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遊碧海暮宿蒼梧

知识之败 慕浮名而不务潜修也 品节之败 慕虚荣而不甘枯淡也

 
 
 

日志

 
 

【現代】魯迅:《華蓋集 —— 導師》  

2012-05-27 18:32:12|  分类: 先生魯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师》〔1〕

  近来很通行说青年;开口青年,闭口也是青年。但青年又何能一概而论?有醒着的,有 睡着的,有昏着的,有躺着的,有玩着的,此外还多。但是,自然也有要前进的。 

  要前进的青年们大抵想寻求一个导师。然而我敢说:他们将永远寻不到。寻不到倒是运 气;自知的谢不敏,自许的果真识路么?凡自以为识路者,总过了“而立”〔2〕之年,灰 色可掬了,老态可掬了,圆稳而已,自己却误以为识路。假如真识路,自己就早进向他的目 标,何至于还在做导师。说佛法的和尚,卖仙药的道士,将来都与白骨是“一丘之貉”,人 们现在却向他听生西〔3〕的大法,求上升〔4〕的真传,岂不可笑! 

  但是我并非敢将这些人一切抹杀;和他们随便谈谈,是可以的。说话的也不过能说话, 弄笔的也不过能弄笔;别人如果希望他打拳,则是自己错。他如果能打拳,早已打拳了,但 那时,别人大概又要希望他翻筋斗。 

  有些青年似乎也觉悟了,我记得《京报副刊》征求青年必读书时,曾有一位发过牢骚, 终于说:只有自己可靠!我现在还想斗胆转一句,虽然有些杀风景,就是:自己也未必可靠 的。 

  我们都不大有记性。这也无怪,人生苦痛的事太多了,尤其是在中国。记性好的,大概 都被厚重的苦痛压死了;只有记性坏的,适者生存,还能欣然活着。但我们究竟还有一点记 忆,回想起来,怎样的“今是昨非”呵,怎样的“口是心非”呵,怎样的“今日之我与昨日 之我战”〔5〕呵。我们还没有正在饿得要死时于无人处见别人的饭,正在穷得要死时于无 人处见别人的钱,正在性欲旺盛时遇见异性,而且很美的。我想,大话不宜讲得太早,否 则,倘有记性,将来想到时会脸红。 

  或者还是知道自己之不甚可靠者,倒较为可靠罢。 

  青年又何须寻那挂着金字招牌的导师呢?不如寻朋友,联合起来,同向着似乎可以生存 的方向走。你们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 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问什么荆棘塞途的老路,寻什么乌烟瘴气的鸟导师! 

    五月十一日

 注釋: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五年五月十五日《莽原》周刊第四期。初发表时共有四 段,总题为《编完写起》。本篇原为第一、二段,下篇《长城》原为第四段;题名都是作者 于编集时所加。第三段后编入《集外集》,仍题为《编完写起》。关于本篇,作者在一九二 五年六月间与白波的通讯中曾有说明,可参看《集外集·田园思想》。

  〔2〕“而立”语见 《论语·为政》:“三十而立”。原是孔丘说他到了三十岁在学问上有所自立的话,后来 “而立”就常被用作三十岁的代词。 

  〔3〕生西佛家语,往生西方、成佛的意思。佛家以西方为“净土”或“极乐”世界。
 
  〔4〕上升升天。道教迷信说法,服食仙药能飞升成仙。

  〔5〕“今日之我与昨日之我 战”语出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一九二一年出版),他在书中说自己“不惜以今日之 我,难昔日之我”。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