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遊碧海暮宿蒼梧

知识之败 慕浮名而不务潜修也 品节之败 慕虚荣而不甘枯淡也

 
 
 

日志

 
 

【米國】W.惠特曼:《当紫丁香最近在庭园中开放的时候 》  

2012-05-17 15:55:58|  分类: 文海鉤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紫丁香最近在庭园中开放的时候 

W.惠特曼 


当紫丁香最近在庭园中开放的时候, 
那颗硕大的星星在西方的夜空陨落了, 
我哀悼着,并将随着一年一度的春光永远地哀悼着。 

一年一度的春光哟,真的,你带给我三件东西: 
每年开放的紫丁香,那颗在西天陨落了的星星, 
和我对于我所敬爱的人的怀念。 


啊,在西天的陨落的强大的星星哟, 
啊,夜的阴影--啊,悲郁的,泪光闪烁的夜哟! 
啊,巨大的星星消失了,--啊,遮没了星光的黑暗哟! 
啊,紧攫着我使我完全无力挣扎的残酷的手哟,--啊,我的无助的灵魂哟! 
啊,包围着我的灵魂使它不能自由的阴霾哟! 


在一间古老的农舍前面的庭园里,靠近粉白的栅栏。 
那里有一丛很高的紫丁香,长着心形的 
碧绿的叶子, 
开满了艳丽的花朵,充满了我所喜爱的强烈的芳香, 
每一片叶子都是一个奇迹,--我从这庭园里的花丛中, 
这有着艳丽的花朵和心形的绿叶的花丛中, 
摘下带着花朵的一小枝。 


在大泽中的僻静的深处, 
一只隐藏着的羞怯的小鸟唱着一支歌。 

这只孤独的鸫鸟, 
它象隐士般藏起来,避开人的住处, 
独自唱着一支歌。 

唱着咽喉啼血的歌, 
唱着免除死亡的生命的歌,(因为,亲爱的兄弟,我很知道, 
假使你不能歌唱,你一定就会死亡。) 


在春天的怀抱里,在大地上,在城市中, 
在山径上,在古老的树林中,那里紫罗兰花不久前从地里长出来,点缀在灰白的碎石之间, 
经过山径两旁田野之中的绿草,经过无边的绿草, 
经过铺着黄金色的麦穗的田野,麦粒正从那阴暗的田野里的苞衣中露头, 
经过开着红白花的苹果树的果园, 
一具尸体被搬运着,日夜行走在道上, 
运到它可以永远安息的墓地。 


棺木经过大街小巷, 
经过白天和黑夜,走过黑云笼罩的大地, 
卷起的旌旗排成行列,城市全蒙上了黑纱, 
各州都如同蒙着黑纱的女人, 
长长的蜿蜒的行列,举着无数的火炬, 
千万人的头和脸如同沉默的大海, 
这里是停柩所,是已运到的棺木,和无数阴沉的脸面, 
整夜唱着挽歌,无数的人发出了雄壮而庄严的声音, 
所有的挽歌的悲悼声都倾泻到棺木的周围, 
灯光暗淡的教堂,悲颤的琴声--你就在这一切中间移动着, 
丧钟在悠扬地,悠扬地鸣响。 
这里,你缓缓地走过的棺木啊, 
我献给你我的紫丁香花枝。 


(并不是献给你,仅仅献给你一个人, 
我将花枝献给一切的棺木。 
因为你,如同晨光一样的清新,啊,你神志清明而神圣的死哟!我要为你唱一首赞歌。 

满处是玫瑰花的花束, 
啊,死哟!我给你盖上玫瑰花和早开的百合花。 
但是最多的是现在这最先开放的紫丁香, 
我摘下了很多,我从花丛中摘下了很多小枝, 
我满满的双手捧着,撒向你, 
撒向一切的棺木和你,啊,死亡哟!) 


啊,徘徊在天空上西方的星, 
现有我明白一个月前你是什么意思了,当我走过的时候, 
当我沉默地在簿明的黑夜之中走过, 
当我看见你每夜低垂下来好象要告诉我些什么, 
当你好象从天上降落,降落到我的身边,(别的星星只是观望着,) 
当我们共同在庄严的夜间徘徊,(因为好象有一种我所不知道的东西搅扰得我不能安睡,) 
当夜深了,我看见在西方天边远处,你是如何地充满了悲哀, 
当我在高地上,站在薄明的凉夜的微风之中, 
当我看着你渐渐逝去,并消失在夜的黑暗之中的时候, 
我的灵魂也在苦痛失意中向下沉没了,跟你悲哀的星星一样, 
完结,在黑夜中陨落,并永远消失了。 


