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遊碧海暮宿蒼梧

知识之败 慕浮名而不务潜修也 品节之败 慕虚荣而不甘枯淡也

 
 
 

日志

 
 

【现代】李大钊:《游碣石山杂记》  

2012-04-22 23:19:55|  分类: 南陈北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是昌黎遂为国仇纪念地,山盟海誓,愿中原健儿,勿忘此弥天之耻辱,所与倭奴不共戴天者,有如碣石。

—— 李大钊 昌黎五峰

《游碣石山杂记》

     予家渤海之滨,北望辄见碣石,高峰隐峙天际,盖相越仅八十里许。予性乐山,遇崇丘峻岭,每流连弗忍去。而于童年听夕遥见之碣石,尤为神往。曩者与二三友辈归自津门,卸装昌黎,游兴勃发,时适溽夏,虽盛炎不以泥斯志,相率竟至西五峰韩昌黎祠一憩。是日零雨不止,山中浓雾荡胸,途次所经半石径,崎岖不易行,惟奇花异卉,铺地参天,骤见惊为世外桃源,故不以为苦。犹忆五峰前马家山湾,树林翁郁接云际,层层碧叶,青透重霄,虽暴雨行其下不知也。初入山,不识路径,牧童樵子,又以雨不出,陟一峰巅,徘徊不知何往,乃于无意中大呼:“何处为五峰?”而云树缥渺间,竟有声应者曰:“此处即是五峰”。遂欣然往,相讶为人间奇境。至则守祠人欢迎于门外。延入祠,则用松枝烹茶,更为煮米粥以进。食之别有清味,大异人间烟火气。守祠者刘姓,此为予与碣石山初度之缘,生平此游最乐,故今犹忆之。古诗有云“而今再过经行处,树老花残僧白头”,重寄感旧之思。予以重来五峰,青山依旧,森树丛茂,不减当年,守祠人仍为前度刘郎,健幹一如曩昔,而同游者则易为子默,且仅一人。回首旧游,天涯零散,子蘅则从戎南下,守恒则执法塞北,际青则侨寓云津,乱离身世,而予尚得汗漫到此,不胜今昔之感也已!

  五峰在昌黎城北十二里,仙人顶迤东,群山矗立,峻岭亘天,怪石高撑云际,五峰环峙,势若列屏,自东向北西历数:曰望海,曰锦绣,曰平斗,最高曰飞来,曰挂月。昌黎祠在山腹,建自有明崇祯年间,本圆通寺旧址。积石叠起,扩其地基,敷筑庭宇,盛植花木,于虚无缥渺间,万树森森,拥空中楼阁。凭垣一眺,东南天海一碧,茫无涯际,俯视人寰,炊烟树影,渺然微矣。

  圆通寺规模故小,明季关东边患起,蓟、榆一带,为辽左咽喉,京畿屏障,昌黎尤为榆关内之要隘。军务重镇之驻邑城者,游踪时来五峰。今昌黎祠内有二配像,复有四牌位:(一)署钦差巡抚山永等处地方赞理军务都察院右都御史朱,(二)署钦命督师总率关辽兼制昌、蓟、通、保、登、津等处军务兵部尚书范,(三)署钦差分守宣化府兵备道山西布政司参议朱,(四)署知昌黎县事蒋。心窃疑之,迨摩挲断碣,知是祠也,乃朱、范等因昌黎二字而建,以五峰名胜,必因人始彰,故借文公为名山生色,而四子之配享,则邑人士所建之生祠也。出祠沿西山坡南行,至挂月峰下,有一洞,石门半掩,苍苔满地,白云出入其中,额曰范公洞。有石刻像,是即祠中配享之范志完也。相传卒于山中,故邑人造像以志之。余闻之乡先生,满清之入关也,首攻昌黎,邑人悉数入城坚守之,围七日不破。虏急于据燕京,遂西行,弃之去。全邑民命,获以保全。朱、范诸人,既握兵柄,自必与于此役。然则疆臣重镇,虽不能摧败强敌,捍卫疆土,而当亡国之际,尚能死守孤城,厥功亦不可没。故谓数子皆明末遗老,鼎革后隐居于此,信有由也。顾吾以为数子者,或握兵符,或膺疆寄,或职亲民,果于戎马倥傯之际,卧薪尝胆之秋,尚忍荒嬉林泉,流连风景,则明之亡,庸岂无故,而数子者,又乌容辞荒职误国之咎。若至事不可为,满人已僭窃中土,始相率隐避,空山歌哭,借保明室衣冠,则数子者,殆亦不失为明季之伤心人也。后之游者,得毋兴故明河山之慨乎!

