上海《大中华》月刊发表了明确反对称帝的雄文《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申报》、《时报》等大报迅速转载,风行一时,在全国激起强烈反响。梁启超的《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阐述了反对变更共和政体的观点,对袁氏意欲复辟帝制的行径进行猛烈抨击。是标志着梁启超与袁世凯政治决裂,并揭开护国战争序幕的惊世之作。

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
1915年8月31日

  秋霖腹疾,一卧兼旬,感事怀人,百念灰尽,而户以外甚嚣尘上,喧然以国体问题闻。以厌作政谭如鄙人者,岂必更有所论列?虽然,独于兹事有所不容已于言也,乃作斯篇。

  吾当下笔之先,有二义当为读者告:其一当知鄙人原非如新进耳食家之心醉共和,故于共和国体非有所偏爱,而于其他国体非有所偏恶。鄙人十年来夙所持论,可取之以与今日所论相对勘也。其二当知鄙人又非如老辈墨守家之断断争朝代,首阳蕨薇,鲁连东海,此个人各因其地位而谋所以自处之道则有然,若放眼以观国家尊荣危亡之所由,则一姓之兴替,岂有所择?先辨此二义,以读吾文,庶可以无蔽而适于正鹄也。

  吾自昔常标一义以告于众,谓吾侪立宪党之政论家,只问政体,不问国体。骤闻者或以此为取巧之言,不知此乃政论(家)当恪守之好例,无可逾越也。盖国体之为物,既非政论家之所当问,尤非政论家之所能问。何以言乎不当问?当国体彷徨歧路之时,政治之一大部分恒呈中止之状态,殆无复政象之可言,而政论更安所丽?苟政论家而牵惹国体问题,故导之以入彷徨歧路,则是先自坏其立足之基础,譬之欲陟而捐其阶,欲渡而舍其舟也,故曰不当问也。何以言乎不能问?凡国体之由甲种而变为乙种,或由乙种而复变为甲种,其驱运而旋转之者,恒存夫政治以外之势力。其时机未至耶,绝非缘政论家之赞成所能促进;其时机已至耶,又绝非缘政论家之反对所能制止。以政论家而容喙于国体问题,实不自量之甚也,故曰不能问也。岂惟政论家为然,即实行之政治家亦当有然。常在现行国体基础之上,而谋政体政象之改进,此即政治家唯一之天职也。苟于此范围外越雷池一步,则是革命家或阴谋家之所为,非堂堂正正之政治家所当有之事也。其消极的严守之范围则既若是矣,其积极的进取之范围则亦有焉。在甲种国体之下为政治活动,在乙种反对国体之下仍为同样之政治活动,此不足成为政治家之节操问题。惟牺牲其平日政治上之主张,以售易一时政治上之地位,斯则成为政治家(之)节操问题耳。是故不问国体只问政体之一大义,实彻上彻下,而政治家所最宜服用也。

  夫国体本无绝对之美,而惟以已成之事实为其成立存在之根原;欲凭学理为主奴而施人为的取舍于其间,宁非天下绝痴妄之事?仅痴妄犹未足为深病也;惟于国体挟一爱憎之见,而以人为的造成事实,以求与其爱憎相应,则利①害之中于国家将无巳时。故鄙人生平持论,无论何种国体,皆非所反对;惟在现行国体之下,而思以言论鼓吹他种国体,则无论何时皆反对之。昔吾对于在君主国体之下而鼓吹共和者尝施反对矣,吾前后关于此事之辩论,殆不下二十万言,直至辛亥(宣统三年,1911年)革命既起,吾于其年九月犹着一小册,题曰新中国建设问题,为最后维持旧国体之商榷。吾果何爱于其时之皇室者,彼皇室之僇辱我岂犹未极?苟微革命,吾至今犹为海外之僇民耳。后以当时皇室政治种种予人以绝望,吾非童骇,吾非聋聩,何至漫无感觉?顾乃冒天下之大不韪,思为彼亡垂绝之命,岂有他哉?以为若在当时现行国体之下,而国民合群策群力以图政治之改革,则希望之遂或尚有其期;旧国体一经破坏,而新国体未为人民所安习,则当骤然蜕变之数年间,(其)危险苦痛将不可思议。不幸则亡国恒于斯,即幸而不亡,而缘此沮政治改革之进行,则国家所蒙损失,其何由可赎?呜呼!前事岂复忍道。