你大泽之中,唱下去吧, 
啊,羞怯的,温柔的歌者哟!我听到了你的歌声,我听到了你的叫唤, 
我听见了,我就要来了,我懂得你, 
但我还要延迟一刻,因为那颗晶莹的星留住了我, 
那颗晶莹的星,我的就要分别的朋友,抓住了我留住了我。 

10 

啊,我将如何为我所敬爱的死者颤声歌唱? 
我将如何为那已经逝去了的巨大而美丽的灵魂来美化我的颂歌? 
我将以什么样的馨香献给我敬爱的人的坟茔? 
海风从东方吹来,也从西方吹来, 
从东方的海上吹来,也从西方的海上吹来,直到在这里的草原上相遇, 
我将以这些和我的赞歌的气息, 
来熏香我敬爱的人的墓地。 

11 

啊,我将拿什么悬挂在灵堂的墙壁上呢? 
我将用什么样的图画装点这里的墙壁, 
来装饰我所敬爱的人的永息的幽宅呢? 

那将是新生的春天和农田和房舍的图画, 
图画里有四月间日落时候的黄昏,有清澄而明亮的烟霞, 
有壮丽的,燃烧在空中,燃烧在天上的摇曳下沉的落日的万道金光, 
有着没胫的清新的芳草,有着繁生的嘉树的凄凉的绿叶, 
远处河面上流水晶莹,这里那里布满了风向旗, 
两岸上有绵亘的小山,天空纵横交错着无数的阴影, 

近处有房舍密集的城市,有无数的烟囱, 
还有一切生活景象、工厂,和放工回家的工人。 

12 

看哪,身体和灵魂--看看这地方, 
这是我的曼哈顿,这里有教堂的尖顶,有汹涌的,闪光的海潮和船舶。 
这广阔而多样的陆地,南北都受到光照,有俄亥俄的海岸和密苏里的水乡, 
并且永远在广大的草原上满铺了青草和稻梁。 

看哪,最美的太阳是这么宁静这么岸然, 
蓝色和紫色的清晓吹拂着微微的和风, 
无限的光辉是那么温柔清新, 
正午的太阳神奇地沐浴着一切, 
随后来到的美丽的黄昏,和受欢迎的夜和星光, 
全都照临在我的城市之上,包裹了人民和大地。 

13 

唱下去吧,唱下去吧,你灰褐色的小鸟哟! 
从大泽中,从僻静的深处,从丛树中倾泻出你的歌声, 
让它透过无限的薄暮,透过无限的松杉和柏林。 

唱下去吧,最亲爱的兄弟哟!如萧管之声一样地歌唱吧, 
以极端悲痛的声音,高唱出人间之歌。 

啊,流畅自如而温柔! 
啊,你使我的灵魂奔放不羁了,-啊,你奇异的歌者哟! 
我原只听从你,--但不久就要离去的那颗星却把我留住了, 
发散着芬芳的紫丁香花也把我留住了。 

14 

现在,我在白天的时候,坐着向前眺望, 
在农民们正在春天的田野里从事耕作的黄昏中, 
在有着大湖和大森林的不自知的美景的地面上, 
在天空的空灵的美景之中,(在狂风暴雨之后,) 
在午后的时光匆匆滑过的苍穹下,在妇女和孩子的声音中, 
汹涌的海潮声中,我看见船舶如何驶过去, 
丰裕的夏天渐渐到来,农田中人们忙碌着, 
无数的分散开的人家,各自忙着生活,忙着每天的饮食和琐屑的日常家务。 
大街如何象急跳的脉搏,而城市如何在窒闷中喘息,看哪,就在此时此地, 
降落在所有一切之上,也在一切之中,将我和其余一切都包裹住, 
出现了一片云,出现了一道长长的黑色的烟缕, 
我认识了死,死的思想和神圣的死的知识。 
这时,好象这死的知识在我的一边走着, 
而死的思想也紧随着我在我的另一边。 
我夹在他们之中如同在同伴中一样,并紧握着同伴的手, 
我忙着向那隐蔽着,忍受着一切的,无言的黑夜。 
到了水边,到了浓密的大泽附近的小道, 
到达了静寂的黝黑的松林和阴森的柏林。 