  范氏名志完,中州人,予于祠壁见刻其游水岩长歌一首,颇足记此山景物之一般,兹录于左:

  游水岩歌并序

  辛巳春日,予以北平谒孤竹而还,道经昌黎,瞻文公祠。次日,同郡丞冯诗吾、蒋魁宇,访胜水岩。过中庵仙人台。东迤则为龙潭、瀑布泉。又东则为西五峰。层峦叠嶂,迥出尘寰,俯而视之,昌邑瀚海,较若列眉。诸峰环峙,若拱若卫。遂据此山之胜,因弄笔记之。

  春朝访胜水岩边,桃李迎风色正妍。偶延二客来翩翩,掀髯相谈意更玄。叠嶂堆里步蹁跹,行行且止共盘旋。山中老树不记年,松子森森似毬圆。中峰再上半云烟,层峦相对两峰联。老僧引路视龙潭,上有仙岩下有川。石花层层密似竿,古松斜挂如画悬。龙潭迤东瀑布泉,银碗盛来不用盘。把酒峰前杯胪传,椿头菽芽味正鲜。遥望五峰境如仙,二客乘马我腾颠。须臾相会五峰前,景色幽然别有天。诸峰错落如珠璿,三泉涓涓清且涟。松风鸟韵奏管弦,石洞幽幽可参禅。昌邑城市灿如廛,瀚海汪洋列画船。登高览胜忆先贤,一僧孤立高峰巅。我欲往从解尘缘,佛骨一表法凛然。

  文公案前置有枯松,枝作龙形。盖闻祠后故有三泉,今仅存其东西二者,中泉正与祠宇相值,巍石壁立,有小泉突出石隙,可一尺。尤侗题壁诗云:“五峰清不断,引入白云中。春后山涯雪,秋空海上风。三钩菩提并(祠后有泉三口),一尺大夫松(石线迸松长仅尺许,寺僧云已数十年矣)。怪石排如笔,森严拱巨公。”而范氏诗中亦有“三泉涓涓清且涟”之句,则松与泉已久供诗人吟咏之资。泉水自石罅流贯入口,浸润松根,收天然灌溉之利。厥后泉忽涸而松亦随枯,工人伐木,辄加彫<IMG=l02082aa>成龙形,置案上,为存一故迹也。

  挂月峰东南角,层峦高耸,片石突起,作龟形,故名龟石。石上有印月痕,如弓弯然。相传每岁阴历八月十五夜,月华团<IMG=l02082bb>,如挂龟石上,此挂月之所由名也。

  自文公祠东绕,出望海峰,下坡沿岭东走,为东五峰。山村四五家,果树环绕,不见屋瓦。山犬不惯见人,辄狺狺狂吠。逐白云出,时值秋梨正熟,与园主话片刻,竟由树摘数十枚赠焉,坚不受价。此种人惟于山陬间尚能遇之,久居都市者乌肯为此。予等坐石上濯足毕,乃踉跄寻故路。途次摘采山花,兼拾松子,不知夕阳已下西岭。倦游归去,长歌采薇,悄然有慕古之思矣。

  水岩寺亦碣石胜境之一,在五峰西南五里许。予与子默唱三往,古寺荒凉,了无奇迹。惟正殿阶栏有二石柱,八角棱形,镌唐经文,摩挲久之,苔浸雨蚀,已模糊不克尽识。末署保宁元年,盖辽代物也。寺东院有得月亭,每值夏季,游人麇集,地近城市,人迹甚杂,俗嚣侵染,其幽雅迥不若五峰远甚也。

  自邑城入山,东西二馒首山,犄角相持,如天然门户。东馒首山后为桃源山,旧为崔氏有。崔故昌邑望族,累代书香,名流辈出,崔子玉及其哲嗣伯振,均以能文著于时。广修文公祠记勒碑铭壁,文字俱奇健不群,即子玉作也。录如左:

  碣石苍苍,溟海茫茫,佳气孕灵,宜有磊落奇伟任大任者,崛起于其乡。孤竹子清风其杳如耶?相与二三同志,俯仰今古,涔涔下岘山之泪。客有指顾五峰,称道唐贤韩文公者,公家世邑乘有书。明季朱、范两公,购置圆通禅院,建公祠。今春晓山贤裔,以妥神之余,大启尔宇,为谒山祠者游憩地。当夫山雨过檐,海月度岭,披云兀坐,手公遗文一编,朗诵数过,觉涛声万里,沸沸松岩间。时而壮公微言阐道,正论格君,使有唐三百年来天下,如乍闻雷霆而复见日月。时复悲公磨蝎之运,遭际屯蹇而卒,气数不易乐道之胸,谗谤益昭永世之名。不禁酹酒阶前,拜手稽首,望我公翩然来下大荒也。同治十三年春崔树宝。

  斯文虽寥寥短幅,足见其胸中蕴积,有奇气,匪俗士所能道其只字。更于壁间见一绝句,题为《桃源山访崔子玉》,诗云:“寂寞遥天带晚霞,云深何处是君家。渔人未识桃源路,不问樵夫问落花。”知其相与过从者,亦为一时隐逸清高之士。名山得名士足迹往还其间,草木云烟,当时亦颇不寂寞。厥后伯振亦尝设馆山中,吾友刘允之,即出其门。高躅前修,杳不可复睹,伯振闻亦于近岁以病死。桃源山松梨故宅,近复展转以归他氏有。家山沦落,名士漂零,吾辈游人过其侧者,犹徘徊不忍去。而允之年来牢骚避世,执教鞭于碣阳成美学馆。课余之暇,时或于荒凉云树间,追寻陈迹,故山函丈,形影依稀,纵有松风泉石,亦岂足以塞允之之悲也!