  然则今之标立宪主义以为国体论之护符者,除非其于立宪二字别有解释,则吾不敢言。夫前清之末叶,则固自谓立宪矣,试问论者能承认否?且吾欲问论者,挟何券约,敢保证国体一变之后,而宪政即可实行而无障?如其不然,则仍是单纯之君主论,非君主立宪论也。既非君主立宪,则其为君主专制,自无待言。不忍于共和之敝,而欲以君主专制代之,谓为良图,实所未解。今在共和国体之下而暂行专制,其中有种种不得已之理由,犯众谤以行之,尚能为天下所共谅。今如论者所规划,欲以立宪政体与君主国体为交换条件,使其说果行,则当国体改定伊始,势必且以实行立宪宣示国民。宣示以后,万一现今种种不得已之理由者依然存在,为应彼时(时)势之要求起见,又不得不仍行专制,吾恐天下人遂不复能为元首谅矣。夫外蒙立宪之名,而内行非立宪之实,此前清之所以崩颓也。诗曰:“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论者其念诸!

  且论者如诚以希求立宪为职志也,则曷为在共和国体之下不能遂此希求,而必须行曲以假涂于君主?吾实惑之。吾以为中国现在不能立宪之原因,盖有多种:或缘夫地方之情势,或缘夫当轴之心理,或缘夫人民之习惯与能力。然此诸原因者,非缘因行共和而始发生,即不能因非共和而遂消灭。例如上自元首,下及中外大小独立宜暑之长官,皆有厌受法律束缚之心,常感自由应付为便利,此即宪政一大障碍也。问此于国体之变不变,有何关系也?例如人民绝无政治兴昧,绝无政治知识,其道德及能力,皆不能组织真正之政党,以运用神圣之议会,此又宪政一大障碍也。问此于国体之变不变,有何关系也?诸类此者,若令吾悉数之,将累数十事而不能尽;然皆不能以之府罪于共和,甚章章也。而谓共和时代不能得者,一人君主时代即能得之,又谓君主时代能得者,共和时代决不能得之,以吾之愚,乃百思不得其解。吾以为中国而思实行立宪乎,但求视新约法为神圣,字字求其实行,而无或思逐于法外。一面设法多予人民以接近政治之机会,而毋或壅其智识,阏其能力,挫其兴味,坏其节操,行之数年,效必立见。不此之务,而徒以现行国体为病,此朱子所谓不能使船嫌溪曲者也。