那对于一切都感到羞涩的歌者却欢迎我, 
我认识的这只灰褐色的小鸟,它欢迎我们三个人, 
它唱着死亡赞歌和对于我所敬爱的人的哀辞。 

从幽邃而隐蔽的深处, 
从这么沉静的芳香的松杉和阴森的柏林, 
传来了这只小鸟的歌声。 

歌声的和美使我销魂, 
就好象在黑夜中我握着我同伴的手一样, 
我的心声应和着这只小鸟的歌声。 

来吧,可爱的,予人以慰籍的死哟, 
象波浪般环绕着世界,宁静地到来,到来, 
在白天的时候,在黑夜的时候, 
或迟或早地走向一切人,走向每个人的,微妙的死哟! 
赞美这无边的宇宙, 
为了生命和快乐,为了一切新奇的知识和事物, 
为了爱,最甜美的爱--更赞美,赞美,加倍地赞美, 
那凉气袭人的死的缠绕不放的两臂。 

总是悄悄地走近身边的晦暗的母亲, 
没有人来为你唱一支全心欢迎你的赞歌么? 
那么我来给你唱吧,我赞美你超于一切之上, 
我献给你一支歌,使你在必须来的时候,可以毫不踌躇地到来。 
来吧,你强大的解放者哟。 
当你把死者带去时,我欢欣地为他们歌唱, 
他们消失在你的可爱的浮动的海洋里, 
沐浴在你的祝福的水流里,啊,死哟。 

我为你,唱着快活的小夜曲, 
用舞蹈向你致敬,为你张灯结彩,广开欢宴, 
高空和旷野的风景正宜人, 
还有生命和田野,和巨大而深思的黑夜。 

黑夜无声地聚在繁星下面, 
海岸上有我熟悉的海浪的沙沙低语一般的声音, 
这时灵魂正转向你那里,啊,你硕大而隐蔽着的死哟, 
身体也怀着感激的心情紧紧地向你依偎。 

我从树梢上吹送一支歌给你, 
它漂过起伏的海浪,飘过无数的田地和广阔的草原, 
飘过人烟稠密的城市和熙熙攘攘的码头街道, 
我带着欢乐,带着欢乐吹送这支赞歌给你,啊,死哟! 

15 

合着我的心灵的节拍, 
这灰褐色的小鸟,大声地歌唱着, 
清越而悠然的歌声,弥漫了,充满了黑夜。 

在浓密的松杉和柏林中大声地唱着。 
在芳香的大泽和清新的雾气中清晰地唱着, 
而我和我的同伴,在夜间,却停留在那里。 

本来在我眼里束缚着的视线现有解开了, 
立刻看到了长卷的图画。 

我看见了无数的军队, 
我好象在静寂无声的梦里,看见千百面战旗, 
在炮火的烟雾中举着,为流弹所洞穿, 
在烟雾中打到这里又那里,被斯破了,并且染上了血迹, 
最后在旗杆上只剩下几块破布,(一切都沉寂了,) 
这些旗杆也已碎断而劈裂。 

我也看见了无数战士的尸体, 
我看了青年的白骨, 
我看见了所有阵亡战士的残肢断体。 
但我看见他们不是想象的那样, 
他们完全安息了,他们没有痛苦。 
活下的人感到痛苦,母亲感到痛苦 
他们的妻、子和沉思着的同伴感到痛苦, 
还有那剩下的军队感到痛苦。 

16 

经过了这些景象,经过了黑夜, 
经过握过又松开了我的同伴的手, 
也经过了隐藏着的小鸟的歌声,那和我的灵魂合拍的歌声, 
胜利的歌声,死之消逝的歌声,永远变化而多样的歌声, 
低抑而悲哀,清晰而分明,起伏着,弥漫了整个黑夜, 
悲哀,低沉,隐隐约约,更令人心惊,但最后又突变为一种欢乐的音调, 
普盖大地,填满天空, 
当我在夜间从静僻深处听见那强力的圣歌的时候, 
我走过去,留下你这带着心形的绿叶的紫丁香, 
我留下你在庭园中,让你随着每度春光归来,开放。 

我要停止我对你的歌唱了, 
我将不再面向西方,对你眺望,和你交谈, 
啊,在黑夜中你银白色的脸面上发光的伴侣哟! 

我要把这一切都保留下,不让它随着黑夜消逝。 
这歌声,这灰褐色的小鸟的神奇的歌声, 
这合拍的歌声,我的心的深处的回应, 
还有这充满着悲愁的,发光的,沉落的星星, 
听见小鸟的召唤而紧握着我手的我的同伴, 
是的,我的同伴,我夹在他们中间,我要永留着对他们的记忆,为了我敬爱的死者, 
为了那个在我的一生中和我的国土中的最美好,最智慧的灵魂,正是为了他的缘故, 
在那里,在芳香的松杉和朦胧阴暗的柏林深处, 
紫丁香,星星和小鸟和我的深心的赞歌都融混在一起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