  桃源山今主为浙江陈氏,现在燕京,供职督府。闻以束钱四万串购得之。于梨园中构一居宅,颇幽雅。惟以移借道路,与山中人涉讼,恐不得久居此。信乎尘海深山,清浊异趣之扞格不相容也。余居山中,每入城,过陈家山(陈氏改为陈家山),辄羡叹不置。盖吾侪野人,久怀厌倦风尘之思,曩尝与同志抱买山之愿,而苦于无钱。噫!安得黄金三百万,买尽香山净土,为朋辈招隐之所。斯则吾与青山之缘遇何如?且当于吾与黄金之缘遇何如卜之矣!

  碣石山中,猛兽绝少,惟傍晚则有狼狐等小兽出没。曩者亦尝有虎豹藏匿其间。数十年前,樵夫尚于平斗峰上得一死豹,近以人迹日多,兽类避去。故独行深山中,了无顾忌云。

  余自山中访允之,再往始遇。盖余以京友函招,须西上,且当旋里一行,故匆匆立谈片刻,仅为子默介绍,恐其独处山中嫌寂寞也。迨自家返昌黎,复与子默、允之等入山一次,居成美学馆二日,备受杜瀛州夫妇之优遇。宗教家之诚恳与世,其爱綦宏,感且不绝于余之心矣。惟此荏苒十日间,昌黎惨毙路警五人,已孤棺冷落,寄地藏寺中。彼倭奴者,乃洋洋得意,昂头阔步于中华领土,以戕我国士,伤心之士,能无愤慨!自是昌黎遂为国仇纪念地,山盟海誓,愿中原健儿,勿忘此弥天之耻辱,所与倭奴不共戴天者,有如碣石。

  山中十日,游兴未尽,其中庵龙潭、瀑布泉、仙人顶、石佛洞等处,则期以后日焉。

1913年11月1日

《言治》月刊第1年第6期

署名:李大钊

引数篇文于下 来自网络——

革命先烈李大钊于日本:“勿忘此弥天之耻辱”
 
  李大钊到天津北洋法政专门学校上学期间,每年开学或放假归来,一般情况下均由昌黎上、下火车。但他每次经过昌黎都是来去匆匆,并非一到昌黎就进山游览。1913年6月,他结束了在天津的求学生活。在北洋法政专门学校毕业以后,他应约到北京与几个同学创办《法言报》。在办报期间,他结识了众议院院长汤化龙,汤化龙和对他颇为器重的曾经留学日本学习政法的国会议员孙洪伊,决定资助他到日本留学,以归而重用。在准备出国留学期间,他于同年夏天返回家乡躲避袁世凯政府取缔中国社会党之难时,曾在9月上旬再上五峰山,并在韩文公祠留居有日。这一次与他同来昌黎游览的,据《游碣石山杂记》记述,仅一人,名“子默”,为与他于1913年2月在天津同建中国社会党天津支部的北洋法政专门学校低年级学生郭须静。当时,郭须静也应李大钊之邀,避到了李大钊的家乡。李大钊与“子默” 郭须静结伴到昌黎山居,有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借游览碣石山之机向祖国山河作别。
 
  大钊此次到五峰山旧地重游,在韩文公祠客厅里先后住有六七天。在韩文公祠山居期间,他详细游览和考察了五峰山和韩文公祠,还到东五峰山觅幽览胜,并西行到仙台顶南麓的宝峰台游览了水岩寺等名胜古迹。这些游历,他都—一记载到《游碣石山杂记》之中。在《游碣石山杂记》中,李大钊对五峰山和韩文公祠记述甚详,并抄录了明朝崇祯十四年(公元1641年)主建五峰山韩文公祠的山石道范志完(后升任山海督师、兵部侍郎)写的《游水岩歌》诗碑,清初著名的文学家尤侗的《五峰山》诗碑,以及当地举人崔树宝于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撰写的《广修文公祠记》碑铭,并皆有评介。李大钊在韩文公祠山居时,还曾两次下山进城寻访在永平府中学的同窗学友刘允之,并顺道探访了崔树宝在桃源山遗留的“松梨故宅”。“自山中访允之,再往始遇”,此时“京友函招,须西上”,他遂“匆匆立谈片刻,仅为子默介绍”,便“旋里一行”;由家乡返回昌黎后,他“复与子默、允之等入山一日,居成美学馆二日,备受杜瀛州夫妇礼遇。当时,刘允之“执教鞭于碣阳成美学馆”。成美学馆,系美国美以美教会在昌黎县城东关创办的教会学校,杜瀛州当为该校时任副校长杜步之。也就是说,他见到刘允之时,收到了刘允之转交他的北京友人的信,当是留学日本的事情已定,需要去北京办理一些手续;他只得把郭须静托付给刘允之接待,自己急急返回家乡一趟,与妻子和儿女告别,并准备一些东西。由家乡回来,他与刘允之、郭须静一同回到五峰山韩文公祠,与守祠人刘克顺夫妇话别,并在刘允之任教的成美学馆住了两天,受到信奉基督教的成美学馆副校长杜步之夫妇的热情接待。这样一来,前前后后,用去有十来天时间。然而,就在“惟此荏苒十日间”,昌黎车站发生了一起中国铁路警察被日本驻屯军惨毙的血案,使李大钊的思想发生了深刻变化。
 