  主张变更国体者最有力之论据,则谓当选举总统时,易生变乱。此诚有然。吾十年来不敢轻于附和共和,则亦以此。论者如欲自伸其现时所主张以驳诘我,吾劝其不必自行属稿,不如转录吾旧着,较为痛快详尽也。今幸也兹事既已得有比较的补救良法,盖新颁之大总统选举法,事实上已成为终身总统制,则令大总统健在日之此种危险问题自未由发生,所忧者乃在今大总统千秋万岁后事耳。夫此事则岂复国民所忍言?然人生血肉之躯,即上寿亦安能免?固无所容其忌讳。今请遂为毋讳之言:吾以为若天佑中国,今大总统能更为我国尽瘁至十年以外,而于其间整饬纪纲,培养元气,固结人心,消除隐患,自兹以往,君主可也,共和亦可也。若昊天不吊,今大总统创业未半,而遽夺诸国民之手,则中国惟有糜烂而已,虽百变其国体,夫安有幸?是故中国将来乱与不乱,全视乎今大总统之寿命,与其御宇期内之所设施;而国体无论为君主为共和,其结果殊无择也。闻者犹有疑乎?请更穷极事理以质言之。夫君主共和之异,则亦在元首继承法而已。此种继承法,虽今元首在世时制定之,然必俟今元首即世时而始发生效力,至易见也。彼时所发生之效力,能否恰如所期,则其一当视前元首生前之功德威信能否及于身后,其二当视被时有无枭雄跋扈之人,其人数之多寡,其所凭藉是否足以持异议。吾以为立此标准以测将来,无论为君主为共和,其结果常同一也。现行大总统选举法,规定后任大总统应由前任大总统推荐,预书其名,以藏诸石室金匮。使今大总统一面崇闳其功德,而巩固其威信,令国人心悦诚服,虽百世之后,犹尊重其遗令而不忍悖;一面默察将来易于酿乱之种子在何处,思所以预防维而消弭之。其种子存乎制度上耶?则改其制度,毋使为野心家之资;其种子存乎人耶?则裁抑其人,导之以正,善位置而保全之,毋使陷于不义[汉光武宋太祖优待功臣之法]。更一面慎择可以付托大业之人[依大总统选举法,无论传贤传子,纯属前任大总统之自由也],试以大任以养其望,假以实力以重其成,金匮中则以其名裒然居首,而随举不足重轻之二人以为之副而已。如是则当启匮投票之时,岂复有丝毫纷争之馀地?代代总统能如是,虽行之数百年不敝可也。而不然者,则区区纸片上之皇室典范,抑何足恃?试历览古来帝王家之掌故,其陈尸在堂,操戈在阙者,又何可胜数。从可知国家安危治乱之所伏固别有在,而不在宪典形式之共和君主明矣。论者盛引墨西哥之五总统争立,及中美南美葡萄牙之丧乱,以为共和不如君主之铁证。推其论旨,得毋谓此诸国者,苟变其国体为君主,而丧乱遂可以免也?吾且诘彼:彼爹亚士之统治墨西哥三十年矣,而今岁5月[月份记不确]始客死于外。使因总统继承问题而致乱,则乱宜起于今年耳。若谓国体果为君主,斯可以毋乱,且使爹亚士当三十年前而有如古德诺者以为之提示,有如筹安会者以为之鼓吹,而爹氏亦憬然从之,以制定其皇室典范,则墨人宜若可以长治久安与天同寿矣;而岂知苟尔尔者,则彼之皇室典范未至发生效力时,彼自身先巳逊荒于外,其皇室典范犹废纸也。夫及身犹不能免于乱,而谓死后恃一纸皇室典范可以已乱,五尺之童有以知其不然矣。故墨西哥之必乱,无论为共和为君主,其结果皆同一也。所以者何?爹亚士假共和之名,行专制之实,在职三十年,不务培养国本,惟汲汲为固位之计,拥兵自卫,以劫持其民。又虑军队之骄横,常挑间之,使互相反目,以遂己之操纵。摧锄异己,惟力是视。其对于爱国之士,或贿赂以变其节,或暗杀以戕其生。又好铺张门面,用财如泥,外则广借外债,内则横征暴敛,以致民穷财尽,无可控诉。吾当十年前,尝评爹氏为并时无两之怪杰,然固巳谓彼死之后,洪水必来,墨民将无噍类矣。[此皆吾十年(前)评爹氏之言,尝见于新民丛报及新大陆游记,非今日于被败后而始非訾之也。吾友汤觉顿亦尝着一文述爹氏之政治罪恶,其言尤为详尽,见国风报;汤文出版时,墨乱方始起也。]由爹氏之道以长国家,幸而托于共和之名,犹得窃据三十年,易以君主,恐其亡更早矣。

