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遊碧海暮宿蒼梧

知识之败 慕浮名而不务潜修也 品节之败 慕虚荣而不甘枯淡也

 
 
 

日志

 
 

【现代】周建人:《阿Q时候的风俗人物一斑》  

2015-08-03 23:51:35|  分类: 文學語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Q时候的风俗人物一斑

       《阿Q正传》的作者鲁迅先生,原住绍兴府城内,会稽县东昌坊口之东。东昌坊口为一十字街口,南去有都亭桥,西去为秋官地(第),北去为塔子桥。塔子桥南首有长庆寺,即鲁迅的师父隆和尚做住持之处。寺的对面为穆神庙,正传中阿Q所住的土谷祠即指此地。

       乡下,一乡或一村中常分为社。乡中或村中有社庙,一般皆供土地。那边的风俗,结婚的次日。新郎与新娘到庙中去拜一次,叫做“上庙”。人死后即向庙中烧纸锭,日“烧庙头纸”。神座对面有戏台,正月十五前后,即灯节前后,演戏日“灯头戏”。夏秋演戏日“平安戏”,意思是说保护村中人民平安用的,亦称社戏。

       城中不称土地.而叫城隍。山阴,会稽两县各有城隍庙一所。城中较阔气的人家.结婚后不必“上庙”,只要上“祠堂”,即往宗祠拜谒祖先。穆神庙中的穆神已记不起是什么神。但近地人家死了人,亦向这庙中去“烧庙头纸”,当它作土地庙一类的庙的。神前亦造有戏台,有时亦演戏,但庙与台的规模都小。冬季办冬防时,庙中又为团丁驻扎之所了。

       城中的居民比乡村里复杂,如手艺工人,种菜园者,打短工者,摇船的,船头脑,抬轿的,各种商店老板及店员,大小地主,各种绅士及名士等等都有。绅士种类最多,有比较公正,坦白的;有非常卑鄙者,有兼做讼师的,有兼开赌场抽头者,亦有具名士风度的。例如有一天有会稽县知县去拜某甲.轿子抬到厅前,某甲适从耳厅出来,见知县来了,连忙用芭蕉扇把自己的面孔一遮.叫声:“挡驾,某老爷不在家!”

       绅士之中,比较的公正与廉洁一点的,俗称正经绅士;卑污贪婪的。俗称“臭绅士”,文字上则写作劣绅;更有借慈善为名以渔利的;形形色色,不一而足。绅士有为地主,亦有没有财产,依靠随时张罗(包括赌博抽头及收埠头钱等等)度日的。

       那时候的绍兴,还有一种特别的现象,是流氓风气的蔓延。寻事打架的事情很多很多。那里有不少锡箔店设厂,雇用一种特别的工人,称为锻箔司务,把小而厚的锡片打成薄而大的锝片,以便砑在一种黄色纸上。此项工人大都是外边人,城内恶霸式的人们有事时常常邀请他们为打手的。这种好打的风气影响了孩子们,亦养成好殴打的脾气。例如秋官地上有“歪摆台门”,门口常聚集着若干个十多岁的。孩子。遇见单身的陌生孩子走过时,便设法与他挑战,谋达到打他的目的。学校兴办起来以后,此风始渐衰;然而还有一部分人,例如开茶食店的小店王某弟兄,还是时常在街上闲荡,遇见单身的孩子走过,先由较小的一个去撞他,讥笑他,然后较大的参加进去,以达到撵殴单身过路的孩子这目的为快。这种情形,在上海等处却没有看到。

       城里的住户不少是地主,但多数只是小地主。有些地阿Q时候的风俗人物一斑主兼经商,开着各种不同的店铺。阿Q的时代,许多地主在很快的衰落中。这班没落的地主们中,有些是极守旧反动的人,随便举出一个来,例如有名阿Q其人,是一个特别仇视劳苦人民的人,例如夏天下午常有渔人的儿子,穿着破衣,提着有绳络住的木盆,养些活鱼.进城来卖。如果他走进台门里,又如被阿Q看见,少不得要被阿Q打几下,盆子被踢翻。让活鱼在晒得火热的石板上跳几跳烤死。卖鱼的孩子遭此重大损害时,阿D就表示十分高兴了。又凡一切改革的事情他都反对,甚至于看见学生们穿黑袜,也要忿怒万分。那时候偏偏流行穿黑袜。但同时又怕被骂的“新党”将来得势。其实穿黑袜者未必便是“新党”或革命者,革命者便是听到他的反对论调也未必放在心上。但他自己以为他的反对是件了不起的大事情,新党一定要报复的。清朝皇帝将退位时,说革命军将到绍兴来了。阿Q慌极,觉得还是走为上着。便走出大门,向城外逃走。但止不住两腿的发抖。出了房子,走到街上,愈加觉得失了隐蔽,愈加觉得危险可怕,两腿也愈抖得厉害。终于两腿软下去,蹲在地上,至于匐倒,为了逃命,只好爬了。恰巧遇着一个熟识的剃头司务,才把他扶起,并搀着他抖出城外去了。
 
