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遊碧海暮宿蒼梧

知识之败 慕浮名而不务潜修也 品节之败 慕虚荣而不甘枯淡也

 
 
 

日志

 
 

【民國】李金发:微雨中踯躅的“诗怪”  

2012-05-15 17:50:33|  分类: 文壇拾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金发因诗集《微雨》蜚声现代文坛,有“诗怪”之称,是中国象征派诗歌的开山者。李金发还是中国现代雕塑的开创者,其代表作伍廷芳铜像至今仍屹立在广州越秀公园。


严父管教:忧郁的客家少年

  1900年11月21日,李金发出生于梅县梅南镇罗田上村,原名李权兴,别名李遇安,“李金发”是他用得最多的笔名。梅县是广东著名侨乡,李金发的父亲李焕章青年时期冒险到非洲岛国毛里求斯谋生,经营“糖房店”并取得成功。他以经营所得在家乡梅县购置田土,兴建房舍“承德第”。

  李金发兄弟5人、姐妹8人,李金发在兄弟中排行第四。李金发懂事不久,家中新居“承德第”即已建成,父亲李焕章也从毛里求斯告老还乡,他经常教育儿子以“勤俭”和“字墨算盘”。李金发兄弟大清早起来,要将“承德第”打扫得干干净净才去上学,农忙时节则要参加耕田、打禾、晒谷、放风车、看牛等农活。

  父亲管教极严,孩子几乎没有余暇自由玩耍,连蹦跳、嬉笑、游水等都在禁止之列。李金发曾感叹其“童年是在无生趣中过去的”,这种童年生活,在他的性格中埋下了孤独、忧郁的种子。

  李金发6岁入本乡蒙馆“破学”读书,所学无非是《幼学琼林》和《圣谕》之类。到了民国初年,蒙馆改称小学,教学内容和方法仍是老一套。1915年,李金发从家乡到梅县县城高等小学读书,第一次接触到数学、物理、地理、英文、国画、体育等新课程。1917年冬,李金发高小毕业,因为教育厅规定实行秋季毕业,他因没拿到毕业文凭而辍学。他当时已经17岁,为前途所困,陷入不能自拔的苦闷彷徨之中,成天躲在书房读《玉梨魂》一类的鸳鸯蝴蝶派哀情小说和《牡丹亭》一类的戏曲。

  1919年初,李金发与同学结伴赴香港,先入谭卫芝补习学校读英文,半年后转入圣约瑟中学(俗称罗马书院),他在香港接受了短暂的英式正规教育。到年底,终因思家心切告别香港,回到梅县家乡。香港学习生涯虽短,但为李金发今后出国及写作打下了初步基础。


赴法求学:雕塑入选巴黎美展

  李金发在梅县读高小时,其父已经去世,但按照父亲“志在四方”的遗训,李金发决定到上海继续求学。他于1919年夏来到上海,曾考虑过入复旦大学,但很快被另一种选择所吸引。当时上海是赴法勤工俭学生出海港口,上海报刊大力宣传勤工俭学的好处,于是李金发萌生了赴法勤工俭学的想法。

  1919年11月,李金发登上一艘英国商船离沪赴法,同船者包括其同乡林风眠及李立三、徐特立、王若飞等。抵达马赛后,他由法华教育会安排在巴黎附近的枫丹白露市立中学学习法语。

  在枫丹白露,住宿条件差,生活十分清苦,李金发仍然刻苦学习。课堂上听不懂的,他就课后捧着字典自学。几个月后,居然可以借助字典阅读都德的《小东西》和福楼拜《包法利夫人》等文学作品。

  1920年秋,李金发与法华教育会脱离经济关系,成为自费留学生,他决定选择雕塑艺术,开始专业学习。之所以这样选择,因为他醉心于法国栩栩如生的大理石雕像。1921年春,李金发进入位于法国第戎的国立美术专科学校。这所学校条件很差,师资缺乏,半年后他转入国立巴黎美术学院雕刻教授布谢名下深造。巴黎美术学院是法国最高艺术学府,徐悲鸿也曾在此学习。

  巴黎美院坚守传统艺术阵地,以古典、写实技术法教学,雕塑班以泥塑为主,上课主要方式就是让学生围着男女裸体模特儿素描或雕刻。李金发“极肯下死功夫”,他上课学习之余,还广泛涉猎法国历史美术名作。他按教授指导进行美术技巧基本训练,上午在课堂画模特或练习泥塑,下午做大理石雕刻,他经常将黏土带回宿舍练习。

  1922年春,李金发为同学林风眠和刘既漂各做了一个石膏像,并让工匠照模型做成花岗石雕像。两个头像都被选中参加巴黎春季展览会,是为中国人的雕塑作品第一次入选巴黎美展。


醉心文学:开创中国象征派诗歌

  李金发一生喜欢文学,在巴黎时,“因多看人道主义及左倾的读物,渐渐感到人类社会罪恶太多,不免有愤世嫉俗的气味,渐渐的喜欢颓废派的作品,鲍德莱(即波德莱尔)的《罪恶之花》,以及Verlaine(魏尔仑)的诗集,看得手不释卷,于是逐渐醉心象征派的作风。”在巴黎,严酷的现实、孤独的心境和悲观颓废的思想,把他推向象征派诗歌。象征派主张用神秘朦胧的意象来寄托内心的痛苦和绝望情绪,引起他内心共鸣,唤醒他诗的灵感。他的第一本诗集《微雨》主要写于这一时期,《弃妇》是第一首。在他眼中,人生如弃妇,最终只能被命运所抛弃。《弃妇》1925年2月发表于《语丝》杂志,是李金发诗作首次在国内公开发表。