  中美南美诸国亦然,历代总统皆以武力为得位之阶梯,故武(力)相寻无巳时。共和不适,固不失为致乱之一原因;若谓此为唯一之原因,吾有以明其不然矣。若葡萄牙改共和后不免于乱,斯固然也。然彼非因乱又何以成共和?前此乱时,其国体非君主耶?谓共和必召乱,而君主即足以致治,天下宁有此论理?波斯非君主国耶?土耳其非君主国耶?俄罗斯非君主国耶?试一翻其近数十年之历史,不乱者能有几稔?彼曾无选举总统之事,而亦如此,则何说也?我国五胡十六国、五代十国之时,亦曾无选举总统之事,而丧乱惨酷一如墨美,则又何说也?凡立论者,征引客观之资料,不能尊凭主观的爱憎以为去取。果尔者,不能欺人,徒自蔽耳。平心论之,无论何种国体,皆足以致治,皆足以致乱。治乱之大原,什九恒系于政象,而不系于国体。而国体与国情不相应,则其导乱之机括较多且易,此无可为讳也。故鄙人自始不敢妄倡共和,至今仍不敢迷信共和,与公等有同情也。顾不敢如公等之悍然主张变更国体者,吾数年来怀抱一种不能明言之隐痛深恸,常觉自辛亥(宣统三年1911年)壬子(1912年)之交铸此一大错,而中国前途之希望,所馀已复无几。盖既深感共和国体之难以图存,又深感君主国体之难以规复,是用怵惕仿佛,忧伤憔悴,往往独居深念,如发狂疡。特以举国人方皆心灰意尽,吾何必更增益此种楚囚之态?故反每作壮语,以相煦沫。然吾力已几于不能自振矣!

  吾请国中有心人,试取甲辰(光绪三十年,1904年)乙巳(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两年新民丛报中之拙着一覆观之,凡辛亥(宣统三年,1911年)迄今数年间,全国民所受之苦痛,何一不经吾当时层层道破?其恶现象循环迭生之程序,岂有一焉能出吾当时预言之外?然而大声疾呼,垂涕婉劝,遂终无福命以荷国民之嘉纳,而变更国体所得之结果,今则既若是矣!

  今喘息未定,而第二次变更国体之议又复起。此议起因之真相何在,吾未敢深知。就表面观之,乃起于美国博士古德诺氏一席之谈话。古氏曾否有此种主张?其主张之意何在?亦非吾所敢深知。[古氏与某英文报记者言,则谓并未尝有此主张云。]顾吾窃有惑者:古氏论中各要点,若对于共和君主之得失为抽象的比较,若论国体须与国情相适,若历举中美南美墨葡之覆辙,凡此诸义,本极普通,非有甚深微妙,何以国中政客如林,学士如鲫,数年之间,并此浅近之理论事实而无所觉识,而至今乃忽借一外国人之口以为重,吾实惑之。若曰此义非外国博士不能发明耶?则其他勿论,即如鄙人者,虽学识谫陋不逮古博士万一,然博士令兹之大着,直可谓无意中与我十年旧论同其牙慧,特其透辟精悍尚不及我什分之一百分之一耳。此非吾妾自诗诞,坊间所行新民丛报饮冰室文集立宪论与革命(论)之激战新中国建设问题等,不下百数十万本,可覆按也。独惜吾睛不蓝,吾髯不赤,故吾之论宜不为国人所倾听耳。夫孰谓共和利害之不宜商榷,然商榷自有其时,当辛亥(宣统三年,1911年)革命初起,其最宜商榷之时也,过此以往,则殆非复可以商榷之时也。[湖口乱事继起,正式大总统未就任,列国未承认共和时,或尚有商榷之馀地,然亦仅矣。]当彼之时,公等皆安在?当彼之时,世界学者比较国体得失之理论,岂无一著述足供参考?当彼之时,美墨各国岂皆太平宴乐,绝无惨状呈现,以资我龟鉴?当彼之时,迂拙愚戆如鄙人者,以羁泊海外之身,忧共和之不适,着论腾书,泪枯血尽。[吾生平书札不存稿,今无可取证;然得吾书者当自知之。吾当时有诗云:“报楚志易得,存吴计恐疏。”又云:“兹括安可触,弛恐难复张。”又云:“让皇居其所,古训聊可式。”自馀则有数论寄登群报也。]而识时务之俊杰,方日日以促进共和为事,谓共和为万国治安之极轨,谓共和为中国历史所固有也。呜呼!天下重器也,可静而不可动也,岂其可以翻覆尝试,废置如奕棋?谓吾姑且自埋焉,而预计所以自抇之也。譬诸男女婚媾,相攸伊始,宜慎之又慎,万不可孟浪以失身于匪人。倘蹈危机,则家族亲知,临事犯颜以相匡救,宜也。当前此饶有选择馀地之时,漫置不省,相率怂恿,以遂苟合。及结褵已历年所,乃日聒于其旁曰,汝之所天,殊不足以仰望而终身也。爱人以德,宜如是耶?夫使共和而诚足以亡国也,则须知当公等兴高采烈以提倡共和促进共和之日,即为陷中国于万劫不复之时。谚有之:“既有今日,何必当初?”人生几何,造一次大罪孽犹以为未足,忍又从而益之也!夫共和之建,会几何时,而谋推翻共和者,乃以共和元勋为之主动;而其不识时务,犹稍致留恋于共和者,乃反在畴昔反对共和之人。天下之怪事,盖莫过是;天下之可哀,又莫过是也。