      别一位。叫做阿Ts,年纪比阿Q略轻;性情与阿Q相反,是很。慕新”的。但那时革命这一名称口头上还不习惯,阿Ts自称新党。有一天到友人家去,那家正在做忌日,友人正在拜忌日,但还投有拜完,他便走上去坐定,喝酒吃肉的大嚼起来了,口里还说着:“我辈新党,不拘,不拘!”他不是党人,但好这样自称。他别无革命行为,也不晓得怎样做法才对。但在抻鬼迷信很深的那个时候,他却真的不信,勇气与特色是有一点的,不过大都是玩世的特色。

       以上两个都是没落的地主阶级里面的人。一个醉心做新党,一个是绝端反对改革的。后者是一个欺弱畏强,又霸又怕的人。但我必须另举出一个也是没落地主阶级里面的人,也是很特别的。他名叫阿Don。

       他是一个羞涩、软弱、讲话说不出口的人。亲戚家把他养到十多岁后,给他去学生意;数个月后,被回覆了。把他荐到别一家去。结果也是相同。亲戚家把他送还给他的本家。本家起初也给他荐生意,但不久总又跑出来。查考起来。他没有什么过错,起初也是肯做事情的,不过经过一个时期,有些不愿意了。再后,遇着一些细故,他便睡着不再起来。数天之后,如果饿极了,他会起来偷吃一顿冷饭再睡下,于是整日整夜的打呃逆,打得令别人着慌。所以,数个月后,店家照例把他送走了事。至于他有什么过失吗? 却没有什么。

       他从典当里走到布店,再到药店里,总是不久就走出来。于是叫他做小生意。以至于卖大饼油条。开头总是勤俭的,过一个时候照例不愿意了;终于躺下来,起初把剩余的大饼油条吃了,以后直挺挺的饿着。过一个时期一定这样饿一次,一次好几天。

       后来又给人家帮过忙,做些比较轻便的事情。不过他又学会了喝酒。酒一喝,性情就变了,本来是有话说不出口的,酒后便会大声。骂山门”;本来是见人很羞涩的.喝了酒,便会向娘姨跪下去,连声哀求道:“你给我做老婆!你给我做老婆!”

       他骂山门,他求爱,无论对寡妇或有丈夫的女人,结果往往所得的只是着打。与人相打也总是吃亏的。一场打后,他受了伤,胜者走了.他个人发着牢骚。有时指手画脚还在骂,别人以为他打胜了,但见他面上一块青,头上一块肿,带着创伤的又是他。第二天,酒已醒了,仍然变为羞涩,有话讷讷说不出口的人。还记得昨天被打的事情吗?最有人知道。因为他从来不把被打受亏的事情去告诉过别人。

       既不邀人打还.也从不图报复──除却下次喝酒之后再骂山门时,他会提起往事,说不怕与人打一打云。然而这样的情形也是很少的。

       因为有些地主阶级很快的没落,破产,阿Don的本家也渐渐分散。他更失了依靠。他虽然有时候被本家所打,可是一方面也还有便利之处。比方他饿着睡着死挺着的时候,本家少不得总得去给他一点钱,劝他起来。现在只好住到“土谷祠”去了,便是少数的钱也不会再给他,生活必然更最有依靠了。他曾经做过讨老婆的梦。到此分明益发难以成事实了。

       地主之中,田多的雇有长年;当长年的多数是农民。田少的常有忙月,做忙月的也多为农民,东家有事情时,例如收租,过年,上坟等等的时候,到东家去帮忙,过后,自己回去种田去了。有些人家没有忙月,或者忙月没有工夫,需要把贮藏的谷做成白米供食用的时候,就必须另外找人来做了。因此城里有一批工人,专门给人家牵砻与舂米,──虽然有时候也替人家做别种事情。这一班工人最初大抵是农民,或者是种菜园的,但现在已无田或无园可种,就做了牵砻春米的工人。

       这批工人中间,须得提出两个兄弟来说一说。他们是亲兄弟,但性质很不同;兄勤苦做工,没有嗜好,妻已死去,只有一个女儿;弟尚未娶亲,性好玩耍,不大愿意做工作,又上喜欢喝点酒,常常向兄要点钱去喝酒。他的“好吃懒做”好像由于他不屑做这种工作。希望谋另外一种生活,但他愿做什么工作,谋什么生活呢?却也没有人知道,因为他没有对人讲过。但他没有 讲过,怎么说他好像不屑做这等工作呢?因为从旁的议论上可以看出来的。他有时候有点“花脸”,有点玩世。也有些耐人寻味的举动,但一时却记不详细了,只好从略。这里为什么把他提出来呢?因为他名字叫阿贵,Q字是贵字拼音的第一个字母,《阿Q正传》的作者借用了这Q字,他的性质虽采取得不多,但也采取一点的吧?

       从没落的地主阶级分子,例如阿Don里当然也采取一些的。这是我的看法,不知对不对。《阿Q正传》不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个人的照相,是观察了许多人之后,熔和之后塑成功的形象。是创造过了的。我以上所讲的只是当时少数塑成阿Q这形象时有关的原料,但一时如何说得尽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