  1913年9月11日晚上9时30分,根据《辛丑条约》驻扎在昌黎车站的日本驻屯军两个士兵,在昌黎车站抢食中国小贩出售的水果。卖果人见其无理,往回争夺水果。正在值勤的中国铁路警察杨桐秋发现后,急忙上前劝说卖果人不要与日本士兵纠葛,以免发生意外。而那两个日本士兵却怀疑杨桐秋袒护卖果人,一个日本士兵上来就用枪把击打了杨桐秋一下,另一个日本士兵揪住杨桐秋也殴打起来。杨桐秋挣脱着吹起警笛,并跑出了南站台。杨桐秋在半路上遇到了前来救应的巡长刘长忠和巡警刘玉兴等。得知日本士兵已逃离现场,他们便一同回到了昌黎车站铁路警察局。没用多长时间,日本驻屯军队官佐野哲太郎便带领全队人马把铁路警察局团团围住。野哲太郎进了铁路警察局,不由分说,就用战刀照巡长刘长忠刺来,并令日本士兵向局内连放排枪,当即打死打伤多名巡警。待夜晚10时许,昌黎县知事王芝田闻报赶往察看时,巡长刘长忠已被打死在院中,身上刀伤、枪伤密布;巡警王学儒被击毙在屋中,巡警刘金铭逃到铁路警察局东邻的同和永栈房院中,也受枪伤身亡;东、西两屋,巡警杨桐秋、刘秉俊受到重伤,已不能言语。杨桐秋、刘秉俊被立即送往医院抢救,于次日早晨7时前后因抢救无效去世。不仅如此,日本驻屯军为掩盖犯罪事实,还在第二天上午把昌黎县知事王芝田挟持到其驻地,胁迫他在歪曲事实真相的文稿上签字,用枪威逼达4个小时之久。
 
  待李大钊得悉这一惨案发生的消息时,5个死难者的尸体已装殓进棺材,停放在城北的地藏寺。他与郭须静、刘允之一起,急忙赶到地藏寺,凭吊为抵抗日寇而牺牲的中国铁路警察。当他看到被惨毙的5名中国铁路警察“已孤棺冷落,寄地藏寺中”,而“彼倭奴者,乃洋洋得意,昂头阔步于中华领土,以戕我国士”时,异常愤慨。在写《游碣石山杂记》时,他情不自禁地表达了自己的愤懑心情:“自是昌黎遂为国仇纪念地,山盟海誓,愿中原健儿,勿忘此弥天之耻辱,所与倭奴不共戴天者,有如碣石。”
 
  昌黎车站发生的惨案,使准备到海外求学的青年学子李大钊清醒地认识到,山河之多已无一座空山,国土万里已无一块净土。中华民国成立以后,国内政坛又出现了新的混乱局面,对时事异常关注的李大钊忧心忡忡,相继写出《隐忧篇》、《大哀篇》等文章,表达了自己忧国忧民的心情。在这次重游五峰之前,他在京逗留期间,参与了中国社会党在北京的一些活动,产生了“非常羡慕一种适于出世思想的净土社会生活”的念头。这次到昌黎以后,他之所以对范志完主建五峰山韩文公祠,并为其建立生祠的历史背景颇感兴趣,又兴致勃勃地寻访桃源山的崔家松梨故宅,都含有这种心情。在五峰山客居期间,他还给在天津的北洋法政专门学校一同毕业的同窗好友郁嶷、白坚武各写一信,并写了一首长诗,抒发了自己山居的惬意心情。可惜,这种“净土社会生活”仅在昌黎山中得获不几日,日本侵略者的暴行一下使他从迷梦中惊醒过来。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并未能阻止外邦列强在中国横行霸道,国难未减,国运难测,到碣石山这样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也难躲得一身清净。血淋淋的现实如此,即使自己有力实现“买山之愿”,也无法忘记“此弥天之耻辱”。这一年的昌黎之行,使他尽情地感受到了“空山净土”的自然美,也使他更加看清了人世间的丑恶。美与丑的强烈对比,使他猛醒,使他感奋,使他迅即摈弃了那种不切合实际的思想和愿望,向着古老而雄壮的碣石山发下与侵略者不共戴天的誓言。不久,他就踏上了东渡日本的航程,到海外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去了。


李大钊与“昌黎五峰”李大钊与“昌黎五峰”

  1919年8月17日出版的第35号《每周评论》,发表了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李大钊写的一封题为《再论问题与主义》的公开信。在这封公开信的落款处,明确署有:"李大钊寄自昌黎五峰"。这一落款表明,李大钊在"五四"时期为了坚守马克思主义的宣传阵地,而写的同胡适展开论战的著名公开信,是从昌黎县境内的五峰山寄到北京的。那么,李大钊是如何来到"昌黎五峰"的,又是怎样在"昌黎五峰"寄出这封公开信的呢?