  今之论者则曰:与其共和而专制,孰若君主而立宪。夫立宪与非立宪,则政体之名词也;共和与非共和,则国体之名词也。吾侪平昔持论,只问政体,不问国体。故以为政体诚能立宪,则无论国体为君主为共和,无一而不可也,政体而非立宪,则无论国体为君主为共和,无一而可也。国体与政体,本截然不相蒙。谓欲变更政体,而必须以变更国体为手段,天下宁有此理论?而前此论者谓君主决不能立宪,惟共和始能立宪[吾前此与革命党论战时,彼党持论如此];今兹论者又谓共和决不能立宪,惟君主始能立宪,吾诚不知其据何种理论以自完其说也。吾今请先舆论者确定立宪之界说,然后徐察其论旨之能否成立。所谓立宪者,岂非必有监督机关与执行机关相对峙,而政权之行使常蒙若干之限制耶?所谓君主立宪者,岂非以君主无责任为最大原则,以建设责任内阁为必要条件耶?既认定此简单之立宪界说,则更须假定一事实以为论辩之根据。吾欲问论者以将来理想上之君主为何人?更质言之,则其人为今大总统耶?抑于今大总统以外而别熏丹穴以求得之耶?[今大总统不肯帝制自为,既屡次为坚决之宣言,今不过假定以资辩论耳,不敬之罪吾所甘受也。]如曰别求得其人也,则将置今大总统于何地?大总统尽瘁国事既久,苟自为计者,岂不愿速释此重负,颐养林泉。试问我全国国民能否容大总统以自逸?然则将使大总统在虚君之下而组织责任内阁耶?就令大总统以国为重,肯降心相就,而以全国托命之身,当议会责任之冲,其危险又当何若?是故于今大总统以外别求得君主,而谓君主立宪即可实现,其说不能成立也。如曰即戴今大总统为君主也,微论我大总统先自不肯承认也,就令大总统为国家百年大计起见,甘自牺牲一切,以徇民望,而我国民所要求于大总统者,岂希望其作一无责任之君主?夫无责任之君主,欧美人常比诸受豢之肥腯耳,优美崇高之装饰品耳。以今日中国万急之时局,是否宜以如此重要之人,投诸如此闲散之地?藉曰今大总统不妨为无责任之君主也,而责任内阁之能否成立能否适用,仍是一问题。非谓大总统不能容责任内阁生存于其下也,现在国中欲求具此才能资望之人,足以代元首负此责者,吾竟苦未之见。盖今日凡百艰钜,非我大总统自当其冲,其谁能理?任择一人而使之代大总统负责,微论其才力不逮也,而威令先自不行。昔之由内阁制而变为总统制,盖适应于时势之要求,而起废之良药也。今后一两年间之时势,岂能有以大异于前?而谓国体一更,政制遂可随之翻然而改,非英雄欺人之言,即书生迂阔之论耳。是故假定今大总统肯为君主,而谓君主立宪即可实现,其说亦不能成立也。