  1923年,他分别编定诗集《微雨》和《食客与凶年》,他将这两部诗稿寄给国内的周作人,周作人回信称赞他的诗“国内所无,别开生面”,并将这两本诗集编入新潮社丛书,推荐给北新书局,两本诗集分别于1925、1927年出版。返国之前,李金发编定第三本诗集《为幸福而歌》,1926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

  1934年,李金发在《现代》杂志陆续发表《夜雨孤坐听乐》等十首诗,加入戴望舒等组成的“现代派”行列。他还在《小说月报》、《前途》月刊等多种刊物上发表过诗作。

  李金发的诗朦胧晦涩,与中国“温柔敦厚”的传统诗教和“五四”时期写实派、浪漫派诗歌大异其趣,《微雨》出版后不久,他即被人冠以“诗怪”称号。时隔半个多世纪,如今国内对李金发的历史地位已有公正评价,认为他是中国象征派诗的开创者,《微雨》是中国新诗中的象征主义由萌芽走向真正诞生的标志。


回国任教:中国现代雕塑先驱

  1925年6月,李金发决定应上海美专校长刘海粟之聘,回国任雕刻教授。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当时学生担心学成后无法就业,上海美专招生时竟无一人报名学雕塑,因此其雕刻教授之聘无法兑现,李金发“学成归国”而失业。

  不久,他被孙科聘为孙中山陵墓图案评审委员,并应邀试做中山胸像。1926年李金发在上海结识蔡培元,蔡培元为李金发的《意大利及其艺术概要》和《雕刻家西米盎则罗》两书题写书名,并以“文学纵横乃如此,金石刻画臣能为”一联相赠,李金发则应《申报》要求,为蔡培元塑造了一座内铅外铜胸像。随后他创办《美育杂志》,广泛介绍西方美术思潮,介绍中外古今艺术精品,宣传现代美育思想。

  1928年3月,国立西湖艺术院(后改名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正式创建,林风眠任校长,李金发也被聘雕刻教授,在该校任教四年。

  1931年冬,李金发辞去杭州艺专教授之职回到广州,应孙科之请做近代著名外交家伍廷芳铜像,接着又应广东省主席陈济棠之请作邓铿将军铜像。伍廷芳铜像是李金发的得意之作,也是广州最早的现代公共作品,他曾于《文艺生活的回忆》中详细叙述制作经过。这座铜像现仍立于广州越秀公园。

  李金发的雕塑作品,特别注重在写实中表现人物的精神气质和性格特征,他是第一代学习和引进西洋雕塑的艺术家,对中国现代雕塑艺术作出了重要贡献。

  1936年秋,李金发被任命为广州市立美术学校校长。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学校自行解体,李金发加入难民行列,辗转流迁西南各地。1940年,李金发历尽艰险,携家人回到广东省战时省会韶关,被任命为广东省文化运动委员会委员、广东省革命博物馆馆长。在韶关,他将斗室命名“仰天堂”,取岳飞《满江红》词“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之意,写作了《从周作人谈到“文人无行”》等文,痛斥汉奸汪精卫和周作人。


隐居美国:诗人去养鸡

  1945年3月,李金发出任中国驻伊朗大使馆一等秘书,数年后,国内政局发生翻天覆地变化,李金发在观望近一年之后决定全家移居美国。

  1951年,李金发了解到当时美国鸡蛋供不应求,办农场养鸡前景看好,于是买下位于新泽西州林湖的一家农场。他仔细钻研养鸡技术,详细了解美国有关政策、法规,并从银行贷款将原农场扩大,短短一年间使农场幼鸡由原来的1800只发展到9000只,一跃而为美国中级农场,利润相当可观。

  但好景不长,由于全美鸡蛋生产过剩及价格竞争,李金发于1959年初将农场交出抵押所欠银行贷款,一年后返回纽约,定居于长岛,不久加入纽约雕刻师公会,依靠自己的雕塑技艺为生,他曾做过当时美国总统肯尼迪胸像出售。

  李金发晚年陆续写作“仰天堂随笔”,寄给香港《文坛》杂志发表,同时也为《天风》杂志和马来西亚《蕉风》月刊写稿。这些稿件以回忆性散文居多,包括《文艺生活的回忆》、《浮生总记》等。1974年,台湾诗人痖弦为研究李金发诗歌创作开始与李本人通信,李金发经过一度踌躇,终于写下《答痖弦先生二十问》,为我们了解他的生平创作及文艺思想提供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

  李金发晚年对祖国、家乡思念日甚,渴望落叶归根。当时大陆正经受“文革”劫难,李金发终于未能完成一生中最后的心愿。

  1976年12月25日,李金发在纽约长岛病逝,享年76岁。《纽约时报》于31日登载了《雕塑家、外交官、诗人李金发逝世》的消息,简短介绍了李金发的生平。


李金发代表作 

《弃妇》

  长发披遍我两眼之前,

  遂割断了一切羞恶之疾视,

  与鲜血之急流,枯骨之沉睡。

  黑夜与蚊虫联步徐来,

  越此短墙之角,

  狂呼在我清白之耳后,

  如荒野狂风怒号:

  战栗了无数游牧。

  靠一根草儿,与上帝之灵往返在空谷里。

  我的哀戚惟游蜂之脑能深印着;

  或与山泉长泻在悬崖,

  然后随红叶而俱去。

  弃妇之隐忧堆积在动作上,

  夕阳之火不能把时间之烦闷

  化成灰烬,从烟突里飞去,

  长染在游鸦之羽,

  将同栖止于海啸之石上,

  静听舟子之歌。

  衰老的裙裾发出哀吟,

  徜徉在丘墓之侧,

  永无热泪,

  点滴在草地,

  为世界之装饰。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