  "予家渤海之滨,北望辄见碣石,高峰隐峙天际,盖相越仅八十里许。予性乐山,遇崇丘峻岭,每流连弗忍去。而于童年昕夕遥见之碣石,尤为神往。曩者与二三友辈归自津门,卸装昌黎,游兴勃发,时适溽夏,虽盛炎不以泥斯志,相率竟至西五峰韩昌黎祠一憩。是日零雨不止,山中浓雾荡胸,途次所经半石径,崎岖不易行,惟奇花异卉,铺地参天,骤见惊为世外桃源,故不以为苦。犹忆五峰前马家山湾,树林蓊郁接云际,层层碧叶,青透重霄,虽暴雨行其下不知也。初入山,不识路径,牧童樵子,又以雨不出,陟一峰巅,徘徊不知何往,乃于无意中大呼:'何处为五峰?'而云树缥渺间,竟有声应者曰:'此处即是五峰。'遂欣然往,相讶为人间奇境。至则守祠人欢迎于门外。延入祠,则用松枝烹茶,更为煮米粥以进,食之别有清味,大异人间烟火气。守祠者刘姓。此为予与碣石山初度之缘,生平此游最乐,故今犹忆之……"这是李大钊在1913年秋天写的《游碣石山杂记》中的一段自述,说的是他自幼就异常神往昌黎城北的碣石山,而生平第一次游览碣石山,就冒雨闯进了碣石群峰的"人间奇境"--五峰山的奇景妙境之中的情景。

  1889年10月29日,李大钊出生在紧邻昌黎县境的乐亭县大黑坨村。大黑坨村在昌黎县城南偏西36公里处,是一个靠近渤海的滦河沿岸村庄,其村东三四华里处的老滦河(在李大钊出生22年前系滦河的主河道)就是当时的昌黎与乐亭的分界线。站在大黑坨村的村头,可把昌黎城北的碣石山群峰眺望得清清楚楚。李大钊在童年时,正如他在《游碣石山杂记》中所说,对"昕夕遥见之碣石,尤为神往",非常渴望能有一天在碣石山中留下自己的旅迹游踪。1907年夏天,李大钊在永平府中学堂读了两年中学以后,"感于国势深研政理,求得挽救民族、振奋国群之良策"(李大钊《狱中自述》语),遂与3个同乡学友,乘暑假之便,由卢龙坐船到滦州车站,乘火车赴天津投考北洋法政专门学堂。从天津考学归来,他们几人在昌黎下了火车,不顾天阴有雨,结伴到昌黎县城北的五峰山韩文公祠--"西五峰韩昌黎祠一憩",从而与碣石山结下了神美无比的"初度之缘"。

  1913年秋天,李大钊从天津北洋法政专门学校毕业以后,准备去日本留学。在出国之前,他特意邀请一位同校学友一起到五峰山韩文公祠山居,畅游碣石山中的名胜奇景,借以同祖国的壮丽山川作别。就在这次游览期间,恰逢驻昌黎车站的日本驻屯军杀害5名中国铁路警察的惨案发生,李大钊闻讯后立即赶到城北地藏寺吊唁死难同胞,并在《游碣石山杂记》(载1913年11月1日出版的《言洽》月刊第6期)中写道:"惟此荏苒十日间,昌黎惨毙路警五人,已孤棺冷落,寄地藏寺中。彼倭奴者,乃洋洋得意,昂头阔步于中华领土,以戕我国土。伤心之士,能无愤慨?自是昌黎遂为国仇纪念地。山盟海誓,愿中原健儿,勿忘此弥天之耻辱,所以不与倭奴共戴天者,有如碣石。"随后,他就带着向古老的碣石山发下的与侵略者不共戴天的誓言,踏上了东渡日东寻求救国救民真理的航程。

  李大钊再一次到五峰山旧地重游,是在1917年5月上旬。当时,他已由日本归国一年,正在北京担任章士钊主办的《甲寅》日刊的主要撰稿人,每天忙于伏案写作。在这年的4月7日,他在《甲寅》日刊发表《都会少年与新春旅行》,在介绍"北京附近而寻足供旅行之名所"时,着重介绍了碣石山与五峰山:"……就中以昌黎县之碣石山,余知之最稔,其中胜境颇多,登五峰绝顶,茫茫渤海,一览无既。逢春则梨杏桃李之华,灿烂满山;入秋则果实累累,香馥扑鼻;余如松风泉石,皆足涤人尘襟。距京约以一日乘汽车可达昌黎,山在城北八里许。余频年浪迹都会,每岁归里,辄过昌黎,入山一憩。久溷于机械诈伪之人世中,骤与此不知不识纯洁优静之草木泉石为邻为友,其快愉清醒正如乍释重荷,刚出泥途,有非居都市者所能梦见者矣!"发表这篇文章没有一个月,他就有了到碣石山中作"新春旅行"的机会。是年5月6日,他在由北京赶回家乡探望生病的妻子途中,在昌黎下火车时特意逗留了一天,乘坐骡车游览了碣石山里新的游春胜地--隐仙庵,又到五峰山韩文公祠看望了阔别已久的守祠人刘克顺老人,并登上望海峰观海。关于这一天的游历,他写入了当晚在留宿的大德增客栈(在昌黎车站附近)赶写的《旅行日记》(载当月9至11日《甲寅》日刊)之中。