  吾友徐佛苏当五六年前常为我言,谓:“中国势不能不革命,革命势不能不共和,共和势不能不亡国。”吾至今深味其言;欲求所以祓此妖谶者,而殊苦无术也。夫共和国体之难以图存,公等当优能言之矣;吾又谓君主国体之难以规复者,则又何也?盖君主之为物,原赖历史习俗上一种似魔非魔的观念以保其尊严;此种尊严自能于无形中发生一种效力,直接间接以镇福此国。君主之可贵,其必在此。虽然尊严者不可亵者也,一度亵焉,而遂将不复能维持。譬诸范雕土木偶,名之曰神,升诸闳殿,供诸华笼,群相礼拜,灵应如响;忽有狂生拽倒而践踏之,投诸溷牏,经旬无朕,虽复升取以重入殿笼,而其灵则已渺矣。自古君主国体之国,其人民之对于君主,恒视为一种神圣,于其地位,不敢妄生言思拟议。若经一度共和之后,此种观念遂如断者之不可复续。试观并世之共和国,其不患苦共和者有几,而遂无一国焉能有术以脱共和之轭。就中惟法国共和以后,帝政两见,王政一见,然皆不转瞬而覆也,则由共和复返于君主其难可想也。我国共和之日,虽曰尚浅乎,然酝酿之则既十馀年,实行之亦既四年。当其酝酿也,革命家丑诋君主,比诸恶魔,务以减杀人民之信仰,其尊严渐亵,然后革命之功乃克集也。而当国体骤变之际与既变之后,官府之文告,政党之宣言,报章之言论,街巷之谈说,道及君主,恒必以恶语冠之随之,盖尊神而入溷牏之日久矣。今微论规复之不易也;强为规复,欲求畴昔尊严之效,岂可更得?复次,共和后规复君主,以旧王统复活为势最顺。使前清而非有种族嫌疑,则英之查理第二,法之路易第十八,原未尝不可出现于我国;然满洲则非其伦也。若新建之皇统,则非经若干年之艰难缔构,功德在民,其克祈永命者希矣。是故吾数年来独居深念,亦私谓中国若能复返于帝政,庶易以图存而致强。而欲帝政之出现,惟有二途:其一则今大总统内治修明之后,百废俱兴,家给人足,整军经武,尝胆卧薪,遇有机缘,对外一战而霸,功德巍巍,仪兆敦迫,受兹大宝,传诸无穷。其二则经第二次大乱之后,全国鼎沸,群雄割据,剪灭之馀,乃定于一。夫使出于第二途耶,则吾侪何必作此祝祷?果其有此,中国之民无孑遗矣;而戡定之者,是否为我族类,益不可知,是等于亡而已。独至第一途,则今正以大有为之人居可有为之势,稍假岁月,可冀旋至,而立有效。中国前途一线之希望,岂不在是耶?故以谓吾侪国民之在今日,最宜勿生事以重劳总统之仅虑,俾得专精壹虑,为国家谋大兴革,则吾侪最后最大之目的,庶几有实现之一日。今年何年耶?今日何日耶?大难甫平,喘息未定;强邻胁迫,吞声定盟;水旱疠蝗,灾区偏国,嗷鸿在泽,伏莽在林。

  在昔哲后,正宜撤悬避殿之时,今独何心,乃有上号劝进之举?夫果未熟而摘之,实伤其根;孕未满而催之,实戕其母。吾畴昔所言,中国前途一线之希望,万一以非时之故,而从兹一蹶,则倡论之人,虽九死何以谢天下?愿公等慎思之。诗曰:“民亦劳止,汔可小息。”自辛亥(宣统三年,1911年)八月迄今未盈四年,忽而满洲立宪,忽而五族共和,忽而临时总统,忽而正式总统,忽而制定约法,忽而修改约法,忽而召集国会,忽而解散国会,忽而内阁制,忽而总统制,忽而任期总统,忽而终身总统,忽而以约法暂代宪法,忽而催促制定宪法。大抵一制度之颁行之平均不盈半年,旋即有反对之新制度起而摧翻之,使全国民彷徨迷惑,莫知适从,政府威信,扫地尽矣。今日对内对外之要图,其可以论列者不知凡几。公等欲尽将顺匡救之职,何事不足以自效?何苦无风鼓浪,兴妖作怪,徒淆民视听,而诒国家以无穷之戚也!