  1917年冬天,李大钊因张勋复辟事件骤发避走上海4个半月,回到北京就任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以后,将五峰山韩文公祠定为自己的避暑之地,准备每到暑假就来昌黎五峰山消夏。

  1918年7、8月间,李大钊第一次到五峰山韩文公祠避暑。当时,他已在《言治》季刊发表了对俄国十月革命的实质有了初步认识的论文《法俄革命之比较观》,思想正在发生深刻而重大的变化。到五峰山以后,他潜心研究有关俄国十月革命的资料,探索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经验,寻找中国革命屡受挫折的根本原因,选择中国革命新的道路,进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拓荒工作。在避暑期间,他吟出了《山中即景》等白话诗尝试之作。"是自然的美,是美的自然;绝无人迹处,空山响流泉……"《山中即景》中的这些诗句,不仅表达了他对自己在五峰山体验到的自然美的深切感受,也表现了一种轻松快慰的美感,颇似刚刚脱却一个闷郁窒息的世界,突然踏进一个清新壮美的天地一般。这是他经过苦苦思索,开始认识无产阶级革命真理,看到一个新的革命纪元和全新的世界的心境的自然流露与真实写照。由五峰山回到北京两个月后,他借北京市民庆祝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机,"登高一呼",在群众集会上发表了演讲《庶民的胜利》,紧接又写出《Bolshevism的胜利》,明确指出:"一七八九年的法国革命,是十九世纪中各国革命的先声。一九一七年的俄国革命,是二十世纪中世界革命的先声。""这次战局终结"是"社会主义的胜利",是"Bolshevism的胜利",是"赤旗的胜利",是"世界劳工阶级的胜利",是"二十世纪新潮流的胜利",是"列宁(Lenin)的功业",是"马客士(Marx)的功业"。同时,他又指出:"俄国的革命,不过是使天下惊秋的一片桐叶罢了。Bolshevism这个字,虽为俄人所创造,但是他的精神,可是二十世纪全世界人类人人心中共同觉悟的精神。"并充满胜利的憧憬预言:"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从此,李大钊不失时机地发轫了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

  1919年7月下旬,李大钊再次到昌黎五峰山避暑,计划利用暑假把已写了一个开头,却因"五四"运动爆发不得不辍笔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写出。只是,李大钊来到五峰山后,并没有马上开始续写他系统地介绍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而是先写了一封致胡适的公开信《再论问题与主义》,亮明了自己全面接受俄国十月革命的思想和极力倡导的马克思唯物史观。

  与李大钊和陈独秀等人一起倡导新文化运动,并也参加了"五四"运动的胡适,对李大钊带头大力介绍和宣传"Bolshevism"和马克思主义,并把共产主义思想因素引进《新青年》等报刊极为不满,忍不住写了一篇《多谈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的论文,发表在1919年7月20日出版的《每周评论》第31号上,对刚刚兴起的马克思主义宣传运动进行百般挑剔。李大钊是在返回家乡的火车上看到胡适这篇文章的,在大黑坨村停留两三天,一来到五峰山就迅疾给胡适写了一封答辩的公开信。在信中,他从"问题"与"主义"的关系谈起,接连阐述了四个方面的问题,一一批驳了胡适的论点。他坦然写道:"《新青年》和《每周评论》的同人,谈俄国的布尔扎维主义的议论很少。……我可以自白,我是喜欢谈谈布尔扎维主义的。当那举世若狂庆祝协约国胜利的时候,我就作了一篇《Bolshevism的胜利》的论文,登在《新青年》上。""或因为我这篇论文,给《新青年》的同人惹出了麻烦,仲甫先生今犹幽闭狱中,而先生又横被过激党的诬名,这真是我的罪过了。不过我觉得布尔扎维主义的流行,实在是世界文化上的一大变动。我们应该研究他,介绍他,把他的实象昭布在人类社会,不可一昧听信人家为他们造的谣言,就拿凶暴残忍的话抹煞他们的一切。"在这封公开信中,他在详细论及"一个社会主义者,为使他的主义在世界上发生一些影响,必须要研究怎么可以把他的理想尽量应用于环绕着他的实境"、"应该一面宣传我们的主义,一面就种种问题研究实用的方法,好去本着主义作实际的运动"等见解之后,阐明了自己根据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提出的"根本解决"思想,指出:"依马克思的唯物史观,社会上法律、政治、伦理等精神的构造,都是表面的构造。他的下面,有经济的构造作他们一切的基础。经济组织一有变动,他们都跟着变动。换一句话说,就是经济问题的解决,是根本解决。经济问题一旦解决,什么政治问题、法律问题、家族制度问题、女子解放问题、工人解放问题,都可以解决。可是专取这唯物史观(又称历史的唯物主义)的第一说,只信这经济的变动是必然的,是不能免的,而于他的第二说,就是阶级竞争说,了不注意,丝毫不用这个学理作工具,为工人联合的实际运动,那经济的革命,恐怕永远不能实现,就能实现,也不知迟了多少时间。有许多马克思派的社会主义者,很吃了这个观念的亏。……这实在是现在各国社会党遭了很大危机的主要原因。我们应该承认,遇着时机,或须取一个根本解决的办法,而在根本解决以前,还须有相当的准备活动才是。"

  清楚地标明"寄自昌黎五峰"的这封公开信,是李大钊当时的真实思想的集中写照。《再论问题与主义》的发表,昭示李大钊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学习、研究与思考,不仅"觉得布尔扎维主义的流行,实在是世界文化上的一大变动",而且比较准确地认识和接受了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准备运用马克思主义来"根本解决"中国的一切问题了;也就是说,他已经接受了马克思的"阶级竞争说",选择了无产阶级的革命道路,准备为在中国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奋斗终身了。           

  李大钊介绍和宣传马克思学说的长篇论著《我的马克思主义观》,是在五峰山避暑期间脱稿的。限于当时的条件,他在写作《我的马克思主义观》时,主要利用了日本学者的翻译和研究成果,同时还查阅了一些英译本马克思著作。当时,李大钊是在五峰山韩文公祠一边研读马克思的著作和论述,一边写作《我的马克思主义观》的。他的这篇文章长达26000多字,包括序言在内共分11个部分,比较系统地介绍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由于文章较长,在《新青年》杂志分两期载完。《我的马克思主义观》是中国最早系统地介绍马克思主义的三个基本原理的著作。它的发表,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成熟与深化,并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奠定了思想和理论基础。

  这年夏天,李大钊在五峰山不仅写出《再论问题与主义》和《我的马克思主义观》等重要著作,还抽暇写出他为昌黎山水写的第三篇游记《五峰游记》(载1919年8月30日出版的《新生活》第2、3期),吟出了《岭上的羊》、《山峰》、《山中落雨》等白话诗,并启用了后来他一直很喜爱的笔名"孤松"。

  李大钊在五峰山避暑期间,十分关心山里百姓的疾苦和当地人民的生活。在由五峰下山返回大黑坨途中,他发现昌黎一带正闹瘟疫,不少人被霍乱夺去了生命,心情非常痛苦。回到北京,当他获知军阀政府对这次瘟疫的流行非但没有采取任何救应措施,反而煞有介事地向国际卫生组织封锁消息后,十分气愤,写了一则题为《秘密……杀人》的随感录,悲叹道:"中国政府什么事都秘密……这秘密二字下,不知又添了多少冤魂!"进而又发出责问:"瘟疫是自然的恶呢,还是人为的恶,何以死的大半是无产阶级和妇女?"时隔不久,他又写了一则题为《牺牲》的随感录:"人生的目的,在发展自己的生命,可是也有为发展生命必须牺牲生命的时候。因为平凡的发展,有时不如壮烈的牺牲足以延长生命的音响和光华。绝美的风景,多在奇险的山川。绝壮的音乐,多是悲凉的韵调。高尚的生活,常在壮烈的牺牲中。"这显然是他对自然与人生的认识有了新的升华。五峰山展现出来的"自然的美"和"美的自然",在他心灵深处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使他的整个身心都被自然界中的崇高美深深感染,从而激发出心灵中的崇高美,并使这种美感达到一个理想境界,促使自己在革命斗争中步入了一种人类社会历史最高尚、最道德的精神生活。

  1920年2月中旬,矢志与陈独秀一起创建中国的布尔什维克党的李大钊,在由北京护送面临再度被捕危险的陈独秀乘骡车去天津返沪之后,曾在回乡途中特意到五峰山冬游。对此,他在寒假回京后写给周作人的信中透出:"……前次你给我写信,问仲甫的通信处,我那时亦跑在昌黎山中去了,所以未曾答你。"这一年夏天,李大钊因忙于各种工作,没能再到昌黎五峰山避暑,但他可能在暑假即将结束返回原籍把家眷又接到北京时,曾带领家里人一起上过一次五峰山(也可能是1922年暑假送家人返回故乡之际)。

  中国共产党建立以后,李大钊忙于党的重要工作,多次利用假期或请假南行上海、广州等地,接连几年没能再抽暇到昌黎五峰山避暑。他最后一次到昌黎五峰山客居,是在1924年5月下旬,为的是躲避军阀政府的缉捕。