  吾言几尽矣,惟更有一二义宜为公等忠告者:公等主张君主国体,其心目中之将来君主为谁氏,不能不求公等质言之。若欲求诸今大总统以外耶?则今大总统朝甫息肩,中国国家暮即属纩,以公等之明,岂其见不及此?见及此而犹作此阴谋,宁非有深仇积恨于国家,必绝其命而始快?此四万万人所宜共诛也。若即欲求诸今大总统耶?今大总统即位宣誓之语,上以告皇天后土,下则中外含生之俦实共闻之。年来浮议渐兴,而大总统偶有所闻,辄义形于色,谓无论若何敦迫,终不肯以夺志。此凡百僚从容瞻觐者所常习闻,即鄙人固亦历历在耳。而冯华甫上将且为余述其所受诰语,谓巳备数椽之室于英伦,若国民终不见舍,行将以彼土作汶上。由此以谈,则今大总统之决心可共见也。公等岂其漫无所闻,乃无端而议此非常之举耶?设念及此,则侮辱大总统之罪,又岂擢发可数?此亦四万万人所宜共诛也。

  复次,公等曾否读约法?曾否读暂行刑律?曾否读结社集会法?曾否读报律?会否读一年来大总统关于淆乱国体惩儆之各申令?公等又曾否知为国民者应有恪遵宪典法令之义务?乃公然在辇毂之下,号召徒众,煽动革命[凡谋变更国体则谓之革命,此政治学之通义也]。执法者惮其贵近,莫敢谁何;而公等乃益白尽横行,无复忌惮。公等所筹将来之治安如何,吾不敢知;而目前之纪纲,则既被公等破坏尽矣。如曰无纪纲而可以为国也,吾复何言;如其否也,则请公等有以语我来。且吾更有愿为公等进一解者,公等之倡此议,其不愿徒托诸空言甚明也,其必且希望所主张者能实见施行。更申言之,则希望其所理想之君主国体,一度建设,则基业永固,传诸无穷也。夫此基业果遵何道始能永固以传诸无穷?其必自国家机关令出惟行,朝野上下守法如命。今当开国承家伊始,而首假涂于犯法之举动以为资,譬诸欲娶妇者,横挑人家闺闼以遂苟合,曰但求事成而节操可毋沾沾也;则其既为吾妇之后,又有何词以责其不贞者?令在共和国体之下,而曰可以明目张胆集会结社以图推翻共和;则他日在君主国体之下,又曷为不可以明目张胆集会结社以图推翻君主?使其时复有其他之博士提出别种学说,有其他之团体希图别种活动,不知何以待之?诗曰:“毋教猱升木,如涂涂附。”谋国者而出于此,其不智不亦甚耶?孟子曰,“君子创业垂统,为可继也。”以不可继者诏示将来,其不祥不亦甚耶?昔干令升作晋纪总论,推原司马氏丧乱之由,而欢其创基植本异于三代。陶渊明之诗亦曰:“本不植高原,今日复何悔?”呜呼!吾观于今兹之事,而隐忧乃无极也。

  附言:吾作此文既成后,得所谓筹安会者寄示杨度氏所著君宪救国论,偶一翻阅,见其中有数语云:“盖立宪者,国家有一定之法制,自元首以及国人,皆不能为法律外之行动。贤者不能逾法律而为善,不肖者亦不能逾法律而为恶。”深叹其于立宪精义,能一语道破。惟吾欲问杨氏所长之筹安会,为法律内之行动耶?抑法律外之行动耶?杨氏贤者也,或能自信非逾法律以为恶,然得毋已逾法律以为善耶?呜呼!以昌言君宪之人,而行动若此,其所谓君宪者,从可想耳,而君宪之前途,亦从可想耳。

  孟子曰:“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巳也。”以生平只问政体不问国体如鄙人者,曷为当前此公等第一次主张变更国体时而哓哓取厌?当今日公等第二次主张变更国体时而复哓哓取厌?夫变更政体,则进化的现象也,而变更国体,则革命的现象也。进化之轨道恒继之以进化,而革命之轨道恒继之以革命,此征诸学理有然,征诸各国前事亦什九皆然也。是故凡谋国者必惮言革命,而鄙人则无论何时皆反对革命,今日反对公等之君主革命论,与前此反对公等之共和革命论,同斯职志也。良以中国今日当元气雕敝及汲顾影之时,竭力栽之犹惧不培,并日理之犹惧不给,岂可复将人才日力耗诸无用之地,日扰扰于无足重轻之国体,而阻滞政体改革之进行?徒阻滞进行,犹可言也;乃使举国人心皇皇,共疑骇于此种翻云覆雨之局,不知何时焉而始能税驾,则其无形中之斫丧,所损失云何能量?诗曰:“嗟我兄弟,邦人诸友,莫肯念乱,谁无父母!”呜呼!论者其念之哉,其念之哉!


历史背景

  紧锣密鼓,准备黄袍加身的袁世凯加紧了对舆论的控制。1月,他通令各地政府派员进驻当地邮局,检查往来邮件,发现反袁报纸、书刊,立即没收。2 月,汤芗铭在湖南颁布《检查报纸条例》。春天,别号“吴虎头”的北京《国风报》主笔吴鼐、原北京《民主日报》总编辑仇亮,因反袁先后被枪杀。6月8日,袁世凯政府内务部下令查禁《救国急进会宣言》、《救亡根本谈》、《纪念碑小说》、《中国白话报》、《爱国晚报》、《救亡报》、《五七报》、《公论报》等报刊小册子。7月10日,袁政府颁布修正后的《报纸条例》,仅从35条减为34条,内容并无什么变化。8月23日,“筹安会”出笼,帝制热甚嚣尘上。9月8日,袁世凯发布命令,禁止报纸刊载议论国体的文电。湖南、广东等地无不秉承袁世凯的旨意,严禁议论国体。反对帝制的报纸受到严重摧残,北京只剩下20家报纸、上海幸存5家,汉口只有2家,全国报纸销量从4200万份下降为3900万份。

  但这并不表明言论界都已屈从于袁氏的淫威。8月10日,北京《亚细亚报》发表袁世凯政治顾问古德诺(FrankJohnsonGoodnow)的《共和与君主论》,传达出袁世凯试图称帝的信号。十天以后(8月20日),梁启超就在上海《大中华》月刊发表了明确反对称帝的雄文《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申报》、《时报》等大报迅速转载,风行一时,在全国激起强烈反响。

  9月3日,《申报》在显著位置刊出《本馆启事》,“秉良心以立论,始终如一”,拒绝袁世凯的收买,表明了反对帝制的立场。9月6日,仓皇离京的名记者黄远生在《申报》刊出启事,拒绝担任《亚细亚日报》上海版总撰述。9月7日,《时报》发表评论《梁任公》,为他的《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大声叫好。

  9月10日,“以赞助帝制运动为宗旨”的《亚细亚日报》上海版创刊当天,就收到读者勒令停刊的警告信。第二天,即遭炸弹袭击。

  10月10日在上海创刊的《中华新报》“只求公理正义所在,不为金钱势力所倾”,张季鸾等执笔人无不以传达“真正民意”、“忠言报国”自期,反袁自在意中。11月3日,内务部禁止《中华新报》在租界以外“出卖散布”。10月19日,广州《觉魂报》因为批评帝制遭查封,四名编辑被传讯。处在上海租界的《时事新报》也因此被袁政府禁止邮递,从10月23日起不准销往外埠,并撤销访电执照。10月下旬,广东的龙济光下令组成检查所,对各报稿件进行预检。 11月7日,袁记《著作权法》出台。这一年,还公布了中国第一部涉及无线电和广播的《电信条例》。11月12日,袁政府通令各省,严禁革命党人的报刊印刷品从海外进入内地。11月22日,何海鸣在上海《爱国报》发表社论《失态之政府》,指责袁政府为“叛国之万恶政府”。29日,上海法租界巡捕房查封《爱国报》日晚刊,主笔王血痕被押送会审公廨“讯办”,发行人简书等潜逃。同月,广州《通报》因为发表反对帝制的消息被封禁,主笔朱通儒遭通缉。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