  1924年春天,李大钊由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回到北京,担负起领导国共两党北方组织开展革命工作的重任。北方党组织的活跃,引起了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把持的北洋军阀政府的惶恐,在5月20日前后,内务部突然下令要逮捕李大钊等共产党人。在这种情况下,李大钊通知有关同志后,化装成生意人模样,带着长子李葆华,搭乘京奉铁路夜车离开北京,于次日凌晨到达昌黎,径直来到五峰山韩文公祠避居。他们离京后,警察总监王怀庆派便衣警察到李大钊在北京的住宅进行了搜捕。嗣后,李大钊在北京的家属也乘火车回到了乐亭老家;紧接,警察又由北京追到乐亭县大黑坨村搜捕李大钊。而军警们根本就没有想到,李大钊就隐匿在他们路经的昌黎城北的深山古祠里。五峰山,在军阀政府通缉李大钊的关键时刻,为掩蔽这位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和北方党组织的主要领导者起了重要作用。

  李大钊这次在五峰山上住有半个多月时间,每天在祠堂的客厅里不是读书,就是写文章。6月上旬,党中央发出紧急通知,让他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首席代表,率领中共代表团去苏联首都莫斯科出席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前来赶送通知的党内同志给他带来夫人赵纫兰写的一封家书,赵纫兰在信中与他商量,想给李大钊在北洋法政专门学校读书时结下的同窗好友白坚武写一封信,请时任吴佩孚的总参议的白坚武设法把通缉令撤销。李大钊不同意夫人这样做,在告别五峰山的夜晚,他在韩文公祠草修了一封家书,在信中对赵纫兰说:写信给白坚武大可不必。过去同窗的时候虽是好友,但在去年"二七"惨案发生以后,我们就绝交了。他在直系军阀幕下摇翎打扇,而我却站在革命的一边,就是亲胞兄胞弟,站在敌对战线上也是常有的,何况我与白坚武?在信中,他还回顾了他去南方期间反动当局对家里进行的一系列迫害,说这种无耻的迫害是吓不住他的。他把统治者形象地比作一只纸老虎,说纸老虎寿命是不会长的,它是禁不住冲天的革命烈火燃烧的,那张不起任何作用的通缉令更没有什么可怕。他还提到自己在五峰山上为患急病而夭折的幼女钟华写的一首长诗,对赵纫兰说:现在,我的工作很忙,今后再没有空闲的时间照顾家庭了。你应当坚强起来,千万不要为我的生活颠沛流离所焦急,应当振作起精神抚养和教育子女。我这次出国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钟华的死,确使我很伤心,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闲心想念她了。我已经替她写了一首长诗,作为对她最后的哀悼吧!在信的最后,他充满胜利信心地说:"目前统治者的这种猖狂行为,只不过是一时的恐怖罢了。不出十年,红旗将会飘满北京城。看那时的天下,竟是谁人的天下!"

  李大钊告别五峰山时,和由北京来作政治避难时一样的打扮。几天后,他会同其他代表一起由北京出发,转道哈尔滨,从满洲里偷越国境去了苏联。到这年12月上旬,他才回国;当时,冯玉祥已在北京发动政变,撤销了对他的通缉令。从1924年12月至1927年4月,他一直坚持战斗在北京城,直至牺牲也没回过家乡,也没再到五峰山避难。

  值得一提的是,李大钊由昌黎五峰山启程去苏联开会,得到了他在昌黎开办新中罐头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同乡好友杨扶青的资助。当时,北方党组织难以筹集一笔较大的川资。李大钊想到了杨扶青,在去哈尔滨途中,又在昌黎下了火车。杨扶青当即给他开了一张手谕,让他到新中罐头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设在哈尔滨的分庄提取500元银币,并在北洋军阀政府内务部发出"海捕文书",密令严速拘拿李大钊等人的险恶环境下,护送李大钊登上了继续东行的火车。

  从1907年盛夏到1924年初夏,17个春春秋秋,李大钊多次到昌黎五峰山游览、避暑,陶冶自己的性情,从事重要的革命活动,进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拓荒、播种和护种等工作,最终在此避开了军阀政府的缉捕,使这里几乎成了他的"第二故乡"(李星华《回忆我的父亲李大钊》书中语)。

  李大钊英勇就义9年之后,学者郭湛波在《近五十年中国思想史》论及李大钊在近代中国思想史上的重要位置时说:"李先生是研究历史最有成绩的人,也是唯物史观最彻底最先倡导的人;今日中国辩证法、唯物论、唯物史观的思潮这样澎湃,可说都是李先生立其基,导其先河。"而"研究历史最有成绩的人,也是唯物史观最彻底最先倡导的人"李大钊,在为"今日中国辩证法、唯物论、唯物史观"而"立其基"和"导其先河"时,使用的一个重要阵地就是昌黎的五峰山。是他在昌黎五峰山进行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拓荒工作,又是他在昌黎五峰山寄出《再论问题与主义》和写出《我的马克思主义观》,高高地举起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大旗,开创了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奠定了思想基础和理论基础。在这个意义上,完全可以说,昌黎的五峰和北大的红楼一样,都是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策源地,是鲜红的党旗雏形勾勒的地方。

  1987年夏天,在李大钊壮烈牺牲60年之后,五峰山韩文公祠被重修一新。如今,五峰山韩文公祠已经作为与乐亭县大黑坨村李大钊故居纪念馆、乐亭县李大钊纪念馆紧密相连的李大钊革命活动旧址,相继被辟为秦皇岛市